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凌李】遇见对方的前任(一发完)

昨天见了9年老朋友,于是打鸡血今天再发一章。
同时也算两周年贺文好不好?

季然伪水仙预警!

1

李熏然在上大号。凌远路过电脑桌,看见李熏然QQ上季白的黑脸在跳。

凌远不轻不重朝二楼卫生间叫一声:“熏然,季白在QQ找你,帮你看了啊。”

李熏然一边“嗯嗯啊啊”,一边手指和手机游戏搏斗。

凌远没等李熏然回话,迫不及待点开季白头像。

第一句:我要回潼市了。

第二句:后天下午3点,机场接我。

第三句:给我找套房子,两室两厅,90平以上,警局脚程15分钟内。

嘿,那不就是这个小区?

凌远拿拇指按了按自觉跳动的颞侧小血管,不轻不重对着卫生间方向又开口:“没啥要紧事,我先替你回了。”尾音发颤还没落下,手指已经噼里啪啦敲在了键盘上――然然在卫生间,还有什么事?

屏幕上的“正在输入”瞬间停止,接下来,头像火速变灰。

凌院长偷偷口亨,在删除和关闭间纠结着选择了关闭。

李熏然把手机夹在尖下巴颏和长脖子间,提上裤子洗了手,湿漉漉往屁股后擦了擦,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手机角,一边推门一边扬着眉毛说,“老凌,老实交代,做啥坏事了。”

老凌心里虚,老凌面上实,眉毛拉成两条对接横线,“啥坏事?我不是告诉你了?自己没听见别怪我。”

李熏然“嗷”一声扑过去,“吃醋了吧吃醋了吧。”

凌远扭扭身子,把生活从窝里薅出来,“我吃生活的醋,你对生活比我好。”

生活费力睁开眼,眨了眨,耷拉着小脑袋靠在凌远手臂上继续睡。

“那是,生活是小三,我当然更爱生活。”

2

李熏然有个前任,前任是季白,相识于警校,分手于毕业季。

季白毕业去了远方。在凌远之前,季白就是李熏然心目中的白月光。

白月光其实挺黑的。凌远评价。那时候,李熏然正戳着毕业册里季白的笑脸给凌远介绍情史。凌远心里默默又恨恨想,我不就是晚来了几年嘛,最后你还是我的!

凌远没见过季白,但不妨碍他把季白列为心中第一大警戒线。

警戒线在第三天的下午3点准时落地潼市。凌远特地请了假开车送李熏然来接季白。

季白身高腿长,鹤立鸡群在旅客中。

李熏然激动挥手大叫,“三哥三哥,这边!”

季白架着墨镜推着行李车,自带闪光灯,模特登台一般在注目礼间穿行至李熏然跟前,一手摘墨镜,一手揉李熏然头顶卷毛,“九年不见,发际线提得倒是比身高长的快。”

“嘿,三哥,能不能愉快玩耍了。”李熏然右手按住季白作怪的手腕,左手拽凌远衣服拉到跟前,“老凌,我爱人。”

默默围观快醋到炸的凌远顿时神清气爽扬眉吐气,端端正正伸出手,调动五官作热烈欢迎的表情,“我是凌远,听然然提过好多次,欢迎你呀。”

凌远很少叫“然然”,李熏然转头看他一眼,微笑不说话。

3

房子还没找好。凌远主动提出让季白暂住到家,得来李熏然连续两晚的主动奖赏,老腰有点儿受不住。

凌远扶着老腰打开大门,生活“汪”一声扑过来咬裤腿儿。

凌远踢了踢腿,“去去去。”一边热情向季白介绍,“家里乱,别介意。”

是有点儿乱,到处摆着凌远和李熏然的合照,大到靠墙的半身婚照,小到随意摆在茶几上的去海边渡假的合影,也不知凌远是连夜从哪里翻出来的。李熏然挑了挑眉看凌远,被后者故意忽略。

凌远直接略过李熏然把季白扯进屋子,“然然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随便坐,就跟家里一样。”凌远换完拖鞋,从鞋柜里翻出双一次性的,“家里就我和然然的拖鞋,要是穿着不习惯,今晚上咱们就去买新的。”

李熏然努了努嘴,明明上个月才买了三双新鞋作为客人专用。李熏然还没想完,就被一推,凌远特正室范儿插腰指挥,“去,把季警官行李放进客房去。”

李熏然摸摸鼻子,拎着行李上楼,听凌远在后头叫,“一楼的。”

李熏然推开一楼的客房门,觉得自己大概打开方式有点儿错。

客房里,牢牢装订在墙上的,是另一张婚照,闭眼睛亲吻的婚照。虽然当初拍摄时笑肌痉挛,咀嚼肌抽搐,差点儿就要得面瘫,但不妨碍成照后深情款款温柔缱绻。

这个老凌!李熏然觉得没眼看。

没眼看的老凌正在客厅格外热情招待季白,一会儿送木瓜一会儿切西瓜,长袖善舞得像只花孔雀,抱着生活给季白嘚瑟,“生活,我和然然的闺女。”

啊呸!

李熏然决定记着帐慢慢算。

3

凌远亲自下厨,满汉全席。

季白与李熏然聊天聊地聊案情聊得不亦乐乎,凌远不插话,专心致志给李熏然夹菜,时不时敲一下碗,“嚼完再说,小心噎着了。”

季白冷眼旁观,嘴角微勾。

饭后吃水果,季白指着木瓜问李熏然,“木瓜?你不是不喜欢?”

“老凌喜欢。”李熏然自己拿了一块塞进嘴里,“吃多了也挺好吃的。”见凌远出来,塞了一块到他嘴里。

凌远甜得见牙不见眼,“季警官也尝尝?”

“不用。”季白挑了个苹果嚼了一大口,“我的胸不用补。”

凌远噎了一下。

李熏然“盒盒盒”大笑打滚,快翻到沙发底,“三哥,你你你,嘴巴还是那么毒!你那口子怎么受得了。”

季白淡定看一眼李熏然,“除了你,我没交往过其他人。”

李熏然被自己的笑呛住了。

4

凌远如临大敌又不得不在面子上妥帖大方了3天后,房子终于搞定。

凌远如释重负,陪李熏然送季白到新小区门口。

季白拍拍李熏然的肩膀,“总算见识什么样的人能收拾你了。”

“季三,你什么意思?”李熏然恶狠狠说。

“凌远不错。”季白忽然凑近李熏然,拿空着的左手揽了揽他的细腰,轻声说,“换一个人,我可能就把你抢回来了。”说完,他抬头恶作剧地朝凌远飘过去挑衅般的一眼。

李熏然吓了一跳,回过神时,季白已经戴上墨镜拽着行李转身了。他的身后,阳光铺满了天地,金灿灿仿似另一个世界。季白毫不留恋地走进阳光里,就像那一年,他义无反顾地奔向远方。

李熏然回过身,凌远微笑倚在车边,笑容被阳光一折,温和从容。

李熏然走过去捏他颊边的肉,“这会儿怎么不醋了?”

“岁月很长,人生很短。有些人注定成为你生命里的过客,而你的同路人现在未来都是我。”凌远揽过李熏然的细腰,“同路人犯不着和过客过不去。”凌远踢了踢脚边趴着不动的狗,“你的生活在我脚边。”

E.N.D

『彩蛋』

生活又在挠门,凌远压着李熏然亲得不亦乐乎。

李熏然长腿勾着凌远的腰,气喘吁吁地说,“够了没,这可第二回了啊!这个月有点儿多啊,小心你的腰。”

凌远恶狠狠咬李熏然的胸口,“我的腰除了腰肌劳损没毛病!”

好一会儿,凌远才汗涔涔从李熏然身上翻身下来,一手搂他裸肩,一手去拿烟,靠在床头平复气息,“老实说,我和季白比,怎么样?”

李熏然沉默一瞬,然后直起身子,拿了个枕头就往凌远脸上甩,气骂道,“有病!”说完翻身侧躺拽了被子卷自己身上。

“诶,冷冷冷!”凌远扔了烟去抢被子。

“滚回自己窝里去。”李熏然缩在被子里瓮声瓮气。

凌远连人带被搂住他,“生气了?真生气了?”委屈巴巴地说,“谁让你总说他怎么怎么好,不说你老公好。”

哼!

李熏然鼻中吐气。

“你说他年轻力壮,又是你们警队一根草,还和你经历过青春年少……”

“凌远!”李熏然从被子里挖出自己的一对圆溜溜眼珠子瞪他。

“行行行,我不说我不说。”凌远举双手投降,“其实呢,我有个想法。”凌远觑觑李熏然脸色,“季白这么个大好青年总单着也浪费资源。你看吧,我们医院刚刚外聘的胸外专家庄恕也正好单身。要不给他俩凑凑。”

“我警告你,不许胡来!”

“好好好!”

后来的后来,季警官果然在相亲桌上遇到了庄专家。

真E.N.D.

关于庄季的相亲,指路 @明鲤灯 

《李警官仍未知道庄医生为何送来一瓶拉菲》

和明姑娘同梗,是被授权哒。大家不要撕我。要看庄季请看明姑娘的!

评论(34)
热度(29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