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4

原名《明楼仙君下凡记》。

FLAG拔得好快!快表扬我!

试一下换题目能不能增加阅读量(阅读量不是❤,你没理解错!)。某人说,恶搞文要什么高大上的题目。所以这个题目其实也挺恶搞的。

想要知道高大上题目是啥,来问我呀!

4,

明楼半夜醒来,浑身上下如同散架,腰上尤甚,胃里也是火烧火燎。

明楼有些懵,上一刻,他似乎刚刚接过来大姐明镜慎重交给他的一万仙币老婆本。

老婆本?

明楼猛地坐起——他这是在凡间不是在天上呀!

神仙纵然不用法术,也能在黑暗中视物如白昼。

这是一间半封闭的屋子,连着一个小阳台,此时正是子夜,月光明晃晃透过帘子晃进来,在地上落了个椭圆形光晕。阳台右面的墙上是门,左侧面架着个顶着天花板的立柜,立柜连着书架,上头满满当当摆着书,大约百来本,那书架贴着床尾折出个壁柜。壁柜上放了一个相框,是个男孩与青年的合影。

明楼仔细瞧了瞧,却觉男孩眉眼格外熟悉,忽然就想起那个宽肩窄腰的鹿眼青年来。

“刚才不是和明诚在吃饭吗?怎么到了这里?这里是哪里?”明楼正想着,却听得一声暗响,紧接着是床铺轻微的摇动。

明楼吃了一惊,忙低头往旁侧看过去。明诚翻了个身,长而密的睫毛此时乖巧地覆在紧闭的眼睑上,却让人更怀念睁开时那灿若星辰的黑眼珠。大约做着好梦,他才会眉眼舒展,嘴角若有似无挂着一抹轻笑——明楼不自觉伸出手想要去抚明诚侧脸颊陡峭却又流畅的线条。他已经感受到了,从明诚皮肤散发出来的沁人心脾的暖意……

等,等一下!

明楼的手指在明诚脸侧仅1厘米时骤然停住。

为什么,为什么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嗯……”明诚下意识轻喃。

明楼的手指抖了一抖,视线不自觉落在明诚伸出来的一条白手臂上,沿着手臂紧实的肌肉往上,是明诚光裸的肩膀线条流畅圆润,连着的一段平直精巧的锁骨,将诱人的锁骨窝暴露在明楼的视野里。

怎么会没穿衣服?

明楼只觉胸膛里如万马奔腾,下意识便去摸自己的心口。

掌心底下,平滑细腻。

衣服呢?

明楼手忙脚乱地掀起被子看……

夜风吹进来,下-体凉飕飕。

为什么连内裤都没有!

明楼只觉凉飕飕之外热血沸腾,有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慢慢在苏醒。

清心寡欲了几千年的明楼仙君裹着被子捂着仙体往外一个惊慌失措的翻身。

明楼离床沿原本就只有5厘米,这一翻身,“彭”一声,直接翻到了地上。

床上人的眉毛不自觉挑了一下,眼皮后的眼珠子快速动了动,睁开时却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他慢悠悠趴到床边,伸长了脖子将脑袋支楞出去,对上明楼一双惊吓过度的眼,“怎么睡地上去了?我一星期没擦地了!”

“我怎么会,额,咱们怎么会……”

“你是想问咱们怎么睡一起了?”明诚大方地“盒盒盒”笑道,“你喝完一瓶啤酒就醉了,吵着闹着要跟我回家。次卧好久没人住了,你嫌有味道,非跟我挤。放心,我明天就把它收拾出来。”

寥寥几句已经能让明楼在脑中勾划出当时情形,他又懊恼又羞愧,“那咱们有没有……”饶是明楼几千岁的年纪,也觉得问出这些颇有些脸烧。

万万想不到,明诚年纪轻轻却是个脸皮厚的,脱口接道,“你想问咱俩有没有酒后乱性?”

明楼脸上发烫。他想,这红线威力必然非同小可,虽说自己抱着破坏目的而来,能否成功却是个未知数。此番若生米煮成熟饭,也是命中注定,他明楼从此便不提破坏这两个字,一心一意跟这个明诚过下去便是。于是,他开口说道,“醒来觉得腰疼。”

“噗……所以你以为,咱俩……”明诚指了指明楼又指了指自己,“睡了?好吧,咱俩是睡了,但,不是你认为的睡。哎,别瞪眼,你这腰是摔的。你非要站楼梯扶手上飞,还不让我扶,我一个没留神,你就栽地上了。你要是屁股疼,也是那时候摔的。”

“真的?”明楼觉得不大相信却又不得不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莫名失落,“那衣服呢?”

“你吐得到处都是,我当然要给你脱了。我家就我一个,没有新内裤,而且尺寸也不对。”明诚说得理所当然,“都是大男人,你不介意吧。”

“你怎么也裸着?”

明诚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原本就习惯裸睡!”

“……”

“你那衣服我给扔卫生间了。哎,太臭了,又是毛肚又是牛肉,还有包子……”明诚从被子里挖出自己的手歪着脑袋支起下巴上下打量他,“你好像消化不了呀。”

明楼只觉那一双好看的圆眼睛里射出来的光仿似探照灯又好像手术刀,要把自己给解剖研究一番。

然而一秒之后,那圆眼睛弯起的弧度又足够拉出细长美好的尾纹,明诚在嘴角抿出妥帖的笑意,“吐了一晚上,要不要喝点水?”

明诚在明楼的注目礼下开灯赤脚去给他倒水。

脚踝精巧,好看!小腿修长,好看!大腿紧实,好看!臀包在平角裤里,饱满挺翘,太好看了!

哎?不是裸睡吗?穿内裤还叫裸睡?

明楼愤愤不平,很快发觉自己思维向着一个不知名方向不可逆转地奔涌过去,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明诚走了回来,手上捧着一杯热水,“不能消化,你平常都吃什么?”明诚目光梭巡在明楼前胸后背手臂等一系列没被薄被裹住的有肉的部位。

“日光,月光,星光,西北风……”明楼在心里默默念。

明诚似乎并不期待明楼回答,将水递过去,“兑了凉水,温的。”

手中的温度比上千年岁月里喝的那些无根水要暖太多。这温度扎扎实实从掌心一路窜进去,在五脏六腑转了一圈又经脉络至眼眶,明楼觉得眼眶跟着心一起热了起来。

明楼一口气将水灌了进去,总算让燥热翻腾的胃安宁了下来。

明诚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圆眼睛坐在一边看明楼喝水。

明楼裹着薄被子光屁股坐地上,手里紧紧握着空杯子,看一眼明诚的眼,又很快把眼睛转开“快去睡吧。”

明诚歪了歪头,“你不睡?”

“我不困。”刚说完,明楼就实心实意打了个哈欠。

明诚不打算戳穿他,点了点头,“正好我也不困,咱们先把租金付了吧。”

明楼扭头看他,拔高声音,“什么?”

明诚笑得春风拂面,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两本装订整齐B市标准租房合同。

合同共8页,条条框框列了足有三十条,从房东的权利义务讲到租客的权利义务,详细清楚,重点是,结尾处硕大两个毛笔字——明樓,确确实实出自明楼手笔!

明楼抖着膀子把全篇简体的租房合同从头读到尾,又从尾读到头,“这这这,我签的?”

毋庸置疑!明诚慧黠地眨了眨眼,“昨晚上你拉着我要租房子,否则就不睡觉。唉,我可没骗你,这合同可都是白纸黑字,当时你签字时候特别清醒,就是找毛笔找了好久。不过,你真的从来没用过钢笔?”

明楼想捂额,他都能想象当时情况——喝酒误事,喝酒误事!他喝了几千年果子酒,怎么就被一瓶啤酒放倒了呢?

他支支吾吾说,“也不是,就是习惯了。”抬起头问他,“我这能不能……”

“你放心,屋子明天就能收拾出来,床单都是新的。完全可以拎包入住。”

“我的意思……”

“你不想租了?”

圆眼睛里立即流露出来的失望叫明楼心里一软,不受控制就叫道,“不是。”话音才落,明楼便觉得太阳穴一跳。然而话赶话赶到这里,他是再收不住了,“我的意思,我要付多少?”

明诚整张脸都仿佛浸在光里,他闪着亮晶晶的一双眼,笑道“一千一个月,押一付三,按季度结清,先给四千。”他伸出白玉似的手,四指修长得仿佛艺术品,“这都是在合同里谈好的。”

“四,四千?”明楼觉得听力可能出现问题了。

“这里是学区房,附近有附中附小,都是重点学校。我家房子虽说小,但好歹坐北朝南,次卧虽然没有阳台,但大小和主卧一模一样。我可没坑你,不信你去问问汪老板,我家这样的可都是一千五一个月。你是汪老板师哥,我是徽茵师哥,我这是给你的友情价。”

“我不是质疑你。”明楼有口难言,他此次下凡只带了五千,虽说接下来的日子他可以不吃不喝,但还是有些心疼,“阿诚,那个,我现在没有现金在手,能不能……”

明诚“噗嗤”笑了一声,“大哥,现在谁用现金。你支付宝转我吧。”

“什么?”

“支付宝。”明诚重复一遍,右手拇指食指交叉搓着尖下巴,“没有支付宝?虽然我不太喜欢小马哥,但是你用微信支付也是可以的。”

“微信?”明楼干巴巴地重复。

明诚眨了眨眼,“你也没有?”

明楼觉得,自己大概要好好认识世界。他自暴自弃说,“还是现金吧。我的钱都在裤兜里。”

“那糟了。”明诚说,“我把你衣服泡水里了。”

————
明楼仙君几千年来第一次下凡,真的真的真的,是小白兔╮(‵▽′)╭

评论(48)
热度(96)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