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11

11,

“我来自神界。”

时间仿佛忽然停滞,窗外的车声人声也在霎那消失,挂在墙上的时钟钟盘上,秒针颤颤悠悠迈过去艰难的一步,“嗒”地一声敲在明诚的耳边,也敲在了明楼的心上。

明楼的心仿佛浸在沸水里,面上越是平静,心头便越是惊慌。

“盒——”

明诚发出来的第一个声音,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挤过,拖长了尾音压低了声线。

“盒盒盒盒盒……”

紧接着便是他标志性的笑,杠铃一般,他用表情动作声音夸张地表达着自己的情绪。

他笑得弯下腰,头顶上的餐灯不太明亮,晃得他的眼睛一片水光,明诚笑出了眼泪。

“我是认真的,我是神。”

明诚抬起眼,玩味地看他,“你说你是神,你管什么的?”

“财政。”

明诚眨了眨眼,“你是财神爷?”

明楼想了一下,“按照你们凡间的说法,算是。”

“凡间的财神可有五个。王亥、比干、范蠡、关公、赵公明。”明诚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他,“比干应该比你瘦吧,脸这么白也不像关公,你是哪个?”

“他们都退休了。”明楼说道,“前段时间我们改组了。”

“所以你是新任财神爷?”

明楼点头点得一本正经。

“噗。”明诚又笑了,“财神爷?行啊,你们不是都有什么点石成金吗?你变个金子看看。”

“阿诚,点石成金那是石头本来就是金矿。就算是神仙,也得讲究物质守恒。世上金矿原本就是固定,你想看我变,那也只是从别的地方挪过来,那是偷,不是变。”

“你说得似乎有点道理,不过既然你是财神,为什么买的股票都停牌了?”

明楼面露尴尬,“这里的股票太妖。”

“是呀,你尽选着妖股买。”

明楼默了默,“我是按照凡间经济规律选的,从理论上讲,没有问题。”

“你不知道大天朝的股票不能完全用经济学推算吗?除了庄家,没个内幕消息,散户炒股哪有那么好运气的。”明诚瞥他一眼,“没钱没运气的财神爷,明楼,你是不是当我傻!”

“阿诚,我真是……”

“行,那就不变东西了,你施个法帮我把这房间给清扫了,总可以吧。”

明楼沉默片刻,转身就去找扫把。

“欸!”明诚忙阻止他,“你是不是又想摔我一个盘子?可别告诉我,你不会这种法术。”

“这种法术是有的。”明楼说道,“但是我们神仙在凡间不能用法术。”

明诚把身子往后一靠,将左腿交叠在右腿上,露出一段纤细白皙的脚踝,双臂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怎么让我相信你是神仙?”

“你应该研究过我了,同你们人类并不相同。”

“也可以解释,你从另外的维度过来。或者,你带我去神界?”

“我本来就是来带你去神界的。”明楼说道,“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带我去神界?”明诚虽在笑,却满脸的不信,“你不要告诉我,我成仙了。我可从来没有修过仙术。”

“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明楼说道,“我们必须先双修,等你……”

“等等,双修?什么双修?”明诚冷笑,“不要告诉我,是我想的那回事。”

明楼深情款款看他,凑过去,热气都扑到了明诚的脸上,熏得后者满面通红,“就是那回事。“

气音从明诚的耳朵边钻进去,明诚只觉自己半边身子都麻了,嘴角上忽然贴过来两瓣温软的嘴唇,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影子便又晃了回去。明诚吃惊地瞪大眼,看着隔着桌子一脸餍足的人。

“阿诚,咱们是天注定的姻缘,我一早便说过了。”

明诚脸上的红云也一点一点退去,唇角勾出个冷淡的弧度,伸出一点儿舌尖,绕着薄唇的轮廓不紧不慢地舔着,拿一双湿漉漉的眼眸挑衅地看着明楼,“你连神仙都证明不了,拿什么证明天注定?”

被这样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盯着,饶是念惯了清心咒的老神仙都要意乱神迷。明楼觉得才被润湿的口唇又干燥起来,下腹部火起,好不容易维持住镇定的脸色,“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全身上下都是原始细胞。”

“你偷看我的报告?”

“那是我的报告。”明楼说道,“虽然不能用法术,我的视力足以让我看清一千米以外的东西。昨天你拿着报告的时候,我刚好路过门口。”见明诚没有说话,明楼又道,“你是不是想不通,为什么我的细胞都是原始细胞。”

明诚抬起眼看他。

“那是因为,方便化成任何东西。”

“你能变作其他东西?”明诚兴奋道,“变辆车看看。”

明楼默了一下,“你不是不喜欢车吗?”

“花钱的当然不喜欢。”明诚说道,“变出来了,我就信你。”

“我不能用法术。”见明诚一脸“你别骗我”的神情,明楼立即又道,“但是我可以现原身。”

“原……”

话音未落,便见白光乍起,“彭”一声之后,是“扑”的一声暗响。

明诚视线所及,是白花花一团肉,肉身看不到尽头,一团一团只要顶到天花板上,餐灯垂吊在肉团顶端,照得白肉如同玉石,那玉石之上顶着件白衬衫,那肉抖了一抖,衬衫便落了下来,恰恰好便落到了明诚身前。

“帮我把衣服叠好。”白肉里传出个声音,似乎带着“嘶嘶”的低吼,却还是明楼的声音,明诚眼睁睁瞧着那一团白肉扭扭捏捏地摊开,露出蛇一样的肚皮,不,这就是一条蛇,那粗长的蛇身盘在一处,有慢慢旋开,露出一个椭圆形蛇头,蛇信子猩红,“嘶嘶”地低吼,蛇眼又圆又大,像是碧绿色的珠宝,一瞬不瞬地望过来,“阿诚,这就是我的原身。”

“卧靠,白素贞啊!“明诚忽然叫了出来。

 

与一条蛇以及一朵霸王花同坐一桌是什么感受?

大概除了有点儿奇怪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你的本体是植物,所以有细胞壁?”明诚问霸王花汪曼春。

霸王花点点头,花萼抖了抖,整朵花垂到朱徽茵肩膀上,花瓣颤了颤,“徽茵,对不起,我骗了你那么久。虽然我是霸王花,但是我真的很温柔,你,你不要赶我走。”

朱徽茵摸了摸霸王花的其中一瓣花瓣,另外的花瓣立即凑了过来,朱徽茵无奈,又一瓣一瓣摸过去,安慰道,“我也骗了你一段时间。曼春,只要以后咱们都坦诚相待就好。“

“徽茵,你真的不会赶我?“

“我为什么要赶你?只是,你有无尽的生命,而我却最多只能活几十年。”

霸王花立即精神抖擞,“徽茵,咱俩好好双修,回头你也升了仙,咱们就可以回神界天长地久了。”

朱徽茵脸色发烫,偷偷看了眼看好戏的明诚,将背挺了挺,嗔道,“胡说什么呢。”

“哪里是胡说了。”霸王花朝明诚投过去谁也看不到的一眼,“反正他俩也是要双修的。”

明诚重重咳了一声,“你们下凡就是因为红线?”

“是。”白蛇模样的明楼答道,“你的小指头上的红线是与我连在一起的,曼春的连着小朱。”

明诚仍是不信,问道,“你们神仙不都是讲究清心寡欲吗?怎么一个个都到凡间找姻缘?”

“以前确实是这样的。”明楼答道,“但是你也知道,神界岁月太长。人间一年天上一日,神界原本便是大半年才双修一次,落孕原本就比凡人艰难,再加上神界孕期亦是十月,抵得上人间300年,一胎下来着实艰难。近年来,凡人又鲜有向道修真的,你们这儿建国后又不允许成精,神界实在是仙口寥落。”

“所以,你们看中了我们凡人繁衍容易?”

明楼点点头,“用你们凡人话讲,是基因进化。”

明诚冷笑,“如此说来,猫狗怀孕更容易,两月便有一胎,一胎可有5只,岂不是更好。“

明楼脸色一沉,“那是猫狗。“

“与神仙有区别?”明诚瞥了眼扭动的蛇身。

“凡人寿命一百为高寿,猫狗寿命十五已是古稀,不同物种,自然总会让它以自己的方式保持平衡。你们神仙既然有上千年岁月,又何必纠结出生率问题?”

“原本是这样,但是……神界亦是以凡间香火为生,但如今凡人早已用科技到达神技,哪里还会去法自然尊天地,神界寥落,神明亦渐渐陨灭。先头你说的那些个财神也是因为近来香火不旺身体虚弱,这才提前退了休把我推上这个财政司的位置。我们这,也是为了延续神界的香火。阿诚,我知道你作为科学工作者,对于这类匪夷所思的事件向来是不信的,但是你看我,你看汪曼春,还有之前的明台,你总该相信,这都是真的。”

“不是我不信你。可是……既然你与汪曼春都是为了神界繁衍才下凡来找伴侣的,那么……“明诚指着把整朵花垂在朱徽茵怀里撒娇的汪曼春,”也应该是汪曼春与我连着红线,你与徽茵连着红线才对。”

对面的霸王花立即抖了抖花瓣,尖叫道,“明诚,我可不喜欢你!”

明楼也立即紧张地将身体扭过来,吐着蛇信子便要往明诚脸上凑,“阿诚,咱俩是天注定的。”

“我就事论事。”明诚说道,“抛除生殖隔离,你与我,徽茵与曼春,都是同性,若真是为了繁衍缘故,这天注定未免太过儿戏。”

“都说了,是月老醉酒后给牵错的。”汪曼春紧紧贴着朱徽茵,生怕被谁抢去了一般,“都是红线惹的错,要怪,你怪红线去!”

————————

小剧场:

(承接“白素贞”)

楼:白素贞是谁?

诚:你最近不是在看《新白娘子传奇》?

楼:哦,你说小白呀。

诚:真有白素贞?不会是你姐妹吧。

楼:远房兄弟。

诚:兄……弟……???那他和许仙……

楼:就和你我一样。

诚:断桥?

楼:相遇过。

诚:金山寺?

楼:洪水发的,不关小白的事。

诚:雷峰塔?

楼:压的是小白的蛇蜕。

诚:……

(杜撰白蛇,不妥删)

评论(27)
热度(10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