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欲擒故纵后感】信仰上的爱情

之前就说过要给《欲擒故纵》写评,结果迟了好久,愧对 @养狮子的庄太太 ,但是真心喜欢这篇。

太太写民国时期韵味独特,旧上海滩宛若眼前,所以特别期待之后的文单中的《上海滩》梗以及《金粉世家》梗,嘻嘻。

不太会写评,所以只能算后感,可能会剧透。

——————————

文章开头简介“故事来自《色戒》”,心里咯噔一下。

家里书柜上的《色戒》小说,电脑硬盘里的《色戒》电影,印象里不太明亮的色调,从一开始压抑到最后。

张爱玲是一个写人性的高手,故事里处处透出悲伤气氛。《色戒》是其为数不多的与政事相关,以王佳芝为爱情弃信仰结束。

第一遍读时,我心想,千万千万,阿诚不要最后为了爱情而牺牲。阿诚的生命里更有家国天下,所以,初读时,我惴惴不安。

阿诚本来是没有姓的,出场也是借用了电影的出场方式。电影里是王佳芝,这里是阿诚。

王佳芝温柔婉约,有江南女子的风韵,又带着少女的娇憨。

阿诚却不同,虽然同样是搓麻将,阿诚却将一个上海伪政府内小职员饰演得尽心尽力又不卑不亢,绅士温和。

接着,明长官的出场便顺理成章了。

那个时候,阿诚大约便是要计划遇上明楼的,所以,这样的场景大约走过无数遍,这一天,终于遇上了。

小说电视里,总是标榜爱情的毫无理由,而我却始终相信,爱必然是需要理由的——皮相的吸引,灵魂的契合。

阿诚的性别、长相完全符合明楼的审美,一见钟情必不可少。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

在两人犹如跳探戈一般的你来我往欲擒故纵中,明长官对阿诚倾心了。但那时的阿诚,还怀抱任务。

故事的开始,庄太已经贴好了标签。贵翼是我党人士,明楼属性未知。阿诚不但要探明楼的属性,还要探明楼属性下的心性。

我一直对阿诚的倾心觉得奇怪,毕竟那时候阿诚还在受上级贵翼的指令接近明楼,虽然是用的美人计,虽然说灵肉结合,但那毕竟是报国是信仰的阿诚,而不是随随便便一腔热血就牺牲自己的王佳芝,怎么能在身体关系之后就立即倾心相与。

故事中段,忽然明白——障眼法,全都是障眼法!找叛徒是真,美人计也是真,但是上级却未必是真。

贵翼要找眼镜蛇,阿诚要找的却是冰蝉和眼镜蛇之间,那个思想拐了弯的人。

阿诚仍旧是那个阿诚,以报国为信仰。阿诚爱上明楼,是因为皮相,是因为肉体,还是更重要的,他们坚定地走在一条路上,他们坚持着同样的信仰。

《欲擒故纵》不同于其他的谍战故事,是因为,这不是对外的战争,而是一场人心的较量。

对于贵翼的结局,必然中又有偶然。他从小远渡重洋,大概在身份认知上便有一定的障碍,又受过日本养父的温情对待。曾有一段时间,贵翼也是坚定信仰过的,直至最后贵婉的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忽然想到,也许贵翼的信仰从来不是报国,而是亲情。

所以最后,他选择投诚,就是对于曾经受到的温情的妥协。他心里仍然血肉模糊,他分明知道他离世的最亲爱的妹妹绝不会原谅自己,诚如明楼一针见血地指出。然而他还是那么做了。那时候,他大概已经万念俱灰,甚至走进咖啡馆时是不是已经预见到死亡也不得而知,而于他而言也是求仁得仁了。

庄太很温柔,所以给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用明诚的贯穿伤,用藤田的被刺杀结束全文。我们可以得知,眼镜蛇必将继续潜伏,青瓷将一直陪伴。

故事很美好。人物也很美好。几处对峙非常生动,各人性格鲜明突出。

最后列一段我最喜欢的场景:

贵翼一只脚刚跨进门,就看见厅堂上手的八仙桌旁坐着明楼,一身黑色西装,口袋里插着一朵纸做白花。刚放下茶杯,正侧头听阿诚跟他附耳说话,面无波澜。

听到脚步声,明楼抬起头来向门口扫了一眼,向着贵翼点点头。贵翼看得出阿诚是想跟他打个招呼的,只是被明楼制止了。

“明先生也在。”贵翼索性大方些,主动上前。

“贵先生也来了。”明楼低眉吹着茶叶。

阿诚这才向着他颔首,微微欠了欠身。

“阿诚先生最近气色好多了。”林景轩见落座后气氛尴尬,便和阿诚攀谈起来。

阿诚微笑,大方得体:“林先生看上去也很好啊。”

“到底还是明长官那里的水土养人,阿诚如今,不像个替人跑腿的秘书,倒像个养尊处优的少爷。”贵翼顺着林景轩的话,不咸不淡地将话题引向明楼。

“阿诚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自然应该待在让他如鱼得水的地方。而不是一天到晚的,被人扔着文件夹呼来喝去。”明楼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微笑着侧头看他。

“既然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自然哪里都是如鱼得水的地方。”贵翼低下头去,掸了掸衣襟,微微向着阿诚的方向侧仰着头,“阿诚,你说是不是啊?”

阿诚不置可否,只是笑。

“明长官,卑职有件事情,想向您请教。”贵翼的身子半离了椅背,看向八仙桌另一边的明楼。

明楼也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贵先生请讲。”

贵翼看了看前厅灵堂时不时飞起的纸钱,疑惑道:“据我所知,资历安在临死前好像没有出过什么发生重大交火的任务啊,怎么会中弹牺牲呢?”

林景轩“刷”一下侧头看自己的主子,又看看一旁的明楼阿诚,百爪挠心。

“他是我打死的,贵先生不知道吗?”不料明楼却毫不避讳,云淡风轻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林景轩接着百爪挠心,阿诚一脸淡定,只是侧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然后从西装内兜里掏出一个方形纸包打开。

林景轩微微伸着脖子去看,只见土黄色的牛皮纸里滑出两片白色的药片。

阿诚单手将药片拢在掌心里,俯身递到明楼面前,低声道:“先生,该吃药了。”

一套动作,干脆利索,旁若无人。

“哦,”明楼接过药片,向他笑一笑,而后侧头看着贵翼,略带歉意,“最近偏头疼犯了,还请容许我打断一下。”

贵翼做了个“请”的姿势,体恤道,“明长官为新政府、为上海经济圈的繁荣稳定费心劳神,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啊。”

明楼吃完了药,舒了口气:“费心劳神不敢当,尽力而为吧……贵先生您接着说。”

贵翼一怔,这才想起明楼在说什么,于是牵强一笑:“我倒真不知道,明长官竟那样的盛怒,都闹出了人命。”

“所以我来看看,也算表达我一时冲动给这个家庭带来伤害的歉意。”明楼抬眉望了眼资太太恍若幽魂般飘过去的身影。

“我能问问原因吗?”贵翼摆出一副好奇的姿态。

明楼侧身,与阿诚对视一眼,半举白瓷盖碗,继续品茶。良久,从半仰的茶盏后微微抬眸,只说了四个字:

“杀鸡儆猴。”

倏然间,贵翼脸色铁青。

 

还有许多诸如此类场景,并没有千篇一律的脸谱。更难得是,作为同人文,庄太很好地保存了人物原本性格外,将《伪装者》中部分情节移植加工,叫人分外眼熟。

所以,我是真心地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
热度(22)
  1. 养狮子的庄太太君不见兮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撸评,兮兮太太辛苦啦!感谢您那么仔细地看我的故事这么认真地给我写评,还支持我的同名同人本。怎么说...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