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12

越来越短,但是这个故事快结束了呀。

这几天会努力再更一篇,弥补今天的短小。

其实我是不过洋节的,但是,撞上日子了,那就祝大家圣诞快乐。

元旦前大概再有一更(然而我还没想好后续剧情,反正快结束了)。

————————————

12

清晨天色未明,明诚伸出一条光裸的手臂,身子往外扭了扭,腰腹间横过来的手臂忽然发力,明诚怔了怔,猛然回过头。

单人枕头上靠着的另外一个脑袋,正懒洋洋地睁开眼,“早。”

嘴唇正对着鼻子,闷了一个晚上的口气熏得没做好准备的明诚赶紧皱眉捂住了鼻子,“你不是说要48小时以后才能恢复吗?”明诚扭回头,尽量让自己的鼻子远离明楼的嘴。

“这个,原来确实要48小时,大概是这几日与你待在一处,我的修为见长。阿诚,这更可以说明你我良配,你看,还没开始双修,这复形的速度就快了这么多!”

明楼边说边往明诚凑,一不小心便将晨起时不容忽视的生理现象戳到了明诚的两股之间。明诚身子一僵,立即火冒三丈,随即踹了一脚过去,喝道,“明楼,你做什么!”

同时间,“砰”的一声,接着是“哎哟”一声惨叫,再看时,便见明楼四仰八叉躺倒在地,腿间的物什一柱擎天曝光在朗朗晴光下。明楼吃了一惊,忙双手去捂耻毛,委屈道,“阿,阿诚,我这是,这是正常……”他用目光巡视明诚腿间的BO起,咽了咽口水,“和你的一样。”

明诚倒是没有去捂自己的裆部,就这样大咧咧坐起来,拿被子在腿根处一围,只露着两条隐隐约约的人鱼线。

明楼口干舌燥,下腹起火,却也只能频频滚动喉结,吞咽口水。

明诚冷笑,居高临下的视觉效应颇有点睥睨天下的意思,“明楼,你一条蛇,还有生理现象?”

“怎么说话呢!我现在是人形。”

明诚自觉失言,脸色却还是难看,哼了一声,“明楼,我不懂你们什么神啊妖的,你别骗我。”

“这怎么是骗你。”明楼说,“不信,大可以问曼春嘛。”

“她是女的。”明诚忍不住低声道。

“或者,将来你去问明台。”

“谁要跟他讨论这个!”明诚嗔怒,看在明楼眼里却是异常可爱。

明楼一边叫冷一边从地上爬起来,见明诚无甚反应,便大着胆子坐在床沿上,小心觑着明诚的脸色,说道,“即便我此时是蛇形,也有这反应。你是搞科学的,也知道蛇的反应更是强烈。阿诚,你现下的身子受不住的,不过若是将来你也成了仙同我回了神界,倒是可以试试。”

“谁要试了!”明诚立即反驳,“不是,谁说我要成仙了。”

“阿诚,咱俩是命里头绑定的,你看,我这24小时就恢复人形。”

“谁知道之前你说的48小时是不是就在骗我。”

“怎么是在骗你。”明楼立即诅咒发誓,“要是骗你,现在就下雨。”

话音才落,窗外便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明诚也不管他,下了床径直便去扯窗帘。

“啊呀,好端端的怎么下雨了。”

“快收衣服,快收衣服!”

明诚转过身,双臂抱胸,似笑非笑地看明楼。

“阿,阿诚……”

“我觉得你今天可以把客房里的床修一修。”

 

明楼到底是怎么钻进明诚的被窝的,大概就要从客房里的床开始说。

明楼庞大的原身在客房单人床上翻滚的时候一不小心便将床给滚翻了。彼时,明诚已经脱了衣服裹在被窝里昏昏欲睡了。

明诚有个习惯,穿了衣服睡不好。以至于大白蛇扭着腰游进屋子,将鳞片上银白色的光铺满屋子时,明诚也不好起身去赶。

明诚的床是双人床,用的钢材,能承受五百斤的重量。

明楼可怜巴巴用小眼睛凝视明诚,说是自己温血体凉睡地上要感冒,万一一不小心冬眠了,那更是变不回人形。

明诚想着一条大蛇盘踞家里头也是麻烦,秉着反正也见过彼此不穿衣服的模样,都是男的不怕,我有的他也有,这种朴素的想法,毫不犹豫就允许他上了床。

上了床便要挤进被窝,明楼这一条大蛇盘成一团其实占整个床都要多,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将自己缩成被子大小,卷在角落里,又可怜巴巴地拿眼睛去戳明诚的眼睛,“没事没事,我缩在这里就行。”说完还不忘打颤,整条蛇身从蛇头打颤到蛇尾,将皮肉颤得如同波浪一般,纵使能承受五百斤的钢筋床也不便被抖得上下一颠,颠得明诚瞌睡虫都要醒了。他无奈将眼皮一翻,把被子一掀,没好气地说,“进来吧。”

蛇身冰凉,初初贴到皮肤,激得明诚浑身一抖,待蛇尾一圈一圈缠上来,将蛇头乖巧搁在明诚颈窝边时,明诚也慢慢适应了这冰冰凉凉的舒爽感觉,以至于蛇尾悄无声息贴到臀缝里时,明诚已经舒服地睡了过去。

明诚无比懊恼自己有生以来唯一的滑铁卢,竟是这样简单就叫明楼钻了空子,想来是自己过于自信,又对明楼身份的好奇在潜意识里放松了警戒。

明诚痛定思痛,将煎蛋从煎锅里盛出来,撒上椒盐,淋上酱油,端到餐厅里。

明楼穿戴整齐坐在餐厅里,眼巴巴盯着厨房看。

明楼穿着一身灰白色运动服,脚下蹬白球鞋,头发没打蜡,几缕落在额前——这样的打扮叫明诚眼前一亮,不由在门口定住。明楼眼里放光,盯住明诚手里冒着热气的煎蛋吞了吞口水,嘴角上抿出真心的一字笑,“怎么了?”

明诚晃过神来,一边开冰箱拿牛奶在微波炉里热,一边说,“怎么忽然穿这件了?”

“你们人类不是说,为悦己者容嘛,阿诚,你觉得我这身怎么样?”

“还行吧。”明诚并不看他,装作专心致志在等牛奶,“以前叫叔,现在可以叫哥。”

“嘿,你……”明楼虚指明诚后脑勺,见他双肩笑得发抖,才觉出自己又被笑了一把,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那件西装呢?织女做的不用洗的那件?”明诚说道。织女白蛇神仙,太匪夷所思,直至这会儿,明诚都还是将信将疑。

“那件啊,最近不是变来变去的,腰好像变大了。”明楼说。

“是变大的吗?”明诚不怀好意在他腰上巡视,“穿不上了?那就别扣扣子嘛!”

“是,撑破了。”明楼恨不得将脸埋进桌子底下。

对面果然爆发出杠铃般的大笑,明诚笑够了,问道,“这身哪里来的?”

“就是,淘宝。”

“你有账号?”

“你的。”

“什么?”明诚连忙登陆,大叫,“明楼,你花了2000元!”

“阿诚,咱俩都要一家人了,你的钱还不是我的钱。”

“谁跟你一家人!”明诚气道,“我告诉你啊,你可记在你的账里。欸,你那个股票解套没?”

“还,还没。”明楼说,“我觉得应该马上就要涨……”

“我觉得你现在就是负资产了。”明诚抢断他,气哼哼道。

“阿诚,你跟我回神界,我的俸禄比2000元要多。”

“你不是说神币对比人民币在贬值吗?”

明楼不敢接话。

“行啊,你现在就带我去神界,也正好看看神界什么样。”

“阿诚,现在你还不是神仙?”

明诚冷笑着看他。

明楼顶着明诚刀一样的视线小心翼翼地开口,“咱们从今晚开始双修,每天早中晚三次,子夜再加一次,大概过三年……”

“明楼,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怎么会,阿诚,你的智商180,那是被测定过的!”

“你一个神仙也知道智商测试?”明诚冷笑。

“曼春说的。”明楼老实交代。

明诚觉得自己像是被拉了引绳的炸药包。

吸气,再吸气。

微波炉适时“滴”了一声,明诚气势汹汹将一杯牛奶一盘煎蛋和一根烤肠端上桌子。

明楼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问道,“我的呢?”

明诚两腮塞得鼓鼓囊囊,慢条斯理嚼了好一会儿咽下去,喝了杯牛奶,拿粉红色舌尖舔了舔沾在唇四周的白色奶沫,“为避免你将这身衣服再撑破了,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吃了。”

“阿诚,我……”肚子里咕噜噜的声音打断明楼的话。

明诚瞥了一眼他的肚子——在运动服的遮掩下其实还算平坦,“昨天听汪曼春说,你们的主食是阳光月光星光和风雨。”明诚瞥了一眼窗外,晨起的一场雨叫雾霾散尽,天空露出原本的蓝色,东方既白,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进窗子,将金色染在明诚俊朗的侧脸上,“我觉得你可以光合作用一下,这样对你的身体更好。”

评论(54)
热度(102)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