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7

难产的一更,没想到片段也会卡。

阿诚哥太知道自己的优势了,严重OOC预警。

7,

三百年前,明楼也曾下过凡间。

彼时,神界保守,仙凡不恋,违者重罚。

明楼是个刚刚从白银上仙晋升到黄金下神的小神仙,他姐姐捡的弟弟明台还只是个刚刚修炼成青铜仙的小蝎子。

小蝎子有段孽缘,才修炼成青铜仙,就下凡找他的孽去了。

他的孽是个叫于曼丽的小姑娘。明台小蝎子躲在墙角看他的孽从人参果似的小娃娃长成了出水芙蓉一样的大姑娘,一颗蝎子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一来二去就把这于小姑娘给骗到了床上。

尚未晋升钻石上神的明镜掐指一算,火速携明楼下凡拎了明台并他媳妇儿上了天。

明楼想起那会儿,凡间战乱,茅屋采椽,动不动便是穅渣菜根,哪里似如今,高屋建瓴,山珍海味,仅仅一个帝京,便恨不得将全世界美食都搬过来。难怪自从仙凡通婚后屡屡可见各路神仙追老婆追老公追到在凡间安居乐业,不思修仙。

明楼正摊在沙发上在吃包子,酱肉大包子。

萌萌趴在明楼脚边,把头搭在明楼膝盖上,一双吊着蓝睛的绿豆眼虎视眈眈瞪着明楼手里头的包子。

说来也奇怪,经历第一日的呕吐,明楼的胃以光速见好,第二天已经能喝下明诚煮的一大杯牛奶,第三天是皮蛋瘦肉粥,至第四天,明诚给自己煮的宵夜——阳春面有一大半是落进明楼肚子里,第五天,明楼已经堂而皇之坐在餐桌上与明诚共享晚餐了。

明诚煮的一手好菜,从炒青菜到水煮鱼无所不能,这会儿做的酱肉大包更是色香味俱全。明楼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明楼打着饱嗝,不情不愿地被萌萌抢走最后一口肉的时候,明诚正好开门进来。

近几日,股市大好,明楼选的“琅琊医药”和“南梁海运”又是优势股中的优势股,明楼狠赚了几笔,在明诚面前都不自觉挺起了肚子,额,挺起了胸,“回来了?去哪儿了?比昨天还晚。”

说起昨晚,明楼便有些郁闷。

昨晚上,送明诚回来的是一辆海鸥门的TSL。TSL里坐着个梳丸子头留齐刘海的女人。明楼下楼遛萌萌,正巧便看见明诚弯腰钻进副驾驶座与驾驶座上的女人告别,露出一截浸在路灯白光里的竹节一般的腰段,明楼忽然便想起近几天看的电视剧:全程被蒙在鼓里的傻白甜女主人,有一天意外撞见男主人与小三调情的场面。明楼自然不是傻白甜,却也觉得自己头顶上沉甸甸一顶帽子压得自己的嘴都弯不起来。于是,萌萌扑上去的时候,明楼一把握住了明诚的手,宣示主权一般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紧紧地揽住肩,将拉下来的嘴角往上提了提,居高临下审视车里头晦暗不明的那张脸,“阿诚,这位是……”

“洋子,我师妹。”明诚说道。

“您就是阿诚哥的室友吧。”TSL里的声音极是豪爽,洋子探出半张脸,从晦暗里露出友好的笑容来,“你好。”说话间递出一只手来。

明楼知道,那是现代人表达友好的见面礼,便如神界里相互的作揖。但明楼并不打算表达自己的友好,他提了提拽着狗绳的左手,又示意她去看自己揽着明诚的右手,笑眯眯地说,“多谢你送我家阿诚回来。”扭头便神色不佳地对明诚道,“阿诚啊,时间晚了就叫我去接,你也好意思让人家姑娘家家的送回来。”

明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听洋子大声辩道,“我是空手道八段,来十个我都不怕。”

明楼并不知这空手道是什么,猜测大概是能自保的一类功夫,礼貌地笑道,“洋子小姐的功夫,在下自然是相信的,只是晚归到底关系姑娘家的声誉。阿诚啊,洋子小姐年纪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明楼难得露出这一副大家长模样,叫明诚瞧得新奇,他眨了眨眼,配合着演戏道,“欸,知道了,大哥。”

这一声心血来潮的“大哥”却叫明楼通体舒泰,心里头那一股一股扭捏的情绪忽然间便消失不见了。他笑盈盈地看着明诚,觉得他这一双眼睛便如同银河河床底的星辰,亮得叫人移不开眼。

明诚轻轻眨了一下眼,那睫毛扇得明楼心跳一滞,回过神来,见明诚已经笑着向洋子道别了,“我家大哥说得对,女孩子还是要早回家。今天太晚就不请你上去了,回到家给我微信。”

“好,阿诚哥,明天见。”

明楼额角直跳,忍了又忍,明楼盯着明诚背后那一段支着翘屁股的细腰,郁闷地嘀咕,“你还要她给你微信。”

“你也说了,她是女孩子。”明诚说道。

“那你就不该叫她送你回来。”

“说得对,应该我送她。”明诚煞有介事地点头,“明天还是先送她回去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明楼急了,语无伦次道,“欸,不是,你们明天还要见?”

明诚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他,“我们最近在研究一个课题,不但明天见,还要天天见。”

明楼觉得有点儿心塞,为此,他今天特地电话遥控汪曼春买进国产BYD一千股,又涨,到收盘时,又涨停。

明楼如今腰包鼓鼓,说话便有底气。

明诚进门,萌萌立即飞扑过去。

明楼念叨,“怎么比昨天还晚?”

“你说的。”明诚笑眯眯道,“我应该绅士一点,先送洋子回家。”

“欸,不是……”明楼急得满头大汗。

“洋子可是有TSL的人,用的着我送。”

“她又送你?”明楼眼睛简直要瞪出火来。

“没没没,我可不敢让人说,我是吃软饭的。”

软饭这个词大概不太好,但是总算是没叫那个洋子又把明诚送过来,明楼满意点头,“要不,我也给你买辆车?”

明诚瞪圆了眼,“干嘛?”

“以后也就不用再让那个洋子送你了。”

“不要。”明诚拒绝。

“欸……”

“帝京这么堵,你是想让我早上早起一个小时?”

“欸……”

“再说了,咱俩就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你干嘛给我买车?”

明楼愣了好一会儿,才又小声,“昨晚你不是都叫我大哥了?”

明诚没好气白他一眼,“你不是说我是你家阿诚吗?我那是配合你演戏。演戏懂不懂。”

失落感一下子便从心底窜起来,明楼脸色不佳地窝在沙发里,半天没有说话。

明诚抬头看一眼犹如被抛弃的小猫一般的明楼,拍了拍萌萌的头,指了指角落里的窝,眼见它乖乖趴进窝里去睡觉,才走到沙发边,在明楼身边坐下,拿食指戳了戳他的手臂,“就这么想当我大哥?”

明楼鼓着脸不说话。

明诚凑到明楼脸前,闪着亮晶晶的一双眼巴巴盯着明楼看。

被这样一双小鹿眼乖乖巧巧地看着,明楼心里头哪里还有怨恼,只是架子还要摆,依旧板着脸直挺挺坐在沙发上。

“大哥~”

明楼觉得听力大概有问题,否则怎么能听出明诚这低沉嗓音里还有波浪线一般的弧度? 

“你不知道,今天有多累。”明诚撒娇一般地说,“我下午到现在都没喝过水呢!”

明楼铁板一般的脸悄悄裂出一条缝,忍不住训他道,“再忙也要喝水!”

“是,大哥!”

一口一个大哥叫得明楼心情见好,明楼顺着台阶下,“快去喝水。”

明诚点头,笑盈盈地拿起茶几上的水。

那水是明楼喝过的,杯沿还沾着他的口水。明诚咬着杯沿就将一杯水给灌进去,明楼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口水混在明诚的唾液里在他湿热的口腔里转了一圈再吞咽过食管落进胃里去。视线不由自主便集中在明诚修长脖颈间的喉结上,那喉结轻轻一滚,明楼便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滚了一滚,他忍不住也咽了咽,说道,“阿诚,那个,是我的杯子。”

明诚动作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地将杯子放到茶几上,抬起头,挑起一边的眉毛,嘴角紧接着勾起,“怎么,大哥介意?”

一个简简单单的笑却让见过神界百态的明老神仙看出点勾魂摄魄的意思。明老神仙慢了千百年的老心脏在一霎那犹如枯木逢春,不受控制地蹦跶起来。

“都,都是大男人,有什么介不介意的。”明楼从桌子上抢过杯子,奔到饮水机前接了满满一杯,“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干,这才觉得往下奔涌的血流缓了下来。

“你的体检报告。”明诚在他背后放下一本A4开的薄册子,“器官结构从影像学上看,一切正常。不过你的胃……胃镜下显示严重萎缩。”

明楼的背肉眼不可见地一僵,他已经感觉到了,背后探照灯一般射过来的视线。他在这视线里缓缓转身,坐在沙发上的人却又收起了那探究一般的目光。天花板的吊灯被纸捏的灯罩拢成了一片朦胧的光,明诚的眼睛在这一片光晕里如同银河岸底闪耀的星辰,清澈却又遥远。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胃底,所以,从帝京大学里请了消化方面的专家,明天为你会诊。”

“我已经好了。”明楼说道,“这几天都已经不吐了,会诊,就不用了吧。”

“按照你那个胃底,按理说,应当是要吐个好几个月都不会好的。但是你又好得那么快……”像是自言自语,明诚的眼睛却是一直看着明楼的。

明楼脸色一僵。

明诚却仿若未见,“但是,你这几天的胃口确实不像是严重萎缩的胃。”

“阿,阿诚……”

“所以,我觉得他们诊断错了,就帮你把会诊给推了。”

明楼大舒一口气。 

“不过……”

心还没被放回胸膛,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还是要再检查一遍才放心。”

明楼肌肉绷得有点儿紧,“阿,阿诚,那个,检查费不便宜,我看还是不用……”

“大哥最近不是赚了钱了吗?”明诚歪着头问。

明楼支支吾吾,“是,是赚了一点,但,但咱不是得花在刀刃上。”

“那倒是。我倒是有个办法,不需要你花钱。”

“什么?”

明诚从公文包里取出另一份文件,是一份复写联。

“我最近正在做一个研究,关于人体的。不用你花钱,我亲自给你做检查,你还有交通费拿。”明诚站起来,走过去,将双手搭在明楼的肩上。

肩上的温度,鼻尖的气息,在相距不足5厘米的空间范围里,仿佛有一把火,在明楼心底燃了起来。

明诚澄清的双目深深地凝视明楼。距离在对视里被一点一点缩短——5厘米,4厘米,3厘米,2厘米,1厘米……直到明诚的唇若有似无地贴上了明楼的,他慢慢地歪过自己的头,薄唇慢慢地滑过明楼的侧脸——皮肤是滚烫的,泛着一点点白金的颜色,一路从脸颊亮到了耳廓,明诚将自己的唇贴到了明楼的耳边,声音夹杂着灼热的吐息,挑动着明楼耳畔最敏感的皮肤,“大哥,你不想天天跟我一起上下班吗?”

心里的一根弦,断了。

评论(49)
热度(109)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