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另一位明先生-77(现代AU,ABO预警)

酒店门背后

明楼回来的时候,明诚坐在沙发上看照片。

“吃饭了吗?”明楼换了鞋子解领带,一边进卧室换家居服,一边问道。

沙发上的人传来几不可闻的“嗯”的一声。

明楼回身看他。客厅灯光暖黄,泻下来却意外地带上点冷意。明诚坐在这冷淡灯光里,隔山罩雾一般。明楼莫名心慌。走过去坐下来,如往常般搂过明诚的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随后大脑袋凑过去,“看什么呢?”

明诚倒也不掩饰,大大方方任他将照片拿起来。

照片上是梁仲春,摄像头的角度有点儿偏,模糊的截图里的另一个人的侧脸被沙发背挡住了。

明楼的手臂肌肉发紧,脸上却没什么变化,声音微沉,“什么照片?南田给的?”

明诚侧过脸看明楼,后者如罩冰山,仿似随意地翻着摊在桌上的照片,气哼哼道,“她给你这些照片是什么意思?啊?想要挑拨什么?”

“我有说这些照片是南田给的了?”

明楼手上一停,随后将照片往茶几上一扔,靠上沙发背,翘起二郎腿,“你不是下午去见她了?”

虽然颇有牵强,倒也算说得过去。

明诚索性也不隐瞒,盯住明楼说道,“确是南田给的。大哥怎么一来就质疑南田,而不是好奇老梁去见了谁?”

明楼心头一跳,面上却还是平稳的,冷笑道,“梁仲春能去见谁?难不成还是76号的人?值得南田大惊小怪把这些照片给你?啊?让你去做恶人?”

“便是做恶人,也是做老梁的恶人。”明诚将照片拢起,放进信封,抬眼瞟一眼明楼,“大哥这么紧张做什么?”

明诚眨着眼,清亮的眸子此刻便是两簇探照灯光,足够照进明楼心底所有角落。

明楼几乎是立刻接口,“我有什么可紧张的。阿诚,南田不怀好意。她的话,你一个字都别信!现在76号马上就要被收购了,她只是最后在挣扎……”

“大哥,你在怕什么?”明诚盯住明楼的双眸。

“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明楼又想去搂明诚的腰,却被后者攥住手腕。

明诚的力气实在太大,明楼挣不开,只得眼睁睁看他站起来,在另一个单人沙发里坐好。明楼想要追过去,却被明诚抬手一挡,跌进一旁的双人沙发里。

“大哥,我有些事想同你谈。”明诚坐得端正,背脊笔直,一副审讯般的严肃神情。

“阿诚,你听我……”

“76号背后是特高。”明诚说道。

明楼想不到他一开口便是这句,不由也坐直了身子。

“大哥,76号此次股票大跌,很可能是个幌子。特高才是76号背后真正的金主。76号年年亏空也不是什么秘事。之前上市虽说也融了一笔,但前段日子与汉城合拍的电视剧都无法上映。去年的电影收益也不太好,如今苏珊又出走,已是尾大不掉。我担心,76号内部,人已走空,只留了个壳引明氏上钩。”明诚望向明楼,严肃道,“收购76号的案子,还需要再谨慎些。”

明楼敛眉,“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特高有日本注资,背后高层有个叫藤田芳政的,原本是日本特高盛株式社的一把手。”

“我也听过特高盛株式社,似乎有些黑道背景。”

“不管怎么样,现在是在中国的地盘,就算它牵连着日本黑道,也翻不出什么浪来。”明楼眼眸深深,面色沉冷,坐在这方寸大小的沙发里,却如坐在山巅鸟瞰天下。

他到底不是病猫,只是在自己面前伪装成了病猫。明诚忽然想到,心中却不知是感动还是叹息。

两人就特高课问题又讨论了一会儿。明楼才又问他,“今天那个南田跟你提了什么?你怎么发现76号的背后是特高?”

明诚便略过照片部分,将南田白日里所言一五一十地复述过来。

明楼紧张兮兮地握住明诚的手,做出一副可怜模样,“阿诚,你会留在我身边的吧。”

见识过刚才那一瞬间的霸道气势,明诚见着明楼此时形容,只觉心里发笑。他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坐直身子,“这点你放心。我同南田是不会再有瓜葛的。”

明楼舒了口气,又觉得这句话有些别扭,联想到桌上的照片,心里愈发打鼓。

却听明诚道,“说完特高课,咱们再来说下照片吧。”

明楼心里咯噔一下,手指不由曲了曲,面上仍维持镇定。

“大哥,照片上的人,你认识吗?”

明楼摇了摇头。他确实是演戏大家,一皱眉一眯眼都是毫无破绽,但,那也是在他人眼中。

明诚心中发冷,面上并不戳穿,“大哥不认识,我却是认识的。”明诚顿了顿,看了明楼一眼,后者紧抿唇角并不搭话。明诚倒也没打算等他说话,继续说道,“他叫何不为。当时我去酒店找苏珊的那篇报道,就是何不为写的。何不为这个人专拍明星隐私,高价卖钱。不过他拍的一般都是一线,也只有一线,付的起他的价。这个人还有个特点,最喜欢跟进酒店拍,所谓实锤。”

“阿诚,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梁仲春做的?还是……”明楼眉心簇起,脸色也阴郁了下来,“你怀疑是我授意梁仲春做的?”

“大哥,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是什么都没说。”明楼冷哼一声,“但你心里就是这么想了!”明楼忽然一拍茶几,高声道,“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你怀疑这件事是我在操纵?当初为了这件事花出去多少财力物力,你以为我明氏闲得慌……”

“这件事犹有疑虑,我只是做一些阐述罢了。大哥,您如此反应,倒是有失往日的冷静了。”他抬起眼,灯光打在他漆黑的瞳仁里,如同水银珠子。

明楼确实想先发制人,此时骑虎难下,一时不知如何接话。他平了平气息,伸手拉过明诚的手握在手心,“阿诚,我刚才是有些心急了。你若是有所怀疑,咱们现在大可叫梁仲春来对峙。”明楼叹了口气,“其实,我虽掌管明氏。影视这圈业务到底只是占了一小部分。我也听说,近来风气相当不好。梁仲春他为人活络,人脉也广,有些时候难免会行走在灰色地段处理一些琐碎。你也说,这个何不为是专拍明星八卦的。说不定便是咱们公司里哪个人的私生活被拍。梁仲春这才出面解决。你也知道,梁仲春除了负责你的对外合约,也总管整个艺人部。那些艺人有什么问题,他总归都是要出面的。只不过呢……”明楼看了一眼明诚,为难道,“梁仲春工作向来尽心,这样怀疑他,只会让他心寒呀。”

“梁仲春的事情,我也不想细究,”明诚冷着一张脸道,“我一直都很疑惑:我既不是一线,也没有钱,根本不值这位何先生大费周章地上网爆我的料。”

明楼好不容易将话题转了出去,不想又被明诚转回来,便知今日是很难通关了,只得说道,“虽然爆的是你的料,但实际上也是苏珊的。”

“若是苏珊,他就应该多拍些苏珊,或者像以往将隐形摄像头埋到苏珊的房门口,真正拍到我进苏珊的房间。酒店里住了那么多号人,他拍到我进出酒店大门就敢咬死口说我去见的是苏珊。”明诚笑了一下,“这样的‘实锤’实在非这位何先生往日风格。”

“或许是76号已经买断……”

“若是买断,那就连爆都不必爆。”明诚笑了笑,“当时想不通,如今却是想通了。”

“阿诚,你不要胡思乱想。”

“南田今日有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明诚抬眼看明楼,“这件事到底是谁获了益!”

“阿诚!”明楼再也坐不住了,“你什么意思?外人两三句话你就要怀疑我?”

明诚缓缓站起来,与他平视,漆黑的眼眸,彼此的身影清晰又模糊。明诚缓缓开口,声音低沉却平静,“我也不想怀疑你,但是现在,你能告诉我实话吗?”

明楼深深吸了口气,沉痛地回望明诚,“阿诚,这两年多来,我对你如何,你心里是最清楚。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久,现在被人挑起来,分明就是要挑拨你我的关系。我往日也不愿意把公司里的事带到家里头让你操心。你现在拍完戏是可以在家好好休息,我呢,我还得去公司上班,还得开会。我今天开了一天的会,好容易赶回来想跟你好好说说话,但是你呢。我笑脸对你,你却冷脸看我,还为了外人两三句的话就怀疑我。阿诚,我实在是太失望了。在现在明氏正打算收购76号,你不说站在我身边,却因为过去那么久的事情在这儿跟我纠缠。阿诚,以后要跟你过日子的不是南田,也不是苏珊,是我,你为了那么久远的事情非要折腾个真相出来,有意义吗?知道所谓真相了,你就开心了?你明明知道这是南田打击我的手段,却还跳了她给你设的坑。你揪着这旧事不忘到底是想要个答案,还是想为你的旧情人打抱不平!”

“你觉得我是在为苏珊打抱不平?”

“阿诚,我也是人也有情绪,会吃醋会伤心。你现在拖着婚不结,却反复提苏珊的这件事,你让我怎么想?你现在是不是还在想,若不是我从中作梗,你现在就还能在苏珊在一起了?”

“明楼,你不要扯开话题,这件事和苏珊一点关系都没有!”明诚面色铁青。

“如果不是牵扯到苏珊,你会这样纠缠不休?”明楼气得声音都打颤。

“我只是要个真相!”

“真相是什么?你以为你要个真相,它就一定是真相?就算你得到了真相,你能做什么?你要为这个所谓的真相和我分手吗?”话音才落,明楼便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他心慌地去看明诚。灯光惨黄,笼着明诚全身泛出一层清冷冷的寒气。明诚脸上没什么表情,望过来的眼珠子漆黑如墨,仿佛是深海漩涡,一下子便将世间所有的光都吸尽了。

明楼下意识便想去拉明诚。后者却往后退了一步,手指擦手指,只差一厘米,他便能握住明诚的手。

“阿诚,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我开了一天的会,脑子不大清醒。你不要把这话……”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明诚面无表情地打断他,“我确实不够体谅你。一直以来也都是你付出更多。在你忙的时候,却只顾要闹你……”明诚自嘲地笑了一下,“这样说来,我似乎也不太合格当你的伴侣。”

明楼这会儿是彻底慌了,“阿诚,你这是什么意思,要分手吗?”

明诚深吸一口气,“今天我们都太不冷静了。明楼我不想和你吵架。”

“阿诚,那我们就不要吵,不要为了这件小事……”

“我有些累,今天就这样吧。如果你不想回去,就去客房将就一下。”明诚转过身。

明楼一惊,去拉他的手,“阿诚,你这是赶我走?阿诚,到现在为止,你我还是未婚夫夫。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同你分手!”

这一回,明诚并没有将手抽回来。明楼见状,顺势将他一拉,圈进怀里,“阿诚,是我不对,我不该提这两个字。就当我们什么都没说。”他尝试去亲怀中人的耳朵,就像往常一样,他用尽了全部技巧去抚慰去舔舐,怀中人却仿佛木偶一般,动也不动,明楼心里发颤,声音再也掩饰不了,“阿诚,就因为外人的几句话,你便要同我分手吗?阿诚,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有想过大姐吗?想过曼丽和明台吗?”

怀中人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你不用扯上别人。何况,我也并没有要同你分手的意思……我确实说过,只要听到分手这两个字,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但是明楼,不是只有你不舍得分手,我也不想分手……”

“我们不分手,阿诚,我们这辈子都不分手。”明楼面上仍是一副心慌意乱,心里头却松了一口气。他扳过明诚的脑袋,对准他的唇便要亲下去。

怀中人却偏过脸,任明楼滚烫的唇擦过嘴角。他轻而易举便挣脱开明楼的禁锢,转过身,背脊挺得笔直,倔强得叫人不知如何去拥抱。他低低开口,声音略带上沙哑,“但是……我想,咱们还是分开一阵子,各自冷静一下。”

 ——————————————————————————

如大家所见,发刀子,然而我觉得也就是个没开刃的刀子吧。

刀子发完就可以结局了,套路一把,把之前的伏笔用上。

小丸子,我为你默哀三秒钟。

很难得有存稿可以日更,然而明天就没了。

评论(28)
热度(146)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