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6

原名《明楼仙君下凡记》。

有人催更,所以勉强码了一章(大概不好看)。明明上周末才更过呀。感觉我好久没更或者失踪良久一定是假期综合症的错觉。

谢谢催更的同学,不催更,大概就真的不更了,毕竟最近懒癌发作。

阿诚哥撩天撩地撩神君哪!快来撩撩我,躺平任撩!

以下正文——

 

6,

凭借一千多年掌管天上财政的经验,凡间这些经济学原理都是小儿科,明楼以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基本功头悬梁锥刺股看了三天的书,期待能从书里头获得黄金屋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他的白富美,啊呸,他的房东明诚连续三天早出晚归了。

明楼发誓他对明诚的行踪真的没那么好奇,可每天半夜扭动锁匙打扰自己吸取白月光和周公下棋,实在是大大扰他心神,尤其是明诚回来时总是带着一抹幽香,明楼确定,那是从哪个女人身上蹭下来的香水味。

虽说自己打算把这姻缘绝了,好歹红线还没断,那明诚还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命中注定,这样夜夜笙箫夜不归宿,那就是给明楼仙君头顶上抛了一顶帽子,颜色还是绿的!

明楼火气大,脑门上长了三个包。明楼顶着三个红红火火的包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紧盯大门。

又是凌晨,锁匙插进锁洞,扭一扭,咔嚓一声,响在了明楼心尖尖上。

门推开的瞬间,冷风灌进来。走廊里的声控灯薄弱的黄光将一抹疲惫洒上来人的面庞,如同镀上晕黄的金漆。

蓄势待发的萌萌一个飞扑跳上去,双后腿直立,两前肢搭明诚肩上,一只狗头大咧咧歪在明诚脖颈窝里伸着湿漉漉的大舌头舔明诚的脸,舔得明诚“盒盒盒”直笑,揉着萌萌的大脑袋说,“萌萌乖,哥哥这就给你放狗粮……”话音未落,便听见沙发上传来低沉的干咳,明诚微微抬起眼,一双如同月光的眼如误入围城的小鹿,湿漉漉地闯进了明楼的心间。

明楼的心明明白白狠跳一下,呼吸停滞的瞬间,明楼觉得一串儿电火花从对视的眼睛里蹿进去,全身上下如同被闪电劈过,半边都要焦了。

“没睡?”明诚歪着脑袋,眨了眨眼。

眼睫毛在黑暗里犹如蝴蝶的翅膀,扇动了一室空气流转。明楼暗暗苦恼神仙视力太好,这会儿只觉呼吸随着那长睫毛的上下扑动,急促起来。

好在是活了千百年的神仙,明楼泛白的面颊硬是将宝相庄严挂在脸上,他端着低沉的略有些沙哑的声音慢悠悠开口,“你没回来。”

“你在等我?“声音略带惊讶,明诚按亮了门边的开关。灯光亮起的瞬间,他看见明楼一双黑眼睛眨也不眨。嘴角微微一弯,明诚眼里的探究一闪而过,脸上又挂上温和笑意,“怎么不开灯呢?”

神仙夜视如白昼。明楼心里咯噔一下,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抬眼时,明诚已经大跨步走过来,挤在明楼身边坐下,侧着身歪脑袋打量他,“脸怎么那么白。”气息喷在耳侧,温润湿热,若有似无的距离,仿佛每一根绒毛都在起舞。明楼心跳扑扑,脸上愈发白嫩,脑袋空白前,见明诚抬起手来。

明诚的手指如玉,足够媲美话本子里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的描述,明楼看过无数神仙的手,也不见哪位的手如明诚一般,只一个动作,便能叫他丢盔弃甲。

这千古难见的手指此刻便在他的脸侧,手指头将将要触上他的脸。

脸上的热气再也藏不住,鬼使神差的,明楼也抬起了手。

十指交握,热度相融,仿佛合该如此,两只手无缝隙地贴合在一起。

若是刚才,电流将明楼半边身子劈焦了,那么此刻,明楼整个身子都焦得彻底。

明诚的眼睛睁得滚圆,然后慢慢眯起,眼角弯起的弧度带出一道光,很快被掩进LED灯光里。明诚不动声色地将手指从明楼手掌里挖出来,“等我有事吗?”

掌心的温度忽然消失,明楼心里如刮过一阵冷风。明楼回过神来,虚空里抓了抓,一边用膝盖顶着扑过来想往明诚怀里头凑的萌萌,一边抬手在头顶爬了一遍耷拉下来的头发,“你最近回来很晚。”

明诚站起来给萌萌倒狗粮,接着去收拾洗手间里萌萌的狗厕所,“论文到最后阶段。哦,对了,你的体检明天就能出来。这两天喝牛奶还吐过吗?”

关切的声音隔着洗手间里哗啦啦的水声,明楼觉得万分满足,声音便也雀跃起来,“没有。”

“那就好。牛奶的钱我从房租里扣,下个季度一并还给我。明天休息,我要去趟超市,你去吗?”

“好!”明楼几乎要跳起来。

明诚从洗手间里出来,坐到明楼身边看他,“还有什么事?”

“啊?”

“你不会是专门问我晚回来的事吧。”明诚脸上挂着调侃的笑意。

明楼看得一阵脸烧,“我申请微信了。”

“想加我微信?”明诚笑盈盈地摊出手。

明楼不明所以地盯着他。

“手机拿来,我扫一下。”

明楼急忙双手奉上手机。

明诚在手机屏上扒拉两下,调出明楼的微信二维码,拿出自己的手机,对准二维码,一边扫一边说,“虽然水果4S是老款,可,是老乔的最后一个经典款,五百块卖你,真是便宜你了。”

明楼笑眯眯点头,心满意足地看明诚的头像明晃晃挂在自己的联系人列表上,觉得卯足了劲儿想要挤到明诚胸口上的萌萌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正说着,明诚的微信震动了一下,明楼眼角余光扫过去,恰看到一个齐刘海丸子头的女生头像上一个红点。明诚熟练地打开,眼角笑出了几条笑纹,大拇指按住对话条,低音炮传输进去,“丸子,谢谢你了。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睡,晚安。”

那边很快就有了回音,也是一条语音,欢快的女声传出来,“晚安,阿诚哥。”

忽然之间,明楼觉得头顶绿光闪烁,忍不住开口询问,“谁?这么晚还打电话?”打电话是这两天才搞明白的,类似于千里传音,只不过需要借助手中这小小方砖。

明楼觉得万蚁噬心,此刻坐卧难安,偏偏明诚的视线平静如古井。

明诚挑了一下眉,“这是语音。”说话间,明诚将一个“萌萌哒”表情发给另一个梳马尾的妹子,顺手发了一个“拉被子睡觉”的表情给一个头顶着美少年头像名叫“stone”的人。

几分钟下来,明诚已经回了无数条微信出去,一水儿的“萌萌哒”“晚安”“么么哒”……

明楼眉心直跳,忍不住开口道,“你的联系人可真不少。”还都是年轻漂亮的少男少女。

“怎么?羡慕嫉妒恨?”明诚笑道,“过段时间,你的列表里可能比我还多。”

“不会。”明楼斩钉截铁,“那个,什么是语音?”

明诚看他两秒,忽然笑出了声。

明楼懊恼地站起来,又不便对着明诚发火,生硬地说道,“睡觉去了。”

“好啊。”明诚笑着说,不在意地摆摆左手,右手按住微信对话框,“想吃宵夜吗?”

还想着约人出门吃宵夜!到底是谁?小丸子还是马尾辫还是stone?不对,刚刚已经说过晚安了,还有其他人?

明楼如临大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放慢脚步,等待微信回复。

耳边果然传来微信“叮”的提示音,明楼的耳朵竖起来了。

可是,明诚半天没有动作。

此时的明楼,手放在客房门把手上,心却漂在沙发上头。

他知道法术不可用,用了就罚款。可是那一条微信如猫爪子不断挠着明楼的心——他实在太想知道,到底是谁,能让明诚半夜三更主动邀约。

“我这都是为了把红线断了。”明楼想,“只要找到明诚喜欢的人,就有法子断红线。”可是他又觉得似乎有一把没有开锋的剑悬在心口,心每跳一下,那刃便磨着心缘,钝痛难捱。

天眼开在明诚背后,他看见明诚微信里的对话框,空白的头像,唯一的语音,没有回复。

明诚再一次按下通话键,低沉的声音流淌在烦躁的空气里,“微信响了。”

又是“叮”一声,还有震动的声音,是从明楼的手里传出来的,水果4S。

心跳忽然急骤,明楼低下头,空白的头像,唯一的联系人头像上两个红点。

明楼转过身,LED灯光亮如白昼。明诚漆黑的眼睛剪碎了白昼一般的光华,闪烁地跳跃着,“想吃宵夜吗?”

这回,他是面对面邀约他。

 

凌晨十二点半,唯一的24小时粥店在千米之外的大街上。

明诚带着明楼找共享单车。城市里的共享单车,横七竖八倒在小区门口。

“你装APP了吗?”明诚问他。

明楼愣了一下,“什么?”

“FOF。”明诚说,想了一下,又道,“算了,我给你找一辆吧。”明诚随手扶起一辆车,一边熟练地打开APP扫码,一边嘟嘟囔囔,“不好好停车,本来是件好事,现在都成城市毒瘤了。”

车锁“咔嚓”一声,明诚把车把往明楼手上一推,“你用FOF,我用mobie,一元半小时,回头记得和手机钱一起给我。”

“阿诚,这个……”

明诚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亲兄弟明算账,咱们不讲交情,一切AA。”

“不是,阿诚,这个……”明楼为难,骑马骑神兽骑萌萌都不在话下,可是这个通体黄色的东西,他明楼千百年都没试过呀。

“怎么?”明诚竖起两道海苔眉。

“不会骑。”明楼老实说道。

小区门口的灯光略暗,明诚疑惑思量的神色还是实实在在落到了明楼眼里。明楼活了千百年,头一次知道什么叫丢人——他怎么就不会骑这么个东西?

明诚很快便接受了明楼不会骑车这个设定。他没说什么,将FOF接过来,利落地关了锁,又在APP上结了账。

“这个钱……“

“到时候还我就行。”明诚爽快道。

“我看刚刚显示0元。”

明诚手指顿了顿,眼角往上一挑,凉凉说道,“眼神不错。”

“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这是月卡,已经付过钱,所以结算时不显示金额,按照正常计算,开一次锁付款一元。”

明楼想了想裤兜里越来越少的红票子,又看了看眼前睁着一双水润润眼睛却包含不满的阿诚,咬了咬牙,“那就,回头给你……”

“盒盒盒”明诚忽然笑了起来,绕过明楼的脖颈,一掌拍上明楼的肩,“你还当真了?”

明楼的桃花眼微微睁大。

明诚勾着明楼脖子,温热的呼吸喷得明楼心跳紊乱得似房颤,“下回教你骑车,今晚咱们走着去。”

评论(44)
热度(91)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