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生病这件小事儿(一发完)

基友说我浪漫不过三秒,我很严肃告诉你们:生活不需要浪漫,生活需要的是肉肠!

――――――――――
1,
夏日酷热,李熏然贪凉。

半夜1点,李熏然被热醒,推开横在自己腰上的壮手臂,避开床边的小生活,抱着凉被自个儿滚到客厅沙发上把空调开到23℃。

李熏然睡了入夏以来最舒爽的一个觉。

第二天晚上,凌远抱着生活站在客房门口看李熏然收拾床。

“毛蛋,你真的要睡客房?”

李熏然直起腰,恶狠狠盯凌远,“再叫我毛蛋,再叫我毛蛋?信不信我不睡客房直接搬出去!”

“好,以后只在特殊时候叫。”凌远一本正经开HUANG腔。

李熏然瞪眼插腰,“哼哼哼”转身继续收拾,“本少年身强力壮火力旺,老年人身体虚弱阳气衰,咱们睡不到一起,睡不到……”

话音未落,被身后人一扑,小李警官被挠着腰上痒痒肉笑倒在床上。

“我是不是老年人,我是不是老年人!”

“不是不是不是。”小李警官服输,小李警官不吃眼前亏,“盒盒盒”笑着,“生活看着,生活看着……”

生活适时“嗷”了一声,一双乌溜溜大眼睛好奇盯着床上叠罗汉扑腾着的两个人。

凌远从裤兜里摸出根肉肠,用牙齿咬开包装,一只手握李熏然命根子,另一只手摸摸生活的小脑袋,叫一声:“凌生活,去。”肉肠抛物线准确落到门外,凌远长腿一伸利落关门。

“是李生活!”李熏然大声辩驳,很快就被凌远堵住了嘴。

凌远用来堵嘴的东西?不可说不可说!

两人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穿戴整齐放挠了一小时门的生活进门。

李熏然拿脚踹凌远,“滚开,别耽误我收拾。”

“嘿,你这是用完了就扔,拔X无情!”

李熏然收拾得差不多,直起身摸了摸生活的头,“我这叫生活诚可贵,”抬头看凌远,“凌远价更高,”转头看墙上空调,“若为凉爽故,”笑眯眯回头,“二者皆可抛。”

2,
李熏然生病了,华丽丽的。

眼泪鼻涕,桌上堆了一堆纸巾。

李熏然眨着水汪汪一双眼,“凌远,有没有药,我嗓子疼。”

凌远开电脑办公,头也不抬,“多喝水。”

李熏然“咕噜噜”倒了一整瓶爱夸下去,努努嘴,“嗓子疼,疼得咽不下。”

凌远似笑非笑从电脑显示屏后抬起双眸,冷静得不得了,“早干嘛去了?让你不要吹空调睡觉,让你不要吃冰和冰可乐……”

“我现在喝的不是冰可乐!”李熏然举举爱夸的空瓶子。

“爱夸是现在喝的?现在你需要热水。”

“不喝,大热天喝热水,我又不是老年人。”

凌远冷脸不说话。

“有没有药!”

“没看我忙着,自己找去。”

李熏然怒起,扔了个抱枕过去,砸到凌远脸上。

“有完没完!”凌远嚯地站起。

“我病了!”

“病了就好好躺着喝热水!感冒周期七天,多喝水多撒尿,吃不吃药到时间都得好!”

“你是医生吗?你还是医生吗?”

“医生告诉你,是药三分毒。”

“那也比我现在头疼眼花鼻塞嗓子疼好!”

李熏然红着眼睛梗着脖子瞪凌远。

凌远冷脸不说话,走到柜子边,把药箱拉得哗哗响,找出盒白加黑扔过去,走回电脑边重新坐下,噼里啪啦继续敲键盘。

李熏然抓着药哼一声,抱起生活往客房边走边说,“生活,走,不理你凌爸。”

3,
感冒七天,用李熏然的话,更新完病毒库又是一枚好汉。

好汉李熏然抱着雪梨汤水喝。

简瑶走过来,“从来喝冰可乐的李熏然转性了?”

李熏然哑着嗓子说,“感冒了,老凌给煮的。”

“啧啧啧,这是赤果果秀恩爱。”

“秀什么恩爱!”李熏然气哼哼,“昨晚上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对着我一个病号吼,怪我睡觉开空调。嘿,你评评理,现在除了他老年人,谁晚上睡觉不开空调?他身体弱不能阻挡我身体壮啊!他学医的不知道呀,这跟空调有关系吗?有关系吗?这都是病菌的锅,空调背起来很委屈的好伐!”

“是是是!所以凌院长给你做雪梨糖水赔罪?”

“赔什么罪,一早上不见人影。”

正说着,李熏然的电话响起来,凌远眯着眼睛笑得一脸褶子毫无形象的大头无预兆出现在手机屏。

李熏然一把抓起,划开屏,换了嗓子拉长尾音,“喂,大脸猫~”

简瑶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抖了抖脑袋走开,远远传来李熏然虽然哑然而更苏的低音炮,“喝了喝了……好多了……没开空调……”简瑶看看空调,妥妥23℃,摇了摇头,听李熏然继续说,“晚上啊,没想好。好吧,喝粥吧。那就嘉和一品粥见……”

不要以为你家有生活,狗粮就乱撒。

E.N.D

――――――――――
生活就是鸡毛蒜皮小事吵架,然后莫名其妙和好。

没有谁哄着谁,也不用谁哄着谁。

你的坏只能我来说,你的好我想让全世界都看到。

评论(20)
热度(16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