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75(现代AU,ABO预警)

三喜临门?

娱乐圈里最近最劲爆的消息,来自于明家小少爷。

明家小少爷刚刚向于曼丽求婚,迫不及待便将这大消息在网上放出去了。

照片里的两只手,十指交握,灯光打得恰恰好。小少爷用简单的一颗心,高高置顶在自己微博顶端。

网上传言,先上车后补票。

此时,当事人之一于曼丽小姐正满脸娇羞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明镜念念叨叨怀孕注意事项。

明家大门被撞开。

于曼丽扭头一瞧,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

明小少爷原本傻呆呆坐在于曼丽身边羞涩摸后脑勺,此时见于曼丽忽然站起来,后知后觉跟着转头去看被推开的门。

门口逆光,来人拎着一只小行李箱,过膝的蓝色风衣衣角被风带起,硬生生带出一股子气势汹汹的味道来。

明台直觉想要逃,此时却也只是如木偶一般站起,怯怯懦懦地喊,“阿,阿诚哥?”

明诚的视线原本是在于曼丽脸上打圈的,这会儿挪到了明台脸上,颇有些冷若冰霜的味道。

“阿诚?你们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阿香,快来,帮阿诚把东西提进来。咦,明楼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明诚此时不便发作,对着明镜难得扭出一嘴笑容,“大哥要先去趟公司,待会儿到。都是些小礼物,不麻烦阿香了。”说着,径自走过来,将箱子放在地上打开。果然便是如他所言,都是些特色藏式小礼物。他从箱子里拿出一包礼品盒,递给阿香,“这是藏红花,对Omega和女士都是非常好的。”他说了一下,又瞟了一眼于曼丽看起来平坦坦的肚子,后者立即便拿双手捂了上去。明诚瞥了一下她的肚子,慢悠悠却像是咬牙切齿一般吐出几个字来,“怀孕的,不能用。”

于曼丽脸刷得变红,期期艾艾地小声叫,“哥,我,我……”

哪知明台此时也不知吃了什么豹子胆,忽然就抬头挺胸,颇有些英勇就义舍我其谁的架势,“阿诚哥,我对曼丽是真心的。我把她标记了。”

客厅里忽然便安静下来了。

滴答,滴答,滴答……

落地钟机械地跳动。

扑哧,扑哧,扑哧……

呼吸声缓急不稳。

明诚的手停在行李箱里,他刚才要取什么来着?

他的右臂慢慢曲起,修长的手指不知何时收紧成拳,手背上血管怒张。

明诚夺得全国业余组散打冠军那年,于曼丽在现场。她曾亲眼所见,她的亲哥哥是如何在场中打败一个个从外表看无论是身高还是肌肉都优于自己的Alpha的。她哥哥那看似削瘦的身材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作为妹妹的自己,是再清楚不过。她毫不怀疑李熏然的玩笑话——若是明诚还学了自由搏击,想必如今还能得个自由搏击的业余组冠军。

她的哥哥,只是Beta,没有张扬舞爪压得人喘不过气的信息素。但他的哥哥,却是个不用信息素也能吓得人说不出话的Beta。

Beta明诚气势全开,慢慢直起腰,一双眼微微眯起。

小时候,于曼丽受到欺负时,明诚也会这样。她记得那一次,她的哥哥以一打五,差点儿被打进医院。

于曼丽心头一跳,拉了一把明台,挡到前面,“哥,不关明台的事!”

“你说什么?”明诚太阳穴直跳。

“哥,我和明台两情相悦。”于曼丽抬头挺胸,不等明诚开口就继续说道,“哥,难道我连选择自己另一半的权利都没有吗?”

“我阻止过你们吗?只是你们,你们还没有结婚……”

“你和明大哥还不是没结婚就住一起了?”于曼丽说道,“你敢说你和明大哥就是发乎情止乎礼!哥,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你跟我比!你知不知道标记代表什么!”

“不就是下半辈子都和明台在一起吗?反正我本来也不打算再选了。”

“你……”明诚只觉太阳穴直跳,然而面前仰首挺胸的亲妹妹,他心里再清楚不过,那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脾气,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明诚“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眼风一转,刀似的劈向明台。

明台福至心灵,立即右手食指中指举起至太阳穴旁,发誓道,“我明台对曼丽一心一意,保证这辈子都会对她好!”

明镜立即接道,“如果明台对不起曼丽,我第一个饶不了他!”又徐徐劝慰,“这件事说到底,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做好,阿诚,你要怪,就怪我吧,别跟这两个小的过不去了。”

明诚一时气恼,忘了明镜还在一旁,此刻倒是有些赧然,“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是,你连我也不信?”明镜露出一副伤怀却又暗含期盼的模样。

明镜久居上位,对着王天风都是气势不减,此刻却露出温柔恳求的神色,怎能叫明诚不动容。明诚缓缓平息胸口翻滚的怒火,“大姐。”

“哎。”明镜急忙应道,“你这一声‘大姐’我就当你是接受这件事了。”

“大姐,我不是不同意曼丽和明台。”明诚说道,“只是这件事……”

“前几天,明台也亲自去北京去跟曼丽的养父母见过了。俩老都非常开心。我想着,将来你和曼丽都是要住在上海的,所以已经叫人去打点,尽快把两位老人接过来。到时候,我们大家都住在一起。”明镜打断明诚的话,握住他的左手,“阿诚啊,你就看在姐姐的份上……”她顿了顿,低头一看,又惊又喜,“阿诚,你这是,这是……”

明台与曼丽顺着明镜的视线看过去。

“阿诚哥,你要做我大嫂……”明台话没说完被曼丽怼了一下胳膊。

于曼丽白他一眼,说道,“明大哥才是我的大嫂!”转头又去质问明诚,“哥,你自己都娶明大哥了,现在还来管我!”

“我这……”明诚头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百口莫辩,心里头不由把明楼从头到脚骂了一遍,全然忘了自己带戒指时候的干脆利索。

明镜惊喜地握住明诚双手,“太好,太好了。这简直是三喜临门哪!阿诚哪,你们干脆和明台曼丽一起办,结了婚就住在家里头。到时候,你天天看着明台,还怕他欺负曼丽?”

“大姐,我怎么可能欺负曼丽!”明台赶忙说道。

“是是是。“明镜笑道,”阿香啊,今晚炖只鸡,啊,别炖了,咱们出去吃。你去给漫香园打个电话定位置啊,就要那个顶层的江景厅。啊,再给天风和明楼打电话,让他们直接过去漫香园……”

“大姐,我还是回去……”明诚颇是尴尬。

“回什么去?你行李呢?”

明镜一瞪眼,明诚哪里敢说不,答道,“还在外头。”

“明台,赶紧去给你阿诚哥拎进来。”明镜猛超明台打眼色。

“好。”明台忙小快步跑出去。

“大姐,不用,我还是回家……”

“什么回家?这里就是你家!”明镜高声打断,“要我说呢,你就把那套房子退了。听明楼说是个老小区,还要爬楼……”

“大姐,那个房子还没到期。”

“没到期怎么了?没到期就放着!总归不是自己的房子。你呀,就应该搬回来住。我可得好好说说明楼,他怎么就放你住外头呢!瞧你这瘦的,哎哟,姐姐心疼!我听天风说,你们这戏快完了?”明镜见曼丽在打哈欠,分心道,“曼丽呀,你要是困,就先去休息。”

明诚看曼丽往二楼去的背影,下意识皱了皱眉,嘴上答道,“基本上没了,就看哪些还要补。”

“那就好呀。”明镜说道,“曼丽的事呢,我也不瞒你,我想等孩子三个月……哎,阿诚,你这什么表情,这孩子也是你外甥。好了好了,这事就看在姐姐身上别追究了,小年轻的事儿咱们也管不了呀。”

“大姐……”

“哎,你先听我说。我呢,打算等过了这三个月就让曼丽和明台办婚礼。正好你和明楼也定下来,那就一起办了。”

“大姐,我和大哥还不急。”

“怎么不急,你都带婚戒了。”明镜柳眉一竖,“阿诚,难道你要对我家明楼始乱终弃?”

明诚哭笑不得,只得安抚道,“大姐,你这哪儿跟哪儿!我是说,虽然戏拍完了,后面还有配音。而且《面具》也要播了,到时候得宣传。最近,梁仲春还帮我接了……”

“停停停停。这工作上怎么安排,我管不了,但是结婚的事,必须听我的。不管对方是谁,你让梁仲春说,档期给我空出来!”

“大姐,这件事……”明诚为难道,“还是先跟大哥商量下。”

明镜眼珠子转了转,“也好,我就跟明楼说。哎,我的手机呢?阿香啊,我的手机呢!”  

――――――――――――――――
明家人速度都一样的快!
妹控诚上线。
昨天ONLY好欢乐,遥远北方看着也是美好的。祝福大家!

评论(19)
热度(11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