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多CP】日月照诚楼-4(武侠AU)

章三 白虎街命案

白虎街发生了一起命案。案子不大,惊动的却是神捕门里头一块招牌。

神捕门隶属朝廷,然而除了人称“神算子”的薄靳言,里头养的全是一群江湖客。神捕门里头一块招牌姓李名熏然。李熏然出名,其实更大程度归功于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正是鼎鼎大名的神捕门总捕头,“铁面无私”李青江。

人人都道李熏然一手出神入化的金刀刀法乃是家传渊源,仅少数人知道,李熏然的刀法是向燕柯学的,燕柯死在了白虎街。

李熏然到达白虎街时,燕柯的尸体已经放了五天了。暑天易坏,腐臭味儿呛鼻,李熏然面无表情掀开盖尸布,听一旁的仵作捂着鼻子说话。

“死因是背后的剑伤,一剑毙命,贯穿胸口。燕捕头死前无反抗现象,若非熟人所为,便是剑速太快,快到燕捕头完全来不及反应。”

“按理说,从剑尖入皮肤刹那,即便是再快的剑,身体本身也会有肌肉紧绷的下意识反应,师父从小练武,本能保护动作总会有的吧。”

“这个,没有。”仵作愣了一下。

李熏然蹙起粗眉,质疑地望向仵作。

仵作紧张地吞了口唾沫,拿眼睛瞟一旁的新进晋升的何捕头,后者忙解释道,“那个,近年来燕捕头染上酒瘾。尸体发现时,燕捕头身边还有个砸碎的酒瓶子。”

李熏然点了下头,“白虎街里有哪些酒家?可曾找人查访?”

“杏花楼、六月坊、柳刀阁……”

李熏然打断他,“都是大酒馆?”

何捕头被他锋利的视线一扫,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手心里握出一把汗来, “白虎街上没有小店。”

李熏然思忖道,“一个有酒瘾的人,只会会自己在家喝,即便没有酿酒,也会买酒回去喝。”

“燕捕头平常确实都是在家里头喝的。”

李熏然立即转过头去看那捕头。

“我,我立即找人去查。”

李熏然默不作声回过神,低头扒拉开尸体的衣服,查看左胸上伤口,“一剑从后背贯穿?可曾断肋?”

“前后肋骨各切断一根。”仵作答道。

“除腕力臂力之外,还应当从小用剑,即便不是个快剑手,必然也是以剑作武器。”李熏然左手臂撑着右手肘,右手拇指食指捏着自己尖翘的下巴尖儿,沉吟道,“师父身边可有会使剑的?”

“燕捕头身边都是我们这些衙门的,哪有钱用剑?”何捕头接道。

除了神捕门,却是没有多少捕快用剑。然而燕柯早年退出神捕门,便再没有回去过。更何况李熏然压根就不会信自己身边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会千里迢迢跑来杀一个门里的前辈。

“除了衙门里的人,他还与哪些有来往?”

 “这,燕捕头独来独往多年……不过用剑者大多都是家中颇丰。”何捕头下意识往自己身上扫了一眼,“我们这种做捕快的,哪能认识那些贵人。不过李捕头请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捋李捕头身边的人了。不日便会有消息传来。”

李熏然神色凝重地点头,低头去看剑伤,“这剑伤看起来一寸半有余。”

“李捕头好眼力。”仵作叹服道,“伤口一寸七分,考虑伤口肌肉收缩,判断剑宽为一寸五分上下。根据切口,判断剑身厚度三分以上。”

何捕头摸了摸头,问道,“李捕头,“普通长剑宽一寸二分厚二分,巨剑两寸宽四分厚,这一寸五分宽三分厚的剑……我真是闻所未闻。”

“你没听过,我却见过。”李熏然沉吟道,眉头愈凑愈紧,“把背翻过来,我瞧瞧他背上的伤口。”

尸体实则发硬,此时翻面其实不易。李熏然翻开衣物仔细检查,看了半天,又翻回去看前头伤口,问道,“断的是那两根肋骨?”

“背后第三根肋骨,前胸第四根,断口齐整。”仵作答道。

“背后伤口偏左,向前侧右下刺过去……”李熏然闭眼低语,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眉头时紧时松,众人只觉他面部表情如同经历了生死搏斗,一声也不敢多发。约莫过了半盏茶,李熏然忽然睁开眼,深黑色的瞳仁似有冷光灼灼,“凶手乃是八尺以上惯左手使剑之人,凶器,很可能就是日月剑。”

“日月剑?”何捕头吃了一惊,“就是日月阁里明楼用的日月剑?那这凶手是明楼?可明楼与燕捕头有什么矛盾?”

李熏然直起身,望着窗外不知何处的风景,沉着声音缓缓说道,“日月剑较普通剑重,我一年前见过明楼一面……”李熏然顿了顿,他实在无法想象,当年见到的那个光风霁月的青年会成为如今传闻中的杀手,“明楼习惯将日月剑背在背上,你叫人去查查看,近日可有人见过背剑之人,身高八尺,约二十……”李熏然忽然顿住,眯了一下眼,又睁开,正是午时,日光扫过义庄门口的树叶落进屋里,照着李熏然漆黑的瞳仁,折出星星点点金光,“无论年龄几何,如有满足上两条者,都找过来。。”

 

明楼左手用剑也是把好手,继右手刷完一套日月长虹,又用左手刷了一模一样的一套。事毕,将剑拿长布裹好,得意洋洋道,“这世上左右手都会使剑,且使得一模一样的,绝无人能越过我左右。”

“这又如何?”阿诚毫不关心地打着包袱,锅碗瓢盆一一清点。

“就这样了,你还让我把剑当掉?”

“不当你吃什么?”阿诚冷漠地看他,“再说了,你的剑刃磨不磨,要不要请专门磨剑的人?”

“我自己磨!”明楼赶紧说。

阿诚扔给他一个“你会吗”的白眼球,干脆放下手中活计,抱臂看他,“要不要给他配个剑鞘?普通剑鞘你明大少爷看得上眼?你自己想想,就你原来那柄日月剑上,你每个月花出去多少钱?”

“你那不是还有……”明楼盯着阿诚腰上的钱袋子。

“这是我的。”阿诚捂住自个儿的钱袋子。

“我大姐不是给你……”

“这是定金,不是给你的花销,想都别想。”

“抠门。”明楼嘟囔,“大不了现在用了多少,将来……”

“你现在连顿饭钱都不够,还想着将来?”阿诚抱臂冷笑,“这又不是你的日月剑,你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我是剑客!”明楼叫道,“你知道一柄剑对于剑客意味着什么?”

“我看呢,就是你现在吃饱了,忘了自己饿肚子什么模样?”

明楼想起前几日惨状,顿了顿,复又不甘心道,“有剑好防身,到时候再遇上……”

“再遇上你就再抢呗。”阿诚哼笑道,“若是空手夺白刃都不会,你当什么剑客。”

明楼闭嘴不言,扭过头去。

“再说,有我在,你还怕被他们找到?”阿诚自信地扬起下颌,一双妙目灼灼发光,“还从来没有从我手里抢过去的镖。”他将包袱背到背上,又将包了布的剑从明楼手里拿过来,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抬手。

被阿诚手拍过的地方有丝丝暖意透出来,明楼几乎是瞬间便被这按在手臂上手指的形状吸引,忍不住便想起初见那一晚隔着月色看到的那一双笼着长发的纤长细指,他只觉自己衣衫已尽,那手指仿佛便径直按在了自己赤裸的肌肤上。

“抬手。”耳畔传过来的低沉嗓音还伴随着拂过脖颈的潮湿吐息,明楼几乎是瞬间便酥了半边身子,胳膊也无意识地听从指挥指挥地抬起。

直到剑挂到自己背后的重量压倒了肩膀,明楼才真正醒过神来。阿诚已站到了洞口,日光透过藤蔓漫在他的发梢肩头,如同壁画之中的神祗,明楼听见他低沉的嗓音,“前面镇上的荣霖斋,价格公道,信誉不错,就去那儿了。”

 

李熏然带人围在荣霖斋门口。

阿诚慢悠悠从荣霖斋里走出来,看到李熏然,笑道,“熏然,就算我骗过你一顿酒,你也犯不上用这么大阵势来迎我吧。”

李熏然愣住,“明诚,怎么是你?”

“你心里想的是谁?”阿诚白牙一晃,问道。

明诚身高八尺,背一柄长剑来当铺。长剑此刻在荣霖斋大掌柜手中,当然不会是日月剑。

明诚坐在一边喝茶,气定神闲地等李熏然查看剑身。

李熏然面色不善,“见过明楼吗?”

明诚抿了一口茶,抬起眼,一本正经地说:“熏然,你是不是有点儿误会。虽然我也姓明,但实在与那位明大少爷没有任何关系!现如今,江湖中人都在找那位大少爷,你这样说,是会给我惹麻烦的!”

李熏然指着剑问道,“不是我怀疑,而是这柄剑……”

“剑?”明诚舔了下唇,“这柄剑有什么问题?”

“这柄剑是赴盐会江南分舵左昊天丢失的剑。”李熏然紧紧盯住明诚的眼,“有传言,这柄剑是被明楼夺走。”

“左昊天承认的?”

剑客自然不能承认,李熏然答不上来。

“我说这柄剑我在一个饿死鬼身上找到的,你信也不信?”

“明诚,明楼现在不仅仅是江湖事,也牵扯着日月阁的人命,还有……”

“还有?”明诚歪头看他。

“这里有一件命案……”

“你怀疑是他?”

“凶器是日月剑。”

明诚“扑哧”笑了一声,“所以明楼拿日月剑杀了人,然后告诉全天下,他杀人了?”

李熏然抿嘴不说话。

 “既然你没找对人,这剑也不是凶器,若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先走了。”明诚放下茶碗,拍了拍手,把当铺凭证放进怀里。

李熏然下意识便觉得有问题,刚想要出声,便听见一声浑厚的声音传进耳膜——

“阿诚,等一下。”

明诚瞪圆了眼,怒气冲冲看从门外走进来的明楼。

两人约好三炷香后见面,明楼久等不来便找了过来。明楼被阿诚在肚子里塞了一个大包袱,倒是有几分中年腹上大腹便便的模样,一路走进来竟是无人阻拦。

李熏然也没认出来,瞪圆了盯这个亲切称呼明诚为“阿诚”的男人发愣。

“你怎么来了?”明诚气得直瞪眼。

李熏然愈发不明所以。

“阿诚,既然这件事是冲我来,不如就与李捕头说个清楚。”

李熏然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明楼抱拳,“在下明楼。李捕头,一年未见,别来无恙。”

李熏然惊得差点儿平地摔倒。

明楼笑了一下,虽是中年人油光满脸的妆容,却在眉眼之间带出几分浩然正气,“素闻李捕头手下无冤假错案,我这里正好有一百三十条命案需要李捕头的帮忙。”

李熏然下意识便皱了眉,“日月阁一百三十条人命?”

“日月阁一百三十条人命并白虎街冤案。”

――――――
李熏然出现了,凌远还会远吗?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下半截,我都觉得飘起来了😭

评论(26)
热度(86)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