君不见兮

楼诚凌李蔺靖谭赵知青组可逆不可拆
其他衍生基本都接受
不喜欢替身
双强萌

【凌李】老夫老夫的生日(一发完)

KKW生日快乐,然而没有门票/(ㄒoㄒ)/~~那就贺文庆祝吧( ̄▽ ̄)”

帝都下午暴雨,应景也来雨一个,希望KKW今晚过得愉快,越来越好!

————

老夫老夫的生日

 

1

凌远办公桌上的台历,圈圈勾勾特别多,8月18日这个日期隐藏在一众圈圈勾勾中,不甚鲜明。

7点30分,凌远打开办公室的门,扫了一眼桌上的日历,拿起昨天下班时排的工作表开始对:

1、杏林分院MRI仪器合同审阅;

2、财务报表审计报告;

3、9点医保审核制度改革准备会;

4、缩短住院日计划结果审查及讨论;

5、12点迎接市陈局,丁香园吃饭;

6、1点半市局视察陪同;

……

11、4点肝移植...

螺蛳粉吃完返回图中又遇到大黄晒太阳😁 @艾米丽的油画

王先生生日快乐。希望新的一岁工作顺心,身体棒棒,万事如意,早日能找到爱的人。😁

感谢某位帮忙充当军师角色,还帮我找了李世民家书。我就不挂人啦。自己过来认领😁

【楼诚/多CP】日月照诚楼(武侠AU)-3

章二 东洋秘术

明楼是被粥香叫醒的。

山洞外头似乎在落雨。雨点打着洞口的藤蔓,“唰唰“作响。洞内西侧一个用石头搭建的简易灶台上熬着一锅粥。

阿诚坐在灶台前拿竹制长勺仔细搅拌。微弱的光线穿过藤蔓间隙斜洒进来,将他清俊的轮廓笼罩成模糊的一片光。

阿诚舀了一勺粥汤,纤长的手指捏着长柄,却没有往嘴里送,而是往左侧忽然一甩。粥汤洒落的同时,听得“咚”一声,那马勺头被长剑削到了地上。长剑誓不罢休,往前直刺过去,将将戳到明诚面门。

明诚以勺柄做剑使出一招松山望月,奈何以卵击石,勺柄又被削去一截。明诚干脆扔了勺柄,拿足尖点地,往后疾退,哪知后头便是石壁,无可退避,眼看剑尖便要划过自己颈边。...

【楼诚/多CP】日月照诚楼(武侠AU)-2

上一章比较遥远,因为最近搞了大纲,所以,也对序幕做了点修改,所以有兴趣的,可以回去再看看,顺便回忆一下。修改不算太多,但是还蛮关键的,不过也许看不出来。

序幕: http://junbujianxi.lofter.com/post/1dadc0c9_10c382b7

章一  饿肚子的明少阁主 

明楼被轰了出来。

轰他出来的掌柜叉腰指着他破口骂,“还想要吃住,啊?你今天摔了几个盘子了?你还敢要吃的,没把你这身皮扒下来都算老子仁慈!”骂完便毫不留情地把门关上了。

月光甚是清冷,浮在紧闭的门环上。明楼掸了掸身上被那人戳过推拉过的地方,转过身去。他虽是...

【凌李】遇见自己的前任(一发完)

昨晚本来发了的,觉得不太好看,经朋友提醒后决定还是删了重写。部分内容重叠。已经看过的真的非常抱歉!

这篇加上前面《遇见对方的前任》一篇,大概就是我对待前任的态度了。

依旧凌林预警,然而凌林是为了更好的凌李,就像我一直相信的,所有的前任都是为了长成现在的模样遇见更好的现任。

――――――――――――
遇见自己的前任

1
李熏然把生活安顿好,快速冲了个澡,挂着条浴巾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的顶灯关着,床头的落地灯光温柔覆在靠在床头的凌远的脸上,将他线条分明的眉骨拢出一派暖意。

凌远摘掉眼镜看过来,漆黑眼珠子晕着灯光似有星辰缀在其中。

李熏然这才意识到:今天星期五,夜生活需要加点儿料。

李熏...

【凌李】遇见对方的前任(一发完)

昨天见了9年老朋友,于是打鸡血今天再发一章。
同时也算两周年贺文好不好?

季然伪水仙预警!

1

李熏然在上大号。凌远路过电脑桌,看见李熏然QQ上季白的黑脸在跳。

凌远不轻不重朝二楼卫生间叫一声:“熏然,季白在QQ找你,帮你看了啊。”

李熏然一边“嗯嗯啊啊”,一边手指和手机游戏搏斗。

凌远没等李熏然回话,迫不及待点开季白头像。

第一句:我要回潼市了。

第二句:后天下午3点,机场接我。

第三句:给我找套房子,两室两厅,90平以上,警局脚程15分钟内。

嘿,那不就是这个小区?

凌远拿拇指按了按自觉跳动的颞侧小血管,不轻不重对着卫生间方向又开口:“没啥要紧事,我先替你回了。”尾音发...

【凌李】生病这件小事儿(一发完)

基友说我浪漫不过三秒,我很严肃告诉你们:生活不需要浪漫,生活需要的是肉肠!

――――――――――
1,
夏日酷热,李熏然贪凉。

半夜1点,李熏然被热醒,推开横在自己腰上的壮手臂,避开床边的小生活,抱着凉被自个儿滚到客厅沙发上把空调开到23℃。

李熏然睡了入夏以来最舒爽的一个觉。

第二天晚上,凌远抱着生活站在客房门口看李熏然收拾床。

“毛蛋,你真的要睡客房?”

李熏然直起腰,恶狠狠盯凌远,“再叫我毛蛋,再叫我毛蛋?信不信我不睡客房直接搬出去!”

“好,以后只在特殊时候叫。”凌远一本正经开HUANG腔。

李熏然瞪眼插腰,“哼哼哼”转身继续收拾,“本少年身强力壮火力旺,老年人身体虚弱阳气...

另一位明先生.后记

开始动笔来自于一个脑洞。楼诚串联起所有东凯合拍的故事,重新演绎,在剧中是CP。《萧梁王朝》木有并非我是靖苏党,而是觉得《琅琊榜》原小说CP太明确,那就不改吧。所以电视剧之后暗示,历史中没有梅长苏,却有蔺晨。蔺晨才是历史中景琰的CP。之后的慕楼和穆言成,谭宗明和赵启平都妥妥完成最初的构想。

其实真没想到能写完,尤其最后一段日子。这一篇只有构想没有大纲,写着写着就飘了。我想写一个被掰弯的阿诚,那么势必从直到弯的变化过程。首先是心理的接受,然后是生理的接受。小时候看过一部韩剧,姑娘有男性恐惧症,心理接受了自己老公,然而生理接受不了。以至于从结婚以后的结合就成了相当艰难的过程,每次男方都被打,每次都...

1 / 1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