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另一位明先生】-74 订婚(补发)

 订婚

半夜被屏蔽了,我也很晕呀。。。照例,看不到链接的告诉我。自觉是很清水了。。。
小小变动,不多。
照例诚楼反攻高亮预警,不适者绕行。

石墨地址:
https://shimo.im/doc/7PlAkypxS6AinZFU

 

都说是肌肤相亲,灵魂便能愈发相近。两人关系更甚从前,若从前只是片场撒狗粮,现如今便是片场发光,每个人都快被闪瞎眼,恨不能团购大批量墨镜,最好一周7天,天天换着戴。

内景戏份杀青,便是西藏外景拍摄。剧组去了7天。谭宗明与赵启平自西藏初始,也在西藏结束。

赵启平从美国回到中国,来到与谭宗明初次相遇的地方,用当年选好的戒指,向谭宗明求婚。

求婚是在羊卓雍措边。碧玉般的湖水嵌在山地之间,如同伸展的珊瑚。头顶是浓云,日头撕裂浓云一隅,泻了一缕到湖岸边。赵启平便站在这湖岸边。他仿佛还是5年前的他,又好像已不是5年前的他,漆黑的眼底蕴含着浓浊的情绪,如翻滚在湖面的波涛。

他裹在羽绒服里,笨拙地伸出手,手上托着一枚婚戒。

“老谭,这枚戒指,5年前我就准备好了。但是一直没送出去。我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再送出去了。”他转过头,面向湖面,深深吸一口气,“这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也是你我相遇的地方。我曾经想过,如果我能在这里遇到你,我就把这枚戒指送给你。”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但我似乎忘了,你也有拒绝的权利。”他将手指蜷起来,手心里地戒指硌得有些疼。他低下头,“你不想接受的话……”

”谁说我不接受!”谭宗明急忙道,伸出左手,“刚才我没拿,只是想让你,让你替我带上。”海市动一动眉毛就要经济大动的谭大鳄难得害羞一回,略略扭开头。

赵启平扑哧一笑,伸手将他拉了过来。

视线相对,便仿佛有看不见的电流在空中传递而过。

赵启平修长的手指摸过谭宗明的手掌,将他的无名指轻轻抬起。

没有什么装饰的素圈,轻轻地被推到他的无名指上。两人抬头,相视一笑,也不知是谁往前靠了一点,四片唇便密不可分地贴到了一起。

场外,“CUT”的声音高声响起,明楼却还紧紧搂着明诚,凶猛地亲着。直到明诚“扑哧扑哧”喘着气,挣扎地往外推。明楼依依不舍的放开他,一睁眼便见他脸已经憋得通红,嘴唇也泛出异样的紫色,这才惊慌失措地叫助理拿来氧气瓶。

明诚吸了好几口,总算缓过劲儿,捶了下明楼的胸,“刚才是要害死我呢!”

“嘿,你这小子!”明楼揉了揉明诚的头,“自个儿身体不行还怪我。谁让你一上来就高原反应的!”

“你不知道身体好的才会反应?”明诚戳了戳明楼软乎乎的肚子,“你说,你都多久没锻炼了?”

明楼凑近明诚耳边,“不是出发前才在床上锻炼过吗?”

明诚耳朵刷得转红,好在原本便因为缺氧脸颊泛红,这会儿脸上倒看不出来。他瞪着一双毫无威慑力地眼睛,低声嘟囔着“老流氓”便想推开明楼去看摄影机。然而手被明楼拉住,明诚诧异地转头,见明楼一脸无辜。

明诚扭头看了看周围,见剧组人已经早就说好了一般避开十米远,头都不往这边转,低声说,“怎么了?”

明楼嘴角微笑,手指头在明诚掌心划过。传说的生命线上贴上了一个冰凉的金属。明诚整圆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明楼笑而不语,将明诚手心包好,这才转身去寻王天风,高声叫道,“我看看效果。”

明诚心有所悟,摊开手看掌心里静静握着的古朴藏银戒指,指环上一圈仿似四叶草的独特纹路之间,悄悄藏着一个“楼”。

明诚想起自己与明楼路过的藏银小铺。老匠人一辈子守着这个铺子,一守便是60年。这间铺子在坊间颇有名,经老人亲手打出来的戒指,都是世间唯一。传说,情侣得到这样唯一的戒指,便能相守一生。

明诚抬头看向明楼的方向。明楼在看摄像机上的回放,偶尔与王天风怼上几句,如往常一般,似乎这戒指不是他送的。

然而衣兜里的手机传来震动,明诚掏了出来——阿诚,戴上戒指,就当你答应我的求婚了。

似有所感,明楼转过头。

明诚朝明楼勾唇一笑。日光如金粉洒落,在他眼底眉间染上圣洁的一道光。

明诚抬起纤长的好看的手,仿佛是电影里一桢一桢放过去的慢镜头,他将戒指缓慢地庄重地推到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
传说的戒指铺在丽江边,是银戒不是藏银。然而我当年没找到。借鉴一下。
 

评论(12)
热度(9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