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多CP】明月照诚楼(武侠AU)-1

下午与某人聊武侠,扔过去几年前写的武侠短篇,竟然勾起我的武侠魂。从电脑里挖出一片尸体,改吧改吧。后续全部都改,CP如你所见。写到哪对贴哪对。

某人,请自己站出来领锅。

主更依然明先生,不定时更新这篇。

序幕 

街道很静,连条狗都没有。陈亮翘着二郎腿坐在大堂里在不耐烦地摇扇子,扇柄上的羊脂玉坠亦随之摇晃。陈亮身边,各自落座数十名江湖汉子,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他们在等明楼,日月阁的少阁主,天下第一快剑。

刚下过一场雨,天气闷热,屋檐上落下来一滴水,就像半年前季云堡屋檐上落下的那滴水。半年前,季云堡的屋檐还能滴水;如今的季云堡只剩一片废墟。那场火,烧了三天三夜,据说连最后一只猫都未能幸免!

惨绝人寰!

作出这等惨绝人寰之事的,竟然是季老爷子的幺子季白!

季白也算是少年英雄。江湖中至今还流传着明楼与季白的那场大战,据说在黄山顶上打了一天一夜。然而没有人知道那场大战的结局,当事人也三缄其口。其后,明楼便以一柄日月剑名震江湖,而季白则以流云刀闻名于世。

至于季白如何弑父杀兄又烧了自家府邸三日三夜,江湖上众说纷纭。最靠谱的当是时称万事通的童万世所言。据他说,季白因一名唤赵小鲁的妖艳女子所惑,因季家不容赵小鲁,继而大开杀戒。

季白与赵小鲁在一块儿,是有许多人见过的,形容亲密,却又似乎透着古怪。

季云堡出事,经万事通口述,又由多人添油加醋,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为此,“千里追踪”罗大一连追季白三个月都没追上。如今连连罗大一也失踪了。

七十六寨二当家陈亮以惩恶为盟广发英雄帖,目的便是号召江湖同道一同讨伐季白。季白之前,也曾有人被武林各门派围攻过——漠北黄家的叛徒黄志雄――各大门派甚至追上了天山顶……

门口屋檐上又滴下一滴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骤的马蹄声。汉子们纷纷冲至门口,陈亮却一副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慢慢合起扇子。

“不是明少阁主!”有人失望,陈亮却放下心来。

“是,是罗大一!”罗大一的意外出现,更叫人吃惊。

马奔到门前,仰天长嘶一声后扑倒,马背上的主人重重摔了下来。

众人小心凑上前唤道,“罗大一?”

“他死了。看来明楼没到,季白先来了。”陈亮说道。

众人忙将那人翻过来,见其死状惨不忍睹,胸前竟是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血色干涸,一小段肋骨戳了出来,将黄的皮红的肉统统顶了出来。

“心,他的心没了!”有人惊叫。

众人面有戚戚然。陈亮冷声道,“看来咱们也不用等明楼了。今日季白既然敢送罗兄弟的尸体回来,分明是不将咱们放在眼里!当务之急是立刻选出德高望重之人当这惩恶盟盟主!”

都是跑江湖的,哪里听不出陈亮言下之意。然而陈亮背靠梁仲春这座大山,却是叫人动也动不得。

陈亮环顾四周,故作深沉道,“在场众位,还有谁比得上我大哥七十六寨梁寨主的。举贤不避亲,我大哥……”

话音未落,便听“咕噜噜”的车轴声从远及近,转角有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赶车的汉子甩下最后一鞭,发颤地往车厢内看去,一副想掀帘又不敢的模样。风吹帘动,隐约见着里面一个带着斗笠、握着长剑的青色影子。

“你可以走了。”车内人嗓音低沉,车夫听完连滚带爬地往来时路奔去。

陈亮心下讶异,抱拳问道,“阁下是……”

车中冷哼,却没有说话。

“老子掀了你的帘,看你还怎么装神弄鬼!”一名壮汉捋起袖子就要往车上跳。

“你们在等明楼?”

“你是……明少阁主!”

车中人又哼一声,车帘忽然扬起,一条青影如谪仙掠过众人头顶。剑芒一闪,不过眨眼工夫,那人又回到车内。车帘垂落,车中人稳坐如泰山,仿佛适才那惊鸿一瞥是一场梦境。

“陈亮,你这个玉坠子该有三千两吧。”车中人轻笑。

众人如梦初醒,见陈亮原本挂在扇子上的玉坠果然只剩下半截红穗。“是明少阁主,是明少阁主!”众人竞相呼喊,恍若朝拜,唯有陈亮黑着一张脸。

“明少阁主,请为罗大一做主!季白杀了他!”

“不是你亲眼所见,如何肯定?”

那人被他问住,思量片刻后又怒声答道,“他去查季白的下落,不是那厮又是谁?”

“这么说,他若来找我的下落,死了便要算在我的头上?”

“我,我不是那意思!明少阁主怎会杀人!”

“对,明少阁主绝不会杀人!”众人纷纷点头。

车里的人轻轻笑了,“想不到明楼这个名号倒是不错。”

听闻此言,众人一阵茫然。却见陈亮忽地跃起,怒喝一声,“你不是明楼!”

说话迟那时快,陈亮展开扇子,暗合的扇面忽的划出一片极细极密的针。车帘大开大合,忽然一卷,将绵密针网裹住往后一扯。

一只手伸了出来。

没有人能形容这样一只手,仿佛是世上最上等的羊脂玉,由最好的雕工,雕刻出这样一只最美的手。

这只存画中的手忽然一动。

没有人能看清手的动作。

只听陈亮“嗷”地一声惨叫,众人眼前一花,便见陈亮右手后背,左膝着地,被人用脚踩在了背上。

“你,你到底是谁?”陈亮虽被人挟住,却仗着己方人多,有恃无恐地叫。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车中青年终于露出身形。只见他微微弓腰,露出细窄的一把腰,臀型甚是好看,支着修长的一条腿弯起,大咧咧架在陈亮背上,拿脚尖戳陈亮背后命门穴。

“有本事摘了你的斗笠。”

“你叫我摘我就摘,岂不是太没面子。”青年倨傲抬头,露出斗笠下尖翘的下巴颏。

明楼虽为明月阁少阁主,近年来却是常在江湖行走,不少人都见过。这青年身形削瘦,哪里能是肩宽腰圆的明楼。众人这才醒过神来,亮兵器合围而上,“贼人,假扮明少阁主有什么目的!”

“我何时说我是明楼了?”青年笑声舒爽,似乎毫不在意此时情势。

“休得狡辩,你分明有心隐瞒,否则刚才为何不否认!”

“我见你们如此崇拜明楼,就满足满足你们的愿望。你们不给我辛苦钱,却还要怨我。”青年摇头道,“实在是好人难做呀!”

“妖言惑众!”陈亮虽被押着,仗着人多势众,大声喝道,“还不快快放我,待我大哥来了……”

“你说梁仲春?”青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嘴角勾了勾,“他还欠我五千银子。”

陈亮面色由白转赤又转青,“胡,胡说,我大哥堂堂七十六寨主,怎会欠你这个……”

“本来是没有,不过嘛……季老头子的画是不是在梁仲春的手里。”

“什,什么画?”陈亮大惊失色,转着眼珠子去瞧长中人反应,却见已有不少人放下武器窃窃私语起来,一时也是心慌意乱。

“你是不知道,姓梁的可清楚得很。”青年声音愈发冷了,“回去给姓梁的说一声,不要以为季云堡烧了,他抢的那些画就没有人知道了。季老头子去年寿辰上,那些画那都是在江湖上露过面的,找个人去承德荣家画行问一下,便晓得现在挂在那里的那些画都是谁卖给他的!”

陈亮冷汗淋漓,“就,就算是画在那头了,又,又关你什么事?难不成那画现在是你的了?”

“当然是我的。”青年冷笑,“那是季云堡欠我的镖银。你们七十六寨想做这惩恶盟盟主,我管不着。”青年说着,忽然往前推了陈亮一把,只把他推得个狗吃屎,“你的玉佩我收了。回去告诉梁仲春,但你们从季云堡拿了多少,就给我吐出来多少!否则……”只听“咔嚓”一声,陈亮“嗷”又一声叫,青年凑近陈亮耳边,阴冷说道,“他的另一条腿也如你手骨这般。”青年说完,足不点地,身子已坐上了马车上,“告诉梁仲春,东西拿回来,就送到黄花道十里亭。”说完,一甩马鞭。马车一路绝尘而去。

黄花道,十里亭。

众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那青年便是江湖上人称青瓷的明诚。

明诚是近来最出名的独行镖师。他保的镖,无论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还是一文不值的废品,从来是准时准点地送到。还没有谁,能从明诚手里讨到便宜。

 

季云堡如今成了一片坟地。明诚站在坟前,解下后背上的包袱。包袱里是一幅画,万马栩栩如生地奔腾在苍白的纸面。

“季老头子,这是你儿子给你的寿礼。今日是你寿辰,我就替他给你了。”明诚眼也不眨地点燃了手中价值千金的名画,仿佛点燃的不过是一张废纸。

“听说你大闹惩恶会盟就是为了拿镖银。你若卖了这画,恐怕远比你那些镖银。”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我是不太想烧!不过开门做生意总要讲个信用,拿得太多,那就是砸自己的招牌。”明诚掸掉落在手上的烟灰,转身望向来人,“庄恕,你倒是来得准时。”

庄恕并不答话,在季堡主坟前跪下,三叩首毕恭毕敬。

“你这是替季白拜?”明诚歪着脑袋观察他,“你把季白藏哪儿了?”

庄恕冷眼看他。

明诚连忙摆手,“欸,我对他没兴趣。我就是奇怪,”凑过去,玩味地上下打量他,“你跟那个季白到底什么关系?肯从你那个狗窝里爬出来替他出头?”

庄恕冷笑,“我家是狗窝,你那窝是什么?”

明诚轻轻一笑,找了棵树靠着,双手环肩看他,“自然是比你的狗窝整齐干净。”明诚抬眼,日光斜穿过枝叶筛了点点金光覆在他的眼底,如缀了星光,“我也没别的意思。季白与我也算是有过主顾关系。他那个人……”明诚似在回忆,摇了摇头,“看似冷情,实则重义,实在不像个会弑父杀兄的人。”

“貔貅不是向来只识金银,怎关心起旁人来?”

“他的死活自然不关我事。”明诚转过头,头顶树影斑驳,将他清亮的眸子遮掩,叫他脸色深沉起来,“只要有银子赚,就算明楼杀人了,也跟我没关系。”

“明楼真的杀人了。”

“什么?”明诚吃了一惊。

“就在昨晚。”

“昨晚……”明诚凝眉沉思,“昨晚不是明楼与汪曼春的大婚之礼?”

“你倒是知道的多。”

“身在江湖,岂有不知江湖事。怎么,喜事变丧事了。”

庄恕投过去一抹“你猜的对”的表情。

明诚愣了一下,转头望满目孤坟,幽幽自语道,“难道,明月阁也与季云堡一般……”

“被一把火烧没了。”庄恕接道。

评论(47)
热度(97)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