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番外 4

番外-4 苏珊(有肉,在最后,不好看预警!)

明诚第二次站在金鸭奖台上,并非为了领奖。

舞台下,闪光对着打;舞台上,镁光灯亮如白昼。摄像机在头顶转来转去,从台底下俊男美女脸上扫过,又转到明诚的脸上。

舞台上两块大荧幕,一块印着明诚不露齿的微笑,另一块则循环播放五位被提名最佳女主角及影片片段。

今年竞争激烈,许多演技派打败鲜肉小花,被推上娱乐版头条。苏珊,大概是提名里最年轻的一位。

苏珊此次提名的电影叫《心魔》,票房不俗,口碑很好,讲述地震之后人们的心理重建。苏珊饰演的女主角,是一位在地震中失去丈夫和孩子的中年妇女,强烈的精神刺激让她潜在的心理疾病爆发,主人格之外,分裂出死去的丈夫和孩子的另外两重人格。

镜头又从明诚脸上转了出去,对准苏珊精致的妆容。大银幕上,立即就出现了苏珊180角度的大特色。

苏珊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浓妆突显她饱满的苹果肌愈加完美。

苏珊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对着摄影机甜甜微笑,视线却偷偷越过摄影机看台上的明诚。

明诚正在配合主持人说话。

“这次有幸请到明总担任评委,很可惜,明总临时有事无法参加。明诚先生是来替明总的吗?”

“我以为,我是作为上一届最佳男主角来颁奖的。”明诚半真半假笑道,“看来我得先回去拿授权书呀。”一边说一边要往台下走,惹得观众笑声连连。

主持人忙抓住明诚左手腕,笑道,“诶,您的戒指就是授权。”摄像机镜头立即捕捉明诚左手无名指上古朴的藏银戒指。

又是哄堂大笑。配合着笑声的,是现场乐队弹奏的据说是明楼为明诚特地做的曲子。

明诚始终保持着仪态,耳朵尖却在灯光闪烁间红得滚烫。

主持人笑道,“好,说回正事,我们的最佳女主角马上开奖了,花落谁家,就在您手中的信封里。我想此刻坐在台下的五位都非常紧张。”

“我也很紧张。”明诚打开信封,嘴里念道,“不管是谁,都是实至名归。最佳女主角是――”他拖长了尾音,目光搜索着台下五位正襟危坐的女明星,在苏珊的脸上停留下来,“苏珊,恭喜苏珊!”

全场爆发出激烈的掌声,舞台的大银幕里,开始播放苏珊在《心魔》里的经典片段。

苏珊被身边的人摇醒,颤颤巍巍站起来——三年了,离开76号至今三年,她拒绝无数言情剧女主角的邀约。不知多少次,她被人称为票房毒药,终于在今天,所有的浮出和牺牲获得了回报。

她脑中一片空白,犹如一具提线的木偶,被人指引着地踏上了通向舞台的红地毯。长裙摇曳,几次要将自己绊倒。

灯光追着她的脸,她追着台上那个挺拔的身影。

近了。

更近了。

那个身穿燕尾服的人,朝她伸出手,像从前,又不似从前。

忽然便流下泪来,他们曾经约好的,要一起走上电影的最高领奖台,他们,都做到了,却再也不能站在一起。

视线模糊,过往如同电影慢镜头回放,回忆里的人从少年到青年,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到最后都凝为眼前的这张脸。

灯光打在眼前人的脸上,眉眼依旧,却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温柔。或许,他还是温柔的,只是这样的温柔透着灯光,隔山罩雾一般遥远。

“恭喜你,苏珊。”那人用一如既往低沉好听的声音说话,心弦却再也不能为他拨动。

苏珊接过他手里递过来的金鸭奖奖杯。

他象征性地倾身后来,手虚虚环绕在苏珊背后,隔了一厘米的空气。

曾经他那样紧紧地抱过自己,那双世界上最好看的手与自己十指交叉。

她忍不住将头往身边人肩头靠过去,就如从前。

身前那人身体微僵,随后,那只隔着空气的手快速在自己背后轻轻一拍。

一触即放,她听见他轻声说,“你做到了!”她忽然就落下了泪。

放弃了什么,才得来这样一座奖杯,她举起话筒。环绕式音响在会场四面八方响起来,苏珊的视线在会场里穿梭,仿佛穿梭进时空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接《心魔》这部戏。因为失去,因为得到。心魔里的梅辛,她失去了挚爱,我也尝试过,在爱的时候没有珍惜……我特别能理解梅辛,很多时候,天灾、人祸……这个世上没有人定胜天这回事,偶然的、必然的,大自然比我们想象得要伟大,也要残忍,身边的人很可能在下一瞬就要离开你……所以,想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在能爱的时候好好爱,不要等失去了再追悔。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梅辛也好,我也好,只能往前。我也希望,借这一部影片,能让大家在灾区重建这个问题上,不要忽视了心理重建这个过程。最后,感谢曾经爱过我的我也爱过的人。”苏珊看向台下,目光在刚刚坐定的明诚脸上稍稍停留,嘴角微微勾起释然的笑,随后很快便将视线又转了出去。

 

明诚回到家接近凌晨一点。

卧室亮灯,明楼脸色冷峻地捧着PAD看。

明诚边脱衣服边向浴室走,“怎么还没睡?事情还没搞定?”不待明楼回答,浴室里便传来“哗啦啦”水声。

明楼默不作声抬头瞥一眼浴室磨砂门里映出来的薄瘦人影,气哼哼把PAD声音调大,正好就是明诚为苏珊颁奖的部分。弹幕飞得快,“刷啦啦“一条条——

天哪,没想到明诚和苏珊站在一起这么配!

天造地设一双人为什么从来没有铜矿?

导演简直没眼光!

我忍不住要站诚珊!

楼诚不拆,小心明长官眼镜片!

想起来,诚珊曾经传过绯闻。

真的假的?

苏珊现在微博上还能翻到。

翻到了翻到了,原来他们是好朋友!

我就说他们关系不一般!

……

(肉沫沫见链接,写成了很搞笑的肉沫沫怎么办,不会开车呀!)

上车

一早就打算苏珊在番外出现的。所以第一篇番外就拔这杆FLAG吧。
开车真的在意料之外😓其实我觉得可能不会被屏蔽,毕竟写得这么柴。

评论(25)
热度(127)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