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68(现代AU,ABO预警)

《欢乐22楼》这部戏,虽说是以Beta赵启平为主线,却实实在在是个群戏。22楼上住着一群Beta青年,忧伤着城市的房价,悲伤着飞涨的物价,他们是一群都市里最平凡的青年,在各自的领域打拼,为各自的生活烦恼,亲情友情爱情,看过朝花夕拾,看过日出月落。赵启平是其中的主线人物,他的前半段被Beta女朋友曲筱绡纠缠,爱得轰轰烈烈,分得热热闹闹;他的后半段,职场上要多曲折便有多曲折,上演全武行宫心计。谭宗明是在后半段出现在赵启平的生命里的。他们初遇在西藏,再遇在上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谭宗明对赵启平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明诚读剧本时,这么评价谭宗明:这不是现实中的男人,现实中哪有这样完美的男人。

明楼那时正躺在一旁的沙发上,不满地哼了哼。

明诚瞄了一眼明楼,轻描淡写道,“谭宗明还会做饭。”

明楼想起那一回差点儿把明诚家的厨房炸了,顿时不敢说话。

明诚又说,“《欢乐22楼》整部剧挺具有现实意义,嘿,我看着就是作者的恶趣味,非得给主角配个高富帅钻石王老五,满足他灰王子的心态。谭宗明玩的是什么,赵启平玩的是什么,他们在一个圈子吗?能聊到一起去吗?这人,还是得门当户对。”

明楼紧张地坐起来,说,“赵启平精神上富有,清高又博学风趣,拥有着通透高雅的灵魂,除了谭宗明,还有谁能和赵启平配。”他一边说一边靠近明诚,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阿诚,你不能光看物质,你要看精神。赵启平和谭宗明在物质上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圈子也是八杆子打不着,但是他们精神上匹配呀!你看看《欢乐22楼》里其他人,曲筱绡连《解忧杂货铺》都看不懂,能跟赵医生聊《空谷幽兰》?”

“所以他们分手了。”

“安迪,不用说吧,一开口就是数据,赵医生能喜欢她?”

“从性格角度看,安迪属于理智型,赵启平也很理智。”

“那是性格,赵启平喜欢的还是有趣的人。你再看看关雎儿,这姑娘太木纳;邱莹莹,太单纯太傻;樊胜美,那就更不可能……”

“我觉得魏渭不错。”明诚接口道。

明楼瞪圆了眼睛,心里头把饰演魏渭的崔中石拎出来瞪了一圈,憋出一句,“不行,魏渭长得不行。”

“可是魏渭有趣,人也通透,能跟赵启平聊到一块儿去……”

明楼忍无可忍,“魏渭他也有钱。”

“所以嘛,作者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幻想。”明诚盖棺定论,“其实,我觉得最合适的就是夏汶,竹马竹马,彼此都了解。”

明楼觉得脑袋上要冒火。

明诚“扑哧”笑了一声,侧过身双手捏住明楼的肉脸往外拉成大饼状,“我说的是《欢乐22楼》,你急什么,担心影响到咱们?”

明楼垂眼看他,深黑的眼眸里裹夹着委屈,奉献了影帝超水平的演技。

明诚越看越喜欢,抱着他的大头左右两侧各亲一口,最后又在他的菱唇上啄了一口,“咱俩不是好好的嘛!”拍了拍他的脸,笑道,“你说的对极了,除开物质地位,从精神上,老谭和小赵无比契合。”

“阿诚!”明楼捉住明诚作怪的手,将他扑倒在沙发上,气哼哼道,“你故意的吧!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看来要整肃整肃家风了。”

沙发上顿时上演血雨腥风,哦,不,巫山云雨。

 

谭宗明与赵启平的初遇还没拍,医院里的再遇,以及后来的其他戏份却因为场地的因素要提前了。

明楼的第一场戏就是再遇,再遇现场是医闹。

杏林分院专门清了块场地出来,群众演员将横幅拉好。饰演病人家属的小张电影学院本科毕业三年,却因为外形原因一直在各大剧组跑龙套。明诚想起初入行的自己,对他颇为照顾。

小张这回有几句台词,还有动作戏,两人正和王天风商量怎么拿棍子抡赵启平比较真实又不会伤到明诚。

“你看着啊,手这样甩,棍子就能直接甩过去了,然后腿再这么一勾。”明诚边说边动,将小张放倒,“这个时候呢,我就会倒到地上,你这个棍子砸过来就刚刚好在这个角度,我就会抓着棍子了,你就打不到我……老郭,能看到吗?这个角度看不到小张的手抓着棍子吧。”

郭骑云在摄像机后头伸出个脑袋,比出个“OK”的手势,“完全遮住了。”

明诚作为业余散打冠军,在动作方面,明诚实在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王天风微微眯眼,心里想着手里头的下一步武侠剧,或许可以让明诚试试。

小张跟着明诚学了几下,仍是有动作不到位,好在明楼因为有事耽搁,倒也不急。

倒是这时,杏林医院的医护人员纷纷跑了出去。

杏林医院的医护人员,大多都还在第一附属医院就职。杏林医院虽说是分院,离一院只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剧组里有些个八卦的跑去打探,得到消息,第一医院发生医闹,院长被捅了。

 

明诚高中是被凌远助养的,自然也就知道医闹,这种时常在医院中上演的故事。

凌远也曾遇到过医闹,那时候,他还不是院长。门诊的混乱,病人等待时间过长,医生诊疗时间不够……极少数是由于真正的医疗事故。

明诚还记得有一次,跟李熏然去医院找凌远。有一个病人挂了凌远的专家号,却因为长久等不到,又因为不断有人插队,说插队或许也不对。有些人找黄牛一早挂了四、五个科室的专家号,编号靠前,却姗姗来迟。老老实实挂号的人在看着一个个插在自己前头的人进了门诊室后,再也忍不住了。

争吵声不断,引来了坐诊的凌远。凌远用他足够威严的形象和极富感染力的嗓音平稳了争端。

从那以后,凌远便下定决心要整顿改革,给一院创造一个高效地有序的门诊环境。

明诚想象不到,这样的凌远,永远冷静理智的凌远,为什么会被捅。

明诚更想不到,如果李熏然得知凌远被捅,会是什么情况。

明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地上有一滩血,没有干,凶器还大剌剌躺在血泊里。派出所的民警已经来了,凶手被拷在一边,医闹的人也被隔离在一边,横幅倒在血泊里,上头标黄的大字——血债血偿——如今是真正被染了血。

明诚捏住了拳,拳头咯咯直响,脚尖往前,恨不能要去揍他们。

他一打眼就看出来了,这帮孙子就是一帮以医闹为生的“专业人士”,平日里专门游走在各大医院周围,遇到愤愤不平的病人家属便游说劝说挑拨离间,以期获得医院的赔偿。时常是十拿九稳的。医患关系紧张,医疗环境恶劣,医院管理层往往都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明诚往前走了一步,手臂被人扯住,转过头,瞧见明楼。

明诚的精气神霎那间便松懈下来。拳被人握在掌心,一根一根手指拨开,交叉进另一只手的指尖,紧紧交握,那是他最熟悉的触感。

“阿诚,有我在。”明楼轻声说。 

 

评论(21)
热度(10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