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8

上次写到要做试验签知情同意。

必须补充,明诚同学是错误示范,知情同意必须要真实客观地传达其内容给予充分理解和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不能诱导尤其不能如明诚拿美色诱惑。咳咳,所以,请不要学习楼诚两位同学的知情同意过程。

本来打算写完试验,但是不小心插多了一段🙈

提醒:骑单车去地铁站!

再提醒:可能不好看!!

8,

明楼花了10分钟学会了用APP打开小橘车,又用一个晚上学会了自行车这么一个比马慢比人快的东西。明楼觉得自个儿跑步可能要比自行车更简单点也更快一点,然而跟着前头将共享自行车骑出山地自行车效果的风一样的男子,明楼觉得,心情不坏。

帝都霾重,灰黄色里见身旁巴士轿车风驰电掣地驶过去。

明楼下凡后跟着明诚乘过一次巴士,速度不错,虽然比起腾云驾雾是慢了那么一点,但总算是解放了双脚。神仙脚程虽说不错,但能懒则懒,明楼也是不介意多搭乘几趟巴士的。巴士人多,明诚就贴着胸站在自己跟前,下巴对下巴,鼻尖对鼻尖,呼出的热气都能烫到彼此。

明楼想到那次搭巴士的经验,浑身都热起来。

自行车道上,挤过来一辆路虎,对着明楼的车屁股狂按喇叭,擦着明楼的肩膀就开过去。要不是明楼比较有分量,非得被掀翻了不可。眼见着那辆路虎擦过自己就要往明诚身上撞,明楼一时心急,下意识便要将四脚朝天咒给念出来。所谓四脚朝天,便是无论何物,都是要以一个四脚朝天的姿势甩到十公里以外。

方圆十公里,都是车,十公里外,还是车。

咒语的第一个字已经秃噜出嘴,明楼眼皮一跳,忽然想起这回事,接着又想起罚款这回事,若是破坏了凡间秩序,恐怕款项要加倍。

明楼盘算了一下老婆本,赔个钱应当不算什么。

车头眼见着要吻上明诚的后车轮,咒语的第二个字也从明楼的嘴里头冒出来,咒语已出一半,收不住了!明楼心一横,马上便要吐出第三个音节。

却见明诚灵活地一转车头,贴着路虎的后视镜便滑了过去。

一个急刹车,不仅仅是路虎,还有明楼的咒语。

路虎的车头往外拐了个小角度,车窗摇下,露出个地中海脑袋,骂咧咧道,“怎么骑车的!”

明诚掏出手机拍下路虎的位置,顺便将鲜明的自行车道分界线抓进镜头,收起手机,将一双冷冰冰的鹿眼对上“地中海”,说道,“在自行车道里骑的。”

自行车道里骑车的车友早就看这硬拐进自行车道里的路虎不顺眼了,纷纷骂道,“机动车闯自行车道,还好意思骂人!”

“路虎了不起呀!撞到人10辆路虎你都赔不起!”

“就不能慢慢开车吗?非得和自行车抢道,赶着投胎还是怎么滴!”

……

已经有人拍了视频照片上网。

明诚长得帅,直播频台里立即闯进去千人。

“地中海”见群情激奋,肥腻的圆脸一时赤红一时铁青,接着便作惨白,他慌忙摇上车窗,打着方向盘急匆匆就拐出自行车道并入车流中。

这事虽然算是了结,明诚小白杨一样的身姿还是吸引了一帮路人围观,尤其以小姑娘为多,甚至有人蠢蠢欲动要去搭讪。

危机感飙升,明楼摔车挤过来,一把揽住明诚的肩,问道,“怎么样?擦到没?”

一气呵成的动作颇为霸道,声音则很是温柔。

小姑娘们先是一脸懵圈,下一分钟忽然反应过来,尖叫着举起手机对着两人狂拍。

明楼被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看一个个小姑娘顶着一张通红的脸从羞涩变作兴奋。

却见明诚弯着好看的鹿眼对最前头那个姑娘温柔地说,“小姐,你是要把照片放到网上?”

明诚声音如果低音域的琴弦被拨动,放在往日能叫一票人迷醉,此时他又刻意压低了音线,便如同KTV包房里立体声环绕,听得人心头一颤。

明楼心头颤了颤,见那姑娘又从兴奋变作了羞涩,微低下颌,点点头。

“不如这样,咱俩合影放上去。”明诚扭头看一眼明楼,“这个人是我的朋友,就不要曝光他了。”

他说的隐晦又模糊,听得小姑娘眼中发亮,频频点头。明诚慢慢将视线转过去,嘴角含了一丝温和的笑,“你们也要合照吗?”

明诚与众多姑娘们合照在海角论坛上飘的时候,明楼已经跟着明诚在研究院里头的。

这是明诚工作的地方,一想到这里,明楼便浑身细胞都要燃烧起来。

明诚换上工作服——是一件白大褂。白大褂纽扣扣得紧,里头的衬衫更是扣到了领口第一颗,领子平整严肃地裹在细长的脖颈。

明楼忍不住咽了咽,脑子里不知怎的就想起前几日在网上新学会的词——禁欲系。

穿着大白褂扣着衬衣领的明诚,简直就是这三个字的最佳表达。偏偏他还从抽屉里摸出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子上。难得见一次这样的明诚,明楼觉得这个研究,参加的值。

与家里完全另一个画风的明诚带着明楼雷厉风行地赶往实验室。

说是实验室,其实是实验区,并排好几个房间,用玻璃门隔开,坐在玻璃门里的,大多是穿着白大褂戴着大口罩的小姑娘。

明诚甫一推开玻璃门,小姑娘们便围了上来,面含春色满目柔情地叽叽喳喳喊着“阿诚哥”。明诚面露笑容,游刃有余和地同一众姑娘们打招呼,举止绅士礼貌,又恰到好处地不显疏离。

明楼太阳穴搏动得厉害,行动快于思维,拽住明诚的手臂,大手顺着结实的手臂肌肉便往下滑,一鼓作气握住明诚的手,五指得寸进尺插进明诚的五指指缝里,无师自通地交叠出一个十指紧扣的姿势。

明诚的鹿眼里仿佛泛着一层水色,这么湿漉漉往明楼看过来,几许困惑,几许愕然。

明楼将将反应过来,却在看到明诚的这一双眼时,下意识紧了紧手指的力度,又不自知地拿大拇指抠了抠明诚的掌心。

明诚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怔愣,很快便恢复正常,就着明楼的手将他往前一带,同实验室里的姑娘们介绍,“这是志愿者。”

“阿诚哥,这不是你大哥吗?”是那个叫洋子的人。

洋子负责给明楼采血。

明楼犹豫着扭头看明诚,皱着脸说,“阿诚,我晕针。”

明诚说道,“那你现在就该晕倒。”

明楼面不改色,“记错了,晕血。”

明诚点了一下头,“知道了。”说完便出了门。

明楼舒了一口气,回过头去。

洋子戴着一只遮了半张脸的大口罩,一双眼滴溜溜转在口罩外显得更大了。她凑过来说话,“大哥,你和阿诚哥住一起?”

“别叫我大哥。”明楼面色严肃。

洋子被噎了一下,也不气馁,“明先生,阿诚哥最近是不是有情况?”

“嗯?”

“他交了什么新朋友吗?”

“新朋友?”

“我是指,那种关系很好很亲密的朋友。”

明楼警铃大作,瞪着一双眼看洋子。

洋子支支吾吾,避开明楼的目光,解释,“他最近不参加聚会,也不坐我的车……”

明楼在心里过了一遍明诚近来活动——昨晚一起吃饭,前晚还是一起吃饭,至于坐车这回事儿……

明楼福至心灵,心里头如同开了朵鲜花,脸上却还端着,“阿诚身边确实有个新交的朋友,与他很聊得来,阿诚近几日下了班就同他一起……”

“你见过他了?阿诚哥带她回家了?”

明楼点头说道,“阿诚还亲自做饭给他吃。”

洋子瞪大眼睛,“那她,那她长得如何?”

明楼仔细回忆了一下仙女们对自己的评价,“鲜眉亮眼,面如冠玉。”

“那与阿诚哥……”

“天作之合。”

洋子深受打击,面如死灰,自然看不出明楼端着的一张冠玉脸上暗藏的一抹得意。

明诚很快便回来了。

明楼站起来兴致勃勃地说,“阿诚,咱们下面怎么查。”

明诚走到明楼身后,双手按住明楼的肩,凑过去,几乎是贴着明楼的耳垂将气声送进他耳膜,“我想到个办法,治好你的晕血。”

明楼被那气声激得半身酥麻,一时没明白话里意思。双肩忽然被往下压,明楼只觉后臀着凳,还没来得及呼痛,便觉双眼被明诚玉手轻轻一抚。眼睫猛地一扇,眼睑下意识合拢,明楼觉得那圆润手指抚过的地方如春风吹过——一条柔滑的丝巾蒙了过来,冰凉的触感激得眼皮一阵阵发颤。视觉被阻挡,其他感官便愈发清晰,当明诚的薄唇不小心碰到明楼柔软的耳垂时,明楼甚至感觉出薄唇上的干皮。

应该用水润一下,明楼脑海里无意识便回转出明诚拿自己舌尖舔着上唇的画面,立即便觉得口舌干燥。

明诚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音节撞过耳膜激得明楼头皮一麻,“这样,你就看不见血了。”丝巾在脑后打了个结,左手被托起放在桌子上,袖口小心地挽高到手肘以上,那双手对待自己就像对待一个珍贵的宝物,右手最后被握住,明诚贴着他的耳边说,“我就在这里陪你。”

——————
最后说一句:晕血治疗方法不要当真!有些东西晕了就是晕,非常危险,不要强行!!!

评论(20)
热度(93)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