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当我们老了(一发完)

题目是骗人的,这就是一个急诊的故事。

如有雷同,应该不是虚构。

——————
明诚转出急诊室,手里头攥着一根烟。

之前又是论文又是轮转压力太大,烟瘾重得一天要抽两包烟。后来,在明楼的督促下,他好不容易戒了烟。

可是今天,他实在需要用一根烟的时间来缓解积累下来的沉闷。

楼梯口向来是烟民聚集地,前人残留的烟雾叫明诚微微蹙眉。

还是太久没抽烟了。

明诚将滤嘴按进嘴里,拿牙齿叼住,熟悉的烟丝的气味如同久别重逢的爱侣,叫他的心神有一霎那的放松。

他从白大褂兜里拿出打火机,手指头拨动火机上的开关,“噼里啪啦”细微的声音伴着紫色的火星跳跃,火苗始终在要燃不燃中熄灭。

明诚暗骂一句“shit”,从兜子里摸出另一个火机,还没来得及点,就听见一个浸染了薄怒的气声从安全门口飘过来,“藏了几个火机。”

明诚一抬头便瞧见自家大哥粗壮的轮廓挡在了门口。

明诚下意识便要将嘴里头的烟吐出来。明楼却比他速度更快,长臂一撩,略带薄茧的拇指擦过明诚温软的唇边,食指已经勾出了被明诚唾液浸得绵软软的滤嘴,塞到了自己嘴里。

明诚目瞪口呆,后知后觉的一层一层红起了耳朵。

始作俑者却仿若未觉,从明诚手里抢过打火机,“扑”一声将烟点燃。

“这就是你说的戒烟?”明楼抬眼瞧他,乌沉沉的眼珠子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视线如一根丝线,电火花一般窜进了明诚眼里。明诚只要想到自己的唾液经由香烟滤嘴被渡到了明楼嘴里,这会儿正被他的舌尖翻来覆去搅着,便觉得浑身上下如同被蒸熟了,面上更是潮热火红,他扭过头,轻声辩驳,“从老郭那里抢来的。你还不是也吸烟。”

“我可不像你有烟瘾。”明楼一个眼刀横过来,“答应过我什么?肺还要不要了?”

明诚面上红晕慢吞吞在挪移,试图用撇嘴转移注意力。然而后脖颈忽然按过来的手却温软厚实得叫他忘记眼前的所有——就如同儿时,他的大哥正用他卓越的按摩技巧灵活地揉按着他僵硬的肌肉——这是大哥呵!

明诚心里一惊,如同一盆凉水兜头淋下,冷汗瞬间便将所有的热度都带走了。

明诚终于转过头,坦然地对上了这一对漆黑深邃的眼眸。

这一双眼眸呵,前一秒还仿佛揉进了万千春水,下一秒又恢复成兄长该有的慈和。

“心情不好,怎么不来找我?”

按理说,明诚做医生也有3年,加上实习的3年,实在不像是容易被情绪扰动的初生牛犊的模样。明楼不是没有瞧过,他穿着白大褂走路如风地带着一帮实习小姑娘飞奔进急诊抢救室的模样,冷静专业合格;他不止一次从旁人完美的言语中描摹这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弟弟——那是他们明家的孩子,是他亲手教育出来的弟弟,是他藏在心底十年的人。

明诚低下头,沉默在烟草气味里如有实质,一点一点坠到了地上。

明诚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同被拉破了音的大提琴,“不让安乐死是不是正确?”

明楼静静地听他说话。

“上周收了一个病人,95岁,全身插管。”明诚说道,“有时候看他被绑在床上,我也于心不忍,可是……”明诚叹了口气,“不绑他就要去拔管。他已经呼吸衰竭,必须呼吸机襄助……前几天,他的女儿来看他,给他写了一张纸条,”明诚将纸条从兜里拿出来,展开——“爸,你想死吗”,明诚叹了口气,“这个病人其实是自杀被发现送进来的。”他笑了一下,眼睛里没什么笑意,“95岁的人却要自杀,这是有多孤独。”

“阿诚,你有我陪着。”

“可是大哥也是要结婚的。天天陪着我,大嫂会有意见。”明诚自嘲地笑笑。

我怎么可能跟别人结婚——明楼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被压在了嗓子里。他咽了咽,低声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你。”明楼紧紧盯住明诚的眼,“阿诚,你愿不愿意让我陪你一辈子。”

视线里满载的情义这会儿是再也遮掩不住了。明诚却在他看过来的时候转过了脸,“其实以前也遇见过很多人……看到他们,我就在想,要是将来我被绑在病床上,当着别人的面吃喝拉撒……这样没有尊严地活着,我还不如……”

“你就不考虑我会难过?”明楼攥住他的手腕,手指顺着手背慢慢往上,直到将他的整只手包含在掌心,“你就不想想大姐,不想想明台……”倒是有点儿撒娇的语气了。

明诚“噗嗤”一声笑出来,“那时候我都老了……”

“是呀,你老了,我都该去了。”

“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明诚急忙说道。

“我知道。”明楼笑了笑,拉过明诚,将他的手放在心口处,“阿诚,生老病死在所难免,让不让安乐死,并不是一个绝对的答案,你我甚至是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都无法解答。只是身为医生,便是对生命负责,哪怕是最后徒劳,我们都只能尽力挽留生命。”

“是我矫情了。”明诚叹了口气,“大哥,你怎么过来了?手术做完了?”

“我听说你给我们科打了三个电话要求转住院部。”

“老爷子都在急诊住了一周了。本来早就该转住院部。可是你看,老年病不要,消化科不要,呼吸科也不要。谁都怕这个定时炸弹死在自己科室里,我可不就得找你了?”

“我可是胸外科。”

“所以胸外科大主任是不是帮我跟呼吸科说一声。”明诚狡黠地眨了眨眼。

明楼朝他虚指了指。

“哥哥~”波浪线似有实质,明诚抢着叫道。

一声“哥哥”多久没叫了?明楼心满意足地笑了,“行!”

评论(39)
热度(107)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