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72(现代AU,ABO预警)

天要下雨姐要娶亲

《欢乐22楼》拍摄顺利。拍摄间隙,明楼与明诚走了几回红毯。北影节、上视节、微博夜……俊男俊男,长腿美手,到哪里都是镜头焦点,两人不是在交头接耳,便是互相打理对方的领结领带,十指更是牢牢相牵……狗粮撒得漫天飞,倒是坐实了娱乐圈第一西皮名号。

明楼格外得意,举着iPAD上的新闻给明诚瞧,“阿诚,看这条新闻。”

明诚正在上妆,瞥了一瞥,“呵,现在的人做新闻靠脑洞就行了。我都不知道咱俩已经买房了,还明年结婚?盒盒盒盒……”

“我觉得这个人脑洞不错,也是大实话。”明楼笑眯眯地凑近明诚耳边,“你说,这世上除了我,还有谁能和你这么配?”

明诚的耳朵一下子便红了,抬眼看了看同样脸红的化妆师,低声道,“别胡说八道,还有人在呢!”

明楼亦是朝化妆师看了过去,后者赶忙转过头,露出粉红的耳朵尖亦是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于是,明楼满意地笑了笑,一本正经道,“为了不让大家失望,咱们明天就去看房吧。哎,我看中那套湖畔的小别墅,离大姐那边也近……”

明诚听出不对来,扭头瞪明楼,“你这是早有预谋?这条新闻你找人写的?”

“哪能!”明楼立即否认,“阿诚,你看,大姐希望咱俩赶紧把事情定下来。”

“别拿大姐说事。”明诚立即道。

“好好好,那也该考虑考虑了。”

正巧化妆师要化眼睛,明诚便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明楼讨了个没趣,摸了摸鼻子,“我去外边看台词。这事儿你放心上,咱们回头再商量。”说着,朝一直努力装透明人的小化妆师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

待明楼出门后,化妆师才敢出一口大气,笑道,“阿诚哥,您就这么把楼总给拒了呀。”

“难道不应该拒?”明诚哼了一声。

“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求婚,当然不能拒。哎哎哎,别睁眼呀,待会儿妆花了还得洗了重化。”

“你就敢跟我这么说。”

“那可是老板。”化妆师说道,又笑,“不过阿诚哥,您马上就是老板夫了,到时候我也一定不跟你这么说话。哎,别睁眼呀!阿诚哥,你眼睛真好看。之前南丰也好看,但是就没是没你的眼睛那么有神。”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原谅你啊。”

“阿诚哥,咱们关系都这么好了。”化妆师拿着眉笔涂色,“阿诚哥,你这眉毛是天生的呀。”

明诚简直想翻白眼。

“我就加深一点点。你知道现在网上怎么说你这眉毛?”小化妆师自问自答,“海苔眉。”说完,咯咯咯笑了一会儿,又道,“其实娱乐圈里好看的真的不少,但是,我们就觉得你和楼总站在一起最和谐了,就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和谐。你看过P站吗?那里头好多视频呢!我都不知道民间还有那么多高手,把你和楼总的各个角色还有红毯上的镜头截在一起。还从来没有一对CP能像你们这样热这样甜的。我们呀,就盼着你们赶紧结婚了,也好让我们CP粉安心。”

“你们有什么可不安心的。”

“难道你不担心吗?娱乐圈诱惑又那么多。”

“能被诱惑走的,那就诱惑走吧。”明诚淡淡道。

“好像,也有道理。”小化妆师歪了歪头,”那您怎么想的呀,刚才怎么就拒了?”

明诚笑而不语。

小化妆师摇了摇头,“好吧好吧,我就不采访您了。反正呢,我就是代表全国楼诚后援会向您表达一下我们会众的心声。你必须,好好地仔细地考虑楼总的求婚。好了,您睁眼吧,看看这妆怎么样?”

“妆当然是你们说了算,我能有什么意见?”明诚睁开眼对着镜子看了看,“哎,怎么腮上还是那么淡?”

“啊?”化妆师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是要拍赵启平在西藏待了好几年嘛,高原红怎么没出来?”

小化妆师傻眼了。

“昨天拍的是刚到西藏,没高原红我能理解,这都待了两年了,还跟在海市一样,太不科学了。”

“可,可那样就不好看了,我以为你不喜欢。”

“要好看干嘛用?”明诚拧起一对海苔眉。

化妆师小声辩解道,“上一次拍的时候,南丰就因为我给他化了高原红,告到导演那里去了。还说化太丑了,不能让谭宗明一见钟情。”

“我不评价他的想法,但是对于我来说,生活逻辑常识是第一位的。你先给我化吧,如果王导有意见,我再去找他。”

小化妆师点头如小鸡啄米,急急忙忙将脸色调暗,又加深了两颧上的红色。妆容一出来,活脱脱一个在高原上生活了好几年的糙汉子,颜值下降了不止一星半点,但是明诚满意级了,臭美似的左看看右瞧瞧,笑道,“这样才有些样子了。”

小化妆师由衷感叹,“阿诚哥,我第一次见到不拿自己脸当脸的演员。你一定能演得比南丰好。”

“演得好不好,要等真正拍出来。南丰有南丰的理解,我演的也只能是我心目里的赵启平。”明诚拍了拍小化妆师的肩,“辛苦你啦。”

 

虽说剧本里写的是高原上的初见面,室内场景却都是在上海拍摄。拍摄进程非常紧,约定到下周便要真正前往西藏拍外景了。

拍的是赵启平急救高原反应的谭宗明。

谭宗明前往西藏考察,头痛欲裂昏倒,遇到到处旅行的小医生。明诚进组之前跟着第一医院的急诊科医生转了三天,仔细学了胸外按压、人工呼吸等各种急救手法。此时,谭宗明正昏在床上带着氧气罩等赵启平动作。

明诚去接电话了。装昏的明楼极不满意,说道,“为什么不是人工呼吸。”

王天风呛道,“脑子里水满出来了吧。缺氧上人工呼吸?你又不是不能呼吸!”

明楼瞪他,“那你之前让明诚学人工呼吸做什么?”

“难道你没好处?”

明楼摸了摸鼻子,好处是有的,每次学完实践,他都充当道具,呼吸来呼吸去就呼吸到床上去了,但,还是不爽。

“本来急救手段就是医生的基本操作。”王天风唯恐天下不乱地加了一句,“剧本里,赵启平也是要给人做人工呼吸的。剧本第679页,赵启平给许一霖做人工呼吸!”

明楼眼睛简直要瞪红了。

”嘿,那场戏你也有份。之前南丰的戏,你演过。”

当然演过,只不过那时候对象是南丰,现在却要换成明诚,心境岂可同日而语。那场戏是赵启平单方面与谭宗明分手之后,接受了许一霖的邀请去美国游学。谭宗明打飞的追过去,恰巧遇上许一霖溺水,赵启平解救。于是,套路的吃醋和套路的和好,就那么开始了。

“删了。”

“什么”

“那场戏删了!”

“你说删就删!”

“我是投资方。”

“我还是导演呢!”

“这么套路狗血,你还好意思说是导演!”

“怎么就套路狗血了?”

“吃醋不是套路,不是狗血?”

“哼,我看你是不想让谭赵和好了。”

“非得吃醋能和好?”

“那你说怎么和好?”

“谭宗明掉水里。”

“什么?”

“谭宗明掉水里。”

“你大爷的!”

“你骂谁呢!”

“骂的就是你!”

明楼一把把氧气罩揪下来,还没从床上爬起来,手已经揪住王天风的领子了。

空气里,荔枝味的棒棒糖和麝香互相争夺地盘,偌大的摄影棚,瞬间人便跑没了。

高跟鞋“咚咚咚”踩着地面,由远及近,清冽的明家香气势逼人,硬是在这不可开交的荔枝味棒棒糖和麝香里劈出一条路来。

“大姐,大哥和王导正在讨论剧情。”

摄影棚里,浓得化不开的信息素忽然就软了。

“你们在做什么?”明镜极有穿透力的声音飙进来的时候,王天风和明楼正互相抓着对方的衣领。

手瞬间便从揪改为抚,明楼与王天风各自温柔地抚平对方领子上被揪出来的皱褶,一齐扭头,一齐露出七颗牙齿,一个叫着“大姐”,一个唤着“阿镜”,恭敬,温柔。空气里流淌着的荔枝味棒棒糖和麝香也柔软了下来,别别扭扭地挤在一起朝明家香点头致意。

明镜狐疑地将两人上下打量。

两人顺着明镜的视线自我审视,急忙各自放开对方的领子,避退开一人多的空间。

“你们……”

“大姐,王导在给大哥说戏!”明诚憋笑着说。

“嗯?”

“有一场戏,是大哥和别人打架。”明诚开始信口开河,朝明楼挑了下眉。

“是啊是啊。”明楼忙接口,“这不,天风打架有经验,正跟我传授经验。”

王天风忍不住眉心跳了跳,解释道,“那也是小时候。”扭头看明楼的时候,使劲儿瞪了瞪,“男人小时候都打过架。我这是阿楼切磋。”

“阿楼”一出来,明诚“噗”地一声笑了起来。明镜也是憋不住地笑,“啊哟,天风啊,你这叫得什么,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王天风忙走过去,揽住明镜地肩,“这不是早晚的事嘛!阿镜,你还没同弟弟们说?”

“你叫谁弟弟?”明楼的脸色立即转黑。

“怎么不能叫你弟弟了!”明镜瞪眼。

“大姐,你这是……”

“我跟阿镜求婚了。”王天风得意洋洋地举起明镜的左手,无名指上,鸽子蛋闪闪发亮。

“你个疯子,谁许你……”

“明楼,你怎么说话的!”

“大姐,你怎么就不跟我商量。”

“我自己的婚事,要跟你商量什么!”明镜瞪他。

明楼还要反驳,见站在明镜身边的明诚轻轻摇头,到底是将话憋住了。

明镜拉过明诚的手,拍了拍,“阿诚啊,以后我家阿楼就交给你了。”

明诚抿着嘴,点了点头,好不容易将笑意压下去,“大姐放心,我会一直陪着大哥。”转头一看,便遇上了明楼的视线。

——————————————————————————
临时决定拉大姐出场助攻!想念女王大姐!
过渡章,开船预告。
想要在3万字内结局呀!
结局后预计俩番外。
FLAG就是用来插的,所以打脸也不怕(≧3≦)

评论(29)
热度(108)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