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凌李】遇见自己的前任(一发完)

昨晚本来发了的,觉得不太好看,经朋友提醒后决定还是删了重写。部分内容重叠。已经看过的真的非常抱歉!

这篇加上前面《遇见对方的前任》一篇,大概就是我对待前任的态度了。

依旧凌林预警,然而凌林是为了更好的凌李,就像我一直相信的,所有的前任都是为了长成现在的模样遇见更好的现任。

――――――――――――
遇见自己的前任

1
李熏然把生活安顿好,快速冲了个澡,挂着条浴巾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的顶灯关着,床头的落地灯光温柔覆在靠在床头的凌远的脸上,将他线条分明的眉骨拢出一派暖意。

凌远摘掉眼镜看过来,漆黑眼珠子晕着灯光似有星辰缀在其中。

李熏然这才意识到:今天星期五,夜生活需要加点儿料。

李熏然不扭捏,将浴巾一甩。凌远挑起一边的眉毛,嘴角抿出一字形状。李熏然往床上一扑,伸手去摸凌远光在被子底下的下半】身,摸了半天,不满道,“怎么没反应。”

凌远笑了一下,“你得再努力努力。”

“色诱了还不行?大脸猫,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都看过多少年了,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你的模样。然然啊,有时候半LUO要比全LUO好,要不,咱们去买点……”

“停停停!”李熏然一巴掌捂住凌远的嘴,“那种玩意儿想都别想!”李熏然哼了一声,钻回自己被窝里。

“诶?怎么不继续了?”凌远侧身靠过去。

“你都嫌弃我了,还要怎么继续。”李熏然翻了个白眼。
“谁说嫌弃你了。要嫌弃也是你嫌弃我。我这肚子都成一块了。”凌远边说边掀开李熏然被窝左手拉着李熏然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摸,右手对着李熏然的腰窝连摸带戳。

“盒盒盒”李熏然不耐痒,被摸了几下敏感位置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扭着身子说,“别动别动,不是没反应嘛,那就别动,盒盒盒……”

“这样就有反应了。”凌远长腿一伸困住他,挺】了挺】胯。
贴着自己臀缝的东西实在是精神得不容忽视,李熏然忍不住笑骂一句,转过身,循着凌远灼热的呼吸就吻了上去。

凌远正压着李熏然奋力耕耘,放在床头的电话忽然响起来。

凌远充耳不闻。

“电话。”李熏然提醒。

凌远动得正酣畅,扛着李熏然修长的两条腿装聋作哑。
“说不定急诊!”李熏然勾着腿,拿脚趾头戳戳凌远的背。

“急诊有一二三线,再不济有科副主任,科主任,大内科主任,大外科主任,动不动就找我,养着他们做什么!专心!”凌远摆正李熏然向床头歪着的头,“现在你的眼里只有我。”

凌远又动了几下。李熏然被顶得喘不过气,断断续续说,“说不定是哪个局里的领导或者赞助商?”

嵌进】身体里的东西一下子就不动了。凌远喘着粗气趴在李熏然身上,伸手去摸手机。

李熏然一边叫“沉”一边推开凌远,翻身下床围浴巾开门。

挠门的生活飞快冲进来,灵活地跳上了凌远光着的背,把自己团成一团。

凌远划开手机接听,慵懒的“喂~”一声发出。

“远,是我。”电话那头的声音叫凌远的眼睛蓦地睁大了。

2
凌远也有个前任,女性,姓林。

林小姐早年是临床医学七年制的系花,与彼时青涩挺拔的校草凌远站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幅画。

医学院至今流传着关于两人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爱情传说。

凌远其实有点儿冤。彼时他不过十七岁,与十九岁的林小姐最多也就是拉拉手抱抱腰亲亲小嘴儿,地点还都是在图书馆边野草地实验室旁楼梯角解剖室外黑走廊。

凌远虽然年小,博士毕业却比林小姐硕士毕业还要早两年。待林小姐毕业后,两人也甜甜蜜蜜同居过一段日子。

然而那时,凌远是青年才俊,一篇“劈离式肝移植”论文享誉中外,评职称堪比火箭,再加上支边两年归来很快便升任科室副主任,正是劲头十足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然而林小姐作为轮转住院医,一天24小时恨不得长在科室里写大病历做临床试验著学术论文。忙碌再加上相爱容易相处难,两人分手分得挺惊心动魄。林小姐申请支边,原本想着冷静冷静,不料回来以后发现凌远身边早有了长腿鹿眼低音炮的李警官。林小姐情伤重,不到半年又申请援非。非洲虽苦,回来后职称升得快,名声也可以更响亮,故而申请援非的人其实不少。林小姐凭借与彼时已成大外科主任的凌远的旧情人关系,又一次顺利通关。

这一去又是很多年。

3
李熏然从浴室里出来,看凌远一动不动任生活趴在自己背上睡大觉。

李熏然把生活抱下来哄回窝,拍拍凌远的背,“怎么了?”

凌远转过脸问李熏然,“你猜,谁的电话?”

李熏然躺进被窝,关上床头落地灯,“谁的?你不去洗澡?”

“不洗了,明天早上再洗。你真不猜?”

李熏然笑了起来,“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了。你给她洗头发吹头发那个林小姐?挺漂亮那个?”

“嘿,别听三牛瞎扯……”

“那你是没洗过?”

凌远默了默,黑暗中传来他心虚的声音,“洗过一次。”他忍不住辩驳,“就一次!”

李熏然呵呵笑了一下,转身拽了把被子打算睡觉。

凌远忙握住他放在被子上的手,紧张问道,“生气了?”

李熏然莫名其妙,“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老朋友聊聊天而已,我和三哥还不是经常聊天。”

凌远幽幽接道,“你们聊天的时候,我挺醋的。”

李熏然噗嗤笑了一声,“现在呢?”

“庄大夫在,放心多了。”凌远拉着李熏然的手吻了一下,五指交叉交叠在李熏然隔着被子腰的位置,“熏然,她刚回国。如果她明天找我去家具城买家具……”

“你不是答应了吗?”

凌远噎了一下,“你不喜欢,那我跟她说不去了。”说着便要去拿手机。

“干嘛不去!人家刚回来,人生地不熟的,你也好意思。”李熏然白他一眼,揉了揉他的脸,“大脸猫,你家毛蛋就是这么小气的?”

“要不,你也一起去?”

“我去做什么?你们聊专业我听不懂,”眼珠子一转,李熏然揶揄笑道,“聊旧情我也不方便参与……”

“熏然……”凌远瞪眼,语气也是撒娇。

“好了好了。”李熏然哄小朋友似的捏捏凌远的脸,“我就开个玩笑。说真的,你们这么久没见肯定很多话要说。带上我,你还得顾着,她也不开心。”

“你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李熏然白他一眼,“你和她有五六年,难道我们就没有?你和她在两条路上分别走了那么久,我还不信见一次面就能叉回到一起去。老凌,你的现在和未来都是我的,我犯不着和你的过去过不去。再说了,之前我们就说好了,不要打扰对方的朋友圈。凌远,我希望我们的世界都是各自完整的。”

“熏然……”凌远觉得胸口里有一种湿漉漉的东西在膨胀,他忍不住凑过去,捧着李熏然的脸亲,亲着亲着,嘴唇就从对方脸上挪到了脖颈又到锁骨上,大有把被子踢开的趋势。

李熏然见势不妙,一边推开凌远大脸一边伸长了脖子往后躲,“干什么干什么!”

凌远干脆翻身床咚他,一手握住他的手腕高举过头顶,一手掀开他的被子,手指头往内】裤里头挑,“干刚才没干完的。”

房间里很快便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趴在门外窝里的生活,只略略抬了下头,又把脑袋搭爪子上继续睡过去了。

4
林小姐穿着格子裙站在家具城门口,短发,原本白皙的皮肤经过非洲热烈的阳光被晒成小麦的颜色,眼睛倒还是原来的形状,眼尾几条细纹若不是仔细看基本发现不了。

林小姐朝凌远挥了挥手,后者关上车门走过去。

“大周末的把你叫出来,”林小姐笑着,眼睛眨了一眨,涂得长长的睫毛小扇子一般,“没有影响你和你爱人吧。”

“你说熏然?”凌远笑了一下,“没关系。熏然让我替他问个好。”

林小姐显然有些吃惊,好半天才弯了一下嘴角,“谢谢。”忍不住又小声补了一句,“他知道我?”

“我和他之间没有秘密。”凌远笑着说道,阳光底下,他的愉悦和坦荡都无所遁形。

林小姐忽然气闷,嘴角拧出的一把笑有点儿歪,“那就好。”她轻声说,又强作精神道,“以前很少见你穿烟灰色的衬衫呀。”

凌远低头看了一眼,笑了笑,“打折,买了两件,熏然那也有一件,比我小一号。”凌远想起李熏然,嘴角笑容更大,“有时候起的晚,随手就抓他的穿,太崩了。他太瘦了,一米八几的个,才一百三十斤,怎么喂都不胖。”

林小姐的笑几乎挂不住了,好在凌远一路往前也没看她。她追了几步,闲聊道,“家里还是你做饭?”

“偶尔,我俩都忙,一般叫外卖,周末就出去吃。”

“他做吗?”

“更少。要让他做,呵,不是生就是焦,菜还洗不干净。”凌远嘴上抱怨着,眼底眉稍却满是笑意,想到开心处甚至笑出声来,“他做得最好的就是番茄炒西红柿。”

“啊?”

“就是蕃茄炒西红柿。”凌远肯定地点点头,指着靠墙角的沙发,“这个怎么样?”

林小姐摇摇头,“我一个人要什么双人沙发?”言毕,抬头静静看凌远。

凌远迎着她的视线温和地笑,“总不会一辈子一个人。说不定明天就遇上一个。”

“我大概是再也遇不上了。”林小姐叹口气,眼睛仍是一瞬不瞬地盯着。

“那可不一定,你看我不就遇上熏然了吗?”

“这是你心里话?”

“心里话。”

林小姐怔愣片刻,嘴角僵硬地牵起,“以前我们在一起,你没让我吃过外卖,一直也都是你做饭。”

“所以有时候觉得挺累的。”凌远说。

林小姐脚步一顿。

感觉到身边人瞬间的僵硬,凌远转头看她,歉意道,“抱歉,我不是说你。是我的问题,那时候以为一味付出就是好,积累了很多问题没有及时解决……”

“也是我的问题。”林小姐低下头看着脚尖,“是我没有好好珍惜。”

“那时我们都太年轻。”凌远叹了口气,又轻快笑了起来,“好在为时未晚……”他真诚地看着林小姐,“现在我很幸福,也希望你能找到幸福。”

正好走到灯具店,林小姐停下来。过往奔涌而来,呼啸而去。短短半个多小时,林小姐却把六年时光强行在心底慢镜头回放。

她抬起头,回忆里的男主角隔着光雾看她。他已不是记忆中的人了。他学会了用摩丝固定头发,会穿看起来明显小几岁的衬衫,习惯了在袖口别精致的袖扣……他的语速越来越慢,表情越来越淡,微微一抬眉就能看到横着的一个“川”……他大概已经开始用染发剂,就如同摆在自己卫生间的染发剂,他是不是也在发愁日益渐长的肚子,就像她常常听同龄男同事叫嚷的那样……他们在不同的路上走散了太久,她怎么还能以为自己是他心目中永远的公主?

林小姐从梦中清醒,真诚笑着,“谢谢!”

5
凌远打开门换上拖鞋。生活例行公事奔过来咬着他的裤脚摇尾巴。

凌远看见散在沙发上的新晒的衣服,皱眉叫道,“熏然!”

“干嘛干嘛?”李熏然打着游戏头也不抬地从楼梯上踢踏着鞋摸下来。

“跟你说过多少次,走路看路,别老盯着手机。”

“自己家还……”李熏然被地上的狗玩具跘了一下,立马跳起来,“生活,把你的东西脱回窝去!”

生活小耳朵往后一别,头往旁侧歪着,身体去蹭凌远的腿肚子。凌远把生活抱起来抚摸,“多大的人了,摔了别怪生活!”

“谁怪生活了,凭我的身手能摔了?”

“嘚瑟!”凌远走过去,扒拉扒拉沙发上的衣服堆,又看了下扔在茶几上的外卖袋子,“不要告诉我,你一整天都在游戏。”

“许你陪佳人一整天,还不许我玩游戏了?”

“是谁说自己不去的!”

“我那叫口是心非你不懂呀。”李熏然说道,耐不住自己先笑起来。

“还口是心非呢!”凌远笑骂,踹了李熏然的屁】股一脚,“衣服收了也不知道放进衣柜里去。”

“你自己看看,都是谁的衣服!”

“我的就不能放了?”

“上次你就没放我的。说好的,自己衣服自己收。”

“行,你有理!”凌远指着茶几上的外卖残余,“这个呢?”

“又没说不收,本来就打算现在收的!”李熏然理直气壮,拎起外卖袋子,哼唧唧往厨房走,“我告诉你啊,凌生活,你就叛变吧,看我今晚上还给不给你吃零食。”

生活窝在凌远膝盖上,“呜呜”委屈叫了几声。

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吵吵嚷嚷,热热闹闹。

凌远摸着生活,看着李熏然的背影,惬意地微笑。

E.N.D

――――――――――
依旧觉得节奏感没把握好,大概不好看。写完发觉自己对大龄女青年林小姐有点儿狠心了。

林小姐,对不起,凌院长必须是李警官的~

评论(25)
热度(170)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