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66(现代AU,ABO预警)

所以,你们根本想不到今天我会更新吧,我也想不到呀。

开醋厂的是谁,看完你们就知道啦,是不是很意外。


荣大老板的小情人(下)

因为是电视剧,尺度不太大,两人穿着睡衣在床上走位,也就是盖着被子纯扭腰。

第三遍走位时,摄影棚门口似乎在骚动,远远传来两个装模作样打招呼的声音——

“明总,好久不见。”

“荣总,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来探班?”

明诚正撑着手臂在许一霖身上做俯卧撑,两人被被子裹着,像是紧紧相贴,实则相差了大约10厘米的距离。

王大导演不大满意,叫道,“低点,再低点,你俩是没上过床还是怎么滴,分那么开怎么睡!”

“王导,过会儿我一定压!”明诚见许一霖一脸小羞涩,颇有些不忍。

“我说过什么?把每一次走位当作真拍!啊!等会儿再贴,等会儿怎么贴,你等会儿会贴吗?明诚,你别告诉我,在床上你都是底下的!”

这话一出口,明诚哪里忍得了,立马拿出十二分精神,匆匆对许一霖说了声抱歉,直接便往下贴。

10厘米,8厘米,5厘米,3厘米,1厘米!

明楼与荣石进来时,明诚正贴在许一霖的胸口上,头还歪在许一霖颈侧,被子将明诚翘起的臀裹出蜜桃的形状,桃瓣儿正在快速摆动……

“一霖!“

“阿诚!“

同时间惊呼,都带了一丝恼怒。

明诚正蓄着力,被这声音惊得直接扑到,这会儿倒是真真正正贴在一起了,连小兄弟的位置都一一对应。

许一霖被这么一撞,“啊”地一声,吓得荣石三步做两步蹿了过去,脸上青红不断,一边疾呼“宝贝儿”一边伸了拳头就要去招呼明诚。

荣石出了名的暴躁,年轻时候,一双拳头也是相当了得,眼看着便要打到明诚身上。

明楼由惊转怒转急,脸上换了数种颜色,脚下也忙不迭急奔。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喀嚓”一声,便听一个倒抽气的声音,那明诚的擒拿手也不知怎么使出来的,竟在眨眼间将荣石双手反剪压到了床上,一条腿还大剌剌半跪地压在荣石背上。

原本还是闹哄哄的摄影棚,霎那间就静了。

针尖落地,这个时候大概也能听见吧。

明楼目瞪口呆地定在半路,不由自主便手往后摸了摸后腰向下的位置——那正是荣石被压倒的位置,再往下,是……明楼觉得菊花一紧。

王天风默默看了看明楼后腰往下的位置,觉得自己也是菊花一紧。

“阿诚,那个,这是荣大哥,你先放开他。“

明诚发动的时候,角度正好地避开了许一霖。此刻,许一霖缩在床角,睁着一双无辜大眼,忧心忡忡地又是可怜兮兮的望他。

天可怜见。

明诚顿时觉得心里头一股一股柔情往上涌,他忽然就找到了,赵启平喜爱夏汶的理由。

他放开荣石,站到床边,向荣石道歉,“对不起,荣先生,不知道是你。有没有伤到?”

荣石只觉得腿软脚抽筋,脸上一阵白一阵青,怒道,“一霖,走!”说着便要去拽许一霖的手。

许一霖挣开,说道,“荣大哥,这还没拍完呢!”

“拍什么拍,有这么拍戏的嘛!”荣石说完,狠狠地瞪明诚。

这下倒是明楼不乐意了,急忙过去护住明诚,说道,“嘿,是你准备先动手的,阿诚这是条件反射下地自我保护!“

荣石眼睛一睁,又挑眼去瞪明楼,“要是他明诚被人压着,你不动手?”

“这是演戏,剧本里这么写的!”明楼自然也是不怕,同样瞪起眼睛,一双桃花眼硬是瞪出了圆溜溜的错觉。

“那就改!合着被压的不是你家明诚。好呀,让一霖压明诚,我什么话都没有。”

“荣大哥!”许一霖满面通红,扯了扯荣石的衣服,“你别无理取闹!“

“一霖,我们之前怎么说的,你给他们客串完,客串完你就息影。这都客串过一遍了,又要客串,到底要客串几遍。是不是再换个演员,你就再客串一遍。啊?你答应我妈的话是不是都不算数了!啊?你是不是为了演戏连我都可以不要了!”

“荣石!”许一霖眼眶忽然就红了。

荣石一愣,忙不迭凑过去,“一,一霖,我,我,我这,这嘴……”

许一霖偏过头,轻声说,“荣石,现在我要工作了。你到外头等我。”

“一,一,一……”

明诚指了指荣石,推了一把明楼。

明楼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明诚便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凑过去便是一吻,又拍了拍他颇有些肉的侧脸,低声哄道,“乖,今天拍完就帮你搬家。”说完,眼睛一眨,眼里闪出来一点两点星光,仿佛戳到了明楼心里。

明楼心里忽然就苏了。

这个人在自己身边,能看到能摸到还能亲到,其他有有什么关系!明楼摸了摸被明诚亲过又拍过的位置,嘴角勾了起来,往前一步,拉起荣石就往外走。

“明楼,你做什么!”

“你还真想许一霖恼你!”

 

摄影棚租着一个仓库,外头是林荫,是阴天,便落不下什么日光来。

明楼递了一支烟给荣石。荣石摆了摆手,低声说,“我答应一霖戒烟。”

明楼左手拿眼敲了敲右手掌心,又将烟收回去,“你真打算让许一霖退隐?”

荣石没有说话。

“许一霖是个很有天分的演员。”

荣石仍旧不说话。

“今年的金驴奖,他被提名了,但是没去。”

荣石低着头。

“挺可惜的。”明楼叹了口气。

“明诚呢?你会愿意明诚一直站在台前?”顿了顿,荣石轻轻咬出后半句,“和别人演情侣。”

“我也和别人演过情侣。”

“我倒是忘了。”荣石哼道。

“怎么,你还真看不起演员。”

“如果我看不起,就不会和一霖在一起。”

“你只是妒嫉,所以当你母亲提出要许一霖退出演艺圈,你一声不吭。那么你想过许一霖会怎么想?”

荣石沉默了。

“是,我会嫉妒,我恨不得阿诚只和我拍戏,但是,可能吗?那是阿诚的职业,他还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发展,有更远的路要走。”明楼叹了口气,“并不是因为我做过演员,我就更理解。而是我知道阿诚他想要什么?我愿意成全他。”明楼抬头望天,“想要把爱人锁起来,每个Alpha大概都有这种想法吧。但是真的锁住了他们,他们还会是你爱的模样吗?”

荣石愣住。

明楼拍了拍他的背,“虽然我同意阿诚和别人拍亲热戏,但是不等于我不介意亲热尺度,我先进去了。”

————————————————————————

其实,在写完(上)的最后一句的时候,我还在想,必须让荣石和明楼一起吃醋,吃大醋,天翻地覆的醋。

今天写着写着,忽然就变化了。写的时候还打算让明楼英雄救美,但是写着写着,忽然觉得楼总的吨位(划掉)大概跑得没荣石快,又想,明诚散打全国冠军,怎么可能被荣石伤到。最后又想,明楼和阿诚是铜墙铁壁,是能够脑电波交流的人,那么明楼一定是会放手让明诚做他想做的,怎么可能用吃醋束缚他?这也是我的爱情观。相爱的人,一定是并肩前行,而不是一个人向前走,另一个人被困在原地。

至于王导演的菊花,基友说:这一段,必须保留。所以,我把这一整段送我的好基友(忘了她的乐乎帐号了),2333

在看到阿诚露了这一手,王导演以后会无比同情他的大舅子的!

评论(22)
热度(130)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