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79(大结局.下)

终于,终于,终于,完坑了!
看完后求轻拍!
一定会有番外!

――――――――――

曼丽在凌晨5点的时候终于产下龙凤胎。那个时候,明诚正和季白正在中缅交界的山区。
这个山区终年被植,人烟鲜至,手机信号更是从满格消为0。他们已经到这里三日了,也与外界失联了三日。
明诚刚拍完夜戏,季白便兢兢业业演一个助理,将毛巾递上去,又捧了一杯热水过来。
南田正在跟导演商量什么,明诚眼瞅着没人关注,低声问季白,“屋子里的窃听器都找到位置了?”
季白眼珠子滴溜溜转,高声说了一句,“阿诚哥,你要吃包子还是馒头。”接着又低声回,“差不多吧,不过不能保证全。还是小心点儿。”
“包子吧。这里的馒头太硬,我宁可饿着也不想吃一口。”明诚装模做样地回,低声又道,“GPS呢?恢复没?”
“行。”季白高声回答,又低声耳语,“还是没信号。不过我给他们留记号了。这样都找不到,那真是脑袋被门挤了?”
明诚白他,一副“我看你脑袋就像被门挤过”的表情。
季白瞪他,一副“你敢想我就削了你”。
最后,还是明诚先笑出声,推了一把,“还要豆浆。”

季白也是吃货,此时与明诚一人一个包子坐在角落。道具组正在搬道具,各种枪支,还有一箱一箱面粉。
他们要的东西,就在这里。季白不错眼珠子地盯着那一箱一箱面粉道具。
眼见着南田往这边走来,明诚小幅度戳了戳季白的腰,嘴上说道,“明天晚上要拍交易毒品的戏。你今天陪我对对戏。”
季白心知肚明地收回视线,“是,阿诚哥。”
话音才落,南田便在两人身前站定,将一罐可乐递上来,“我记得你喜欢喝这个。”
明诚不接话,季白忙接过来,自动自觉撤离。
南田对季白此举颇为满意,“阿诚,你这个助理倒是不错,长得也不错。“
明诚似笑非笑,“怎么,南总看上他了?那可真是小三的荣幸了。”
季白化名季小三,明诚新聘的助理。
“阿诚,你应该明白,我看上的人,从来都是你。”南田微勾着嘴角,她无疑是一个非常耀眼的女性Alpha,气势十足,长得也英气,此时这般笑来,真真是漂亮极了。
阿诚却不为所动,拿起案几上的剧本“哗啦啦”翻得飞快。
南田不以为意,“我曾经以为你只对Omega有意,没想到……”她转头往季白看过。季白虽生的黑,腰腿形状却是极好,手臂肌肉也是恰到好处地崩得紧,“季小三确实比那个明楼更有些Alpha的模样。”头往前凑,嘴唇似有似无地擦过明诚的耳垂,温热感让明诚忍不住歪了一下脖子。南田对他的反应极是得意,轻声说道,“你也应该再看看其他人,或许,有比他二人更好的选择。”
明诚转过头来,直直对上南田的眼。鼻尖对着鼻尖,此时,不过1厘米。
“南总是说自己?”明诚挑了一下眉。
南田唇角一勾。
明诚笑了起来,笑意染上眼底眉梢,刹那间犹如烟花升起。他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头,嘴角带着勾人的半弯笑容,“下午还要拍戏,我就不陪南总了。”
刹那间,南田只觉心跳如擂鼓,将血液从左心室打了出来,以汹涌之势奔向全身。毛细血管充血后最大的问题,就是面部变红。南田随手拿了放在桌子上的豆浆往喉咙里倒,后知后觉发现是阿诚喝过的豆浆,一时间,胸口也红了起来。

门外闹哄哄的,阿诚与季白躲在房间里一边念着台词,一边在纸上写字。
“东西找到了吗?”
“在那些箱子里,大概也就是南田能知道了。”
“明天就拍交易了。对方那边的演员我看过名单,没听说过。”
“之前我发回名字给总部,确实是个缅方演员,不过总部已经联系缅方调查那人的背景了。现在需要知道的是,那个人随行的工作人员。”
“我听南田说,那人今晚才到,不到明天,大概是不知道了。”
“你的人呢?今晚能到吗?”
“今晚你拍戏的时候我再去看看。”季白刚写完,忽然站起。
明诚抬头看他,见他面色不对,“怎么了?”明诚又写到。
季白摇了摇头,一脸肃穆地开门走出过,不过一会儿又转了回来。
明诚看他。
他压低了声音,“是南田的信息素。他们好像从当地找了个Omega。”
明诚皱了皱眉,一副厌恶的表情。
季白笑了一下,在纸上写到,“其实也不是所有Alpha发了情都会去找Omega。”
明诚想到他的伴侣实实在在是一个Alpha,不由歪着脑袋写道,“你们怎么解决?”
“抑制剂。”季白简单利落。
明诚想象了一下两人发情时对坐打抑制剂的模样,不由地笑出声来。
季白继续写,“明楼大概从来没让你看过他发情的模样吧。”见明诚一脸若有所思,“他是真的很爱你呀。”
明诚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才又写,“如果你发现庄医生有事瞒你,你会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必要戳穿呢?如果你经历过生死,就会知道,对比还在身边的人来说,什么都不重要。”
明诚抬起头看,正巧看见季白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默默地把写满字的纸拿起来,用橡皮一个字一个字擦干净,然后撕碎,扔进马桶,冲走。

当夜十二点,有一行神秘人进入拍摄区。
季白躲在树后头,拍了一张模糊的照片。
一小时后,GPS恢复信号。
两小时后,另一组人马摸进剧组。
早晨6点,明诚拍夜戏回来,季白扔给明诚一件防弹衣。
明诚歪头看他,季白点了下头。
明诚露出笑意。两人快速握手,又分开。
最后十几个小时,时间仿似被拉长。明诚平躺床上,看窗外被树叶遮挡的日光从东边延伸至西边。
他想起与明楼的初遇,或者更早的时候。他想起明楼的吻,自然便会想起明楼的唇,紧接着便是明楼的眉眼。他想起明楼粗粝的手指摸在自己身上的触感,也会想自己一寸一寸抚摸过明楼的全身。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男人身体的男人,但是对于明楼,无论是最初那意外的一吻,还是后来明楼刻意的靠近,他从来都没有抗拒。他甚至会想象明楼老去的模样,白发苍苍,满脸褶子,可能还会腆着小肚子,不由笑出了声,又想到房间里的窃听器,快速捂住了嘴。
耳畔是窗外的风声,也有鸟雀的啼鸣,远处似乎还有野兽的嘶吼。在这离内陆相当远的边陲,他耳畔忽然传来明楼的声音。
——阿诚……
明楼喜欢用气声,尤其是在二人独处,每一次发声仿佛都是种挑逗。
明诚最受不得这种挑逗,以至于在最后时刻,在明楼祈求一般的话里头——阿诚,我们和好,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他差点就要点头答应。
空气里弥漫着热带雨林潮湿的味道,像是在胸口沉淀出浓郁的困顿的水汽,像他不止一次在夜里回忆中的明楼的味道。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明楼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道,所以他曾经偷偷买回来一箱子龙骨麝香膏。他想起曼丽说的,明楼对明台发怒时就是这么个龙骨麝香膏的味道。
明诚忍不住从床头小柜子里翻出一贴龙骨麝香膏,盖住自己的脸,深深吸一口气。
鼻尖充斥着麝香的浓郁的味道,裹着嗅觉细胞,仿佛要印到明诚的心里去。
“明楼。”明诚轻声唤道。

是夜,拍摄开始。
热带雨林,蚊虫甚多,无论是南田,还是季白,都是严正以待。
灯光打起来,明晃晃照着明诚的脸。明诚手里头提着的是,是一箱沉甸甸的粉。刚开始拍摄的时候,由道具组交给他。明诚抬头看了一眼,并不是眼熟的那个人。
他下意识去看季白,后者朝他点了一下头。
明诚霎时便胸有成竹了。
此时,明诚提着这一箱东西往前走过去。
“阿诚。”身后忽然传来南田的声音。
明诚愣了一下,转过头,露出笑意,又是勾人的那一抹笑,“南总,怎么?”
南田走过来,深深看一眼明诚,忽然笑了出来,“阿诚,你总是,让我充满惊喜。”
明诚歪了一下头,“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南田说道,明诚忽然感觉腰间戳过来一个硬东西,下意识想低头。“别动。”南田说,忽然笑道,“阿诚,有个地方我一直想带你去。”又对想要赶过来的季白笑了笑,“小三,剧本还有些细节要敲定。”
季白的角度是看不到此刻戳在明诚腰上的枪管的。然此刻变故,以他多年刑警经验,深觉不妙,他立即接道,“阿诚哥,我陪你去。”
“不用了。”明诚此刻的声音还算镇定,“小三,我肚子有点儿饿,你去给我拿个馒头。”
季白愣了一下,随即答道,“好。”

越野车颠簸在树林中,车前灯将前路撞出影影绰绰的暗影。
车内坐着三个人,开车的是一个黑衣男人,坐车的南田和明诚。
南田和明诚坐在后头,月亮高悬,光华却被头顶浓密的树影打断,间或落下来的一丝半缕的光好不容易才能叫人看清明诚太阳穴旁顶着的枪管。
枪握在南田手里。南田的手很稳,虎口处契合的枪茧提示她的手与这只枪应该相当熟悉。
明诚凑过去,“嘿,朋友,有烟吗?”
车前座司机并不回答。太阳穴旁的枪管忽然贴近,“明诚,别耍花样。”
明诚慢慢转头,任凭冰冷的枪管便随着额头的自动一路指到眉心。漆黑夜里,明诚的一双眼如同两簇星火,亮得人心里发颤。
明诚嘴角一勾,是最勾人的那种坏坏的笑,当年南田在一部戏中惊鸿一瞥,再难忘怀。明诚似是不知南田此时失神,吃力地抬了抬被绑在胸前的双手,慢悠悠说道,“我如今这副模样,南总担心我会耍什么花样?”他转回头,身子向后一倒,将自己靠进后座椅背,翘起二郎腿,“南总,我现在可是在你的手里,就算你不相信手里的枪,也得信你自己吧。”
南田哼了一声,“你知道最好。”
明诚看似不经意,视线所及确实司机印在车头后视镜上的模糊模样,所幸,这样赤裸裸的观察被黑暗掩盖,并未叫南田查探。
这男人虽然长着一张亚洲人的脸,但很显然,他听不懂中国话。然而明诚觉得自己见过这张脸。难道是国外拍外景?还是国外电影节?不,如果是一张明星脸,他理应认识,如果仅仅擦身而过,也不应该如此印象深刻。
明诚想到了季白。临行前,季白跟他说过什么?

“明先生,此次行动,是为了一举捣毁潜藏在边境的贩毒团体。我们不仅要找到特高课贩毒的证据,更是要捉拿南田归案。另外,我们也要协助缅方找到潜伏在他们国家的地下贩毒集团。这次行动极其危险,我会扮演你的助理。你只需好好演你的戏,配合我行动。真正行动开始前,我会送你去安全的地方。你还有最后24小时考虑。”
“我知道,既然我答应你们,自然就会配合你们的行动。”
“另外,此次行动属于机密,在一段时间内不能解密。案件结束后,很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会被人误解。对你的事业乃至生活都可能造成影响。”
“不相信我的,始终不会相信我。信任我的,一定会理解我。”
“好。最后一点,缅方会派出珀将军协助我们。”

福至心灵,明诚眼眸亮了一下。
珀将军的照片他见过,瘦长脸,高眉骨,鼻梁很挺。前座上的司机若是将络腮胡剃干净……
明诚眯了眯眼,他终于知道,哪里露馅了。得想办法,否则不仅是他,连季白都可能回不去。
也不知开了多久,东方似乎露出一点青灰。星光摇摇欲坠。
明诚闭着眼睛摊在车后座椅背上,嘴微张,脑袋随着颠簸的车子左摇右晃。肩膀上靠过来一个脑袋。南田的呼吸打在颈侧,麻麻痒痒的。明诚放缓自己的呼吸,就像自己是一个真正熟睡的人,放任南田越靠越近。
呼吸逐渐变得悠长,抵在自己腰侧的枪管似乎垂了下去。
明诚知道,他等待的时机快到了。但是,还要再等一等。
车速时快时慢,慢的时候似乎更多了。
这个时候,这辆越野车已经在这片无人烟的森林里开了将近5小时。
5小时前,天空被一块黑幕笼罩着,而此时,日头正挣扎着要从东方跳出来。
东方既白。明诚迎着既白的天色睁开了眼睛。
车前后视镜,映出珀将军的一双睁着的却无神的眼。
明诚小心地动了动手腕。
身旁瞌睡的人无知无觉,车前座开了一整晚车的人也不见反应。
明诚曾经演过一个惯偷,需要手指灵活,还需要能自行挣脱绳索的奇技。为此,他专门拜托李熏然找了一个惯偷学习手法,却不想这次派上用场。
他一边回忆着步骤,一边小心地慢慢地动着手指。窗外越来越亮,已经能听到鸟雀啼鸣。
明诚不知道车将开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身旁的南田忽然动了一下。明诚一惊,停下动作。好在,她也只是动了一下,便将自己更深地埋入明诚的肩窝。
明诚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手上动作。
又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车轮忽然发出刺耳摩擦。后座上的人猛地往前冲。明诚下意识去抓前座。
他刚抓住前座椅背,心里咯噔一下,抬眼看过去,正对上后视镜上鹰隼的一双眼。
身旁传来南田惊醒后震怒的声音,“明诚,你敢耍花……”
最后一个“样”没来得及出口,她甚至来不及举起手枪。
一切都来得太快,在明诚一拳打过去的时候。
“咚”一声,是枪被打落在车底的声音。南田欲趴下去捡,哪知明诚忽然后仰,长腿往前一踢,直接将南田踢到门边。前头的珀将军立即探身翻过椅背,明诚左腿又到,皮鞋跟狠狠踩到珀将军的鼻梁上。
明诚右腿向下一勾,也不知用了什么姿势,将枪从车厢底勾到鞋面又往上一颠。
明诚曾经踢过前锋,颠球姿势很是不错。此时,枪被他颠起以抛物线的弧度往上。三人同时伸手去抢。狭小空间里,交手数招,也不知是谁打了谁的手背,“PIA”一声肉碰肉之后,只见珀将军手指一勾,将将要勾到枪柄。明诚长腿立即又扫了过去。珀将军手腕被强力一撞,手指一松。明诚修长手指往前再勾,快要碰到枪时,身子被后来居上的南田一扑。眼看南田将要抓住手枪。明诚手指改勾为推,手腕用力,只见手枪直直越过敞开的车窗往外飞了过去。三人又急忙各自拉了车门往外冲。
场地空旷,适合打架。
虽然是二打一,明诚好歹是业余散打冠军,此时近身相搏,拳拳到肉,手枪一会儿被踢到这儿,一会儿被踹到那儿,竟是不落下风。
季白骑着越野摩托赶到的时候,正是三个人都精疲力尽的时候。
季白将车停下,弯腰,将落在脚边的手枪捡起来。拆枪下子弹,子弹被他一颗一颗扔到地上。他抬起头,勾了勾鼻梁上的墨镜。
日光打在墨镜上,映射出躺在地上的三条鼻青脸肿的挺尸。明诚微微抬头,喘着粗气吐槽,“警察是不是都要在最后一刻到场装酷。”
季白一边拿手铐将南田和珀将军,一边对他说:“我是让地方给你耍帅!不做警察真浪费。”
“我看你才是不做明星可惜了。”
日头照在明诚的半眯的双眸上,亮得仿佛是启明星,他眼角一弯,长睫毛便盖了下来,“季白,你说这世上要是少这些贩毒的吸毒的该有多好。”
“总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像于桂那样的人。”
明诚睁开眼,朝季白看过去。视线相对,是会心的一笑,“谢谢!”

明楼站在到达口,耳畔是机场惯有的飞机轰鸣。机场外,是湛蓝天空上飘过的朵朵白云。日头金灿灿,停机坪被一片金光覆盖。
飞机一架架起飞,又一架架降落。总会有一架会载着他的爱人归来。
他紧紧拽着手机。手机屏忽亮又灭。
微信界面,是明诚的笑脸,漆黑的一双眼像是他见过的最亮的星辰。
“大哥,我明天回来,MU747”
消息置顶。
明楼不太用“飞常准”,但是昨夜收到失联七天的明诚发来的第一条也是唯一消息后,明楼连夜开车冲去明台家,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明台给自己装了APP。
上午11点10分,APP上提示:MU747还有2分钟落地。
拥拥攘攘的机场里,离别的人,重遇的人,人影交叠,却虚幻成长镜头下模糊的背景。时空倒转,眼前转过一幕幕,从开始到现在,他们的第一个吻,他们第一次的拥抱,第一次同床,第一次他们合二为一。山河为证,他的青年大方地将戒指戴上无名指……
11点12分,MU747自耀目日光中俯冲下来,伸出的轮子“扑”一声,终于撞上了滑行道。

E.N.D
天知道我打上这仨字母有多开心!

评论(53)
热度(168)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