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13

对不起,食言了。但是赶得上送新年祝福。

祝愿大家2018年快乐,事事顺心!

涉及基因科学等等纯属瞎扯!感觉自己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13,

明诚坐在办公桌前翻报告,报告是刚刚打印出来的,身后的落地窗外透进来的阳光越过肩膀晒到他面前的报告上,便如用荧光笔将文字圈出了重点——基因序列与霸王花50%重合。

办公室的门被象征性敲了两下,朱徽茵推门进入,在明诚办公桌前落座,将手里的报告递过去,说道,“电子版我发到你的邮箱了,结论打印出来了。”

明诚打开邮件里的附件,一边看一边听朱徽茵继续。

“明楼的基因与蛇的确有些类似,但又不太一致,我又比对了其他的爬行动物,比如鳄鱼、壁虎等,都不太一样。”朱徽茵说道,“反倒是与人类基因图谱更像一些。”

“50%与人类近似?”

朱徽茵点头。

明诚合上报告,抬眼看她,“汪曼春也有50%接近人类的基因图谱。”

“所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曼春和明楼成仙之前都是……额……”朱徽茵觉得不可思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该用什么词。

“妖精。”明诚接口道,卷起报告就去敲打朱徽茵的脑袋,“聊斋看多了吧。“

朱徽茵揉了揉脑袋辩驳,“我看的是《花千骨》。”

“作为科学工作者,要讲证据。汪曼春可以说她确实有霸王花以及人类都有相似的基因型。但是明楼呢?没有证据前,不要随便下判断。”

“可是阿诚哥,你也不能解释呀!”朱徽茵说道,“虽说咱们要讲科学,但是随意就下否定的结论也是不对。”

“谁说我否定了。”明诚抬起眼看她。

“可是……”

“《space》十年前发表过一篇关于古代爬行类基因图谱推测的文章,刚刚给你发过去了,回去看看能不能和明楼的基因图谱对上。”

朱徽茵愣了一下,“阿诚哥,你是说……”

“如果按照明楼所说,他已经成仙上千年,那他作为妖精的年岁应该更久远,换言之,他作为动物形态的生存期大概就在远古。”明诚语调似乎是平静的,说话依旧有条不紊,抬头看她,“与其跟我讨论不切实际的神话,不如多找点有利的证据。”

“阿诚哥,那你是相信了?”朱徽茵似乎很开心。

“我只相信理论和证据。”明诚说道,“怎么?我看你倒是深信不疑。”

“我……”朱徽茵脸蛋略红,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将下颌压低,“阿诚哥,有一件事情,你听了,也许,也是一个证据。”

“你说说看。”明诚说,顺手拿起右侧保温杯。

“我怀孕了。”

“噗”明诚一口水喷出来,瞪大双眼,“你说什么?”

朱徽茵鼓足勇气抬头看他,“我怀孕了,孩子是汪曼春的。”

明诚觉得听力出了幻觉,在时间一分一秒砸过时,他的脑袋里转过很多道弯——染色体X加染色体X,虽然不能通过自然受孕,但是用基因技术结合人工授精技术,找到合适的细胞,比如乳腺细胞,是可以培育,再找合适的母体把胚胎移植进子宫。明诚上下打量朱徽茵——母体是合适的,只要是在排卵期过后黄体期之前……

明诚瞪圆了眼睛看了半天朱徽茵的肚子,努力保持平静的语气,“你用什么什么细胞做母细胞?花了多长时间培育?你这个实验做过备案吗?伦理批准了吗?你找哪家实验室合作的?”明诚觉得愤怒,自个儿这样三证齐全的国家级实验室里头的研究员竟然去找外边的实验室合作试验。不对!这个试验根本就不合法,否则他明诚早就贡献自己的基因了。

“我还没听说哪家实验室已经有这种技术了……不是,你什么时候……”

“我没有做试验,更没有做手术!”朱徽茵打断明诚,“阿诚哥,我这是自然受孕。”

明诚瞬间石化,片刻后,才恢复过来,一脸严肃地问:“怎么回事?你不要告诉我汪曼春她是男的。”

朱徽茵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曼春的原形是霸王花。霸王花是雌雄同体。”

明诚目瞪口呆,觉得自己整个世界观被颠覆,半响才开口,“你是说,她……她还有……”明诚吞了下口水,“那个功能?”

朱徽茵慌忙摇头,“不是不是,就是……”她红着脸扭过头,“她的原形是雌雄同体。”

明诚差点连保温杯都握不住。饶是作为老司机,想到朱徽茵与一朵霸王花酱酱酿酿,明诚也不免面红耳赤。

空调机子里呼呼送着暖风,吹得两人的脸更烫。

明诚机械地站起,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大杯凉水,“咕噜咕噜”灌了两口,这才平复住情绪,转过身来,声音里已经恢复平静,“多久了?”

“就是那晚,回家以后。“朱徽茵说,”大概2周吧。”

“产检做了?”

“还没。”

“我给所里打个申请,调一个妇产科医生来。”

朱徽茵惊慌地叫,“阿诚哥。”

明诚的眼里恢复一贯的凌厉,“这是头一个。徽茵,我想你也希望你的孩子不会……”是一朵花的形状,明诚终究还是把后面的话吞下去了,“我知道这种被当作试验者的感觉并不好,但是为了你的健康,也为了我们这项研究,更是为了让你和汪曼春能够在一起……”

 

当晚回到家,明楼已经用饿了么处理好晚饭问题。

明诚心事重重,扒了两口又放下筷子。

“不合口味?”明楼夹了一筷子辣子鸡,凡间几个月,他已经基本适应酸甜苦辣,“还行啊,怎么……”

“你生存的那个时候,地球是什么样子的?”明诚忽然问道。

明楼愣了一下。

“我的意思,你还是蛇……额,我是说原形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还是好几万年前……”

“你想说我有没有遇见过恐龙?”

明诚瞬间瞪大眼。

明楼笑道,“那个还是太早了。不过你们神话里的什么朱雀玄武青龙还真是那个时代升上来了。”

明诚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明楼忍不住便想去摸一摸那圆溜溜的眼睛。他也是这么做了的。暖意袭来的时候,明诚呆了一下,失去了往后退的先机。那一双温暖厚实的手掌轻轻地覆在明诚的眼睑上,眼皮菲薄,温度一下子便融了进去。明诚的睫毛轻轻一颤,刷子一般刷过明楼的掌心。明楼掌心微痒,紧接着半边的身子都酥麻起来。明楼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往下缓慢移动的手,觉得掌心里皮肤细腻柔滑得叫人恋恋不舍。手腕却被忽然抓住,明诚一双盛着水光的眼珠子直直看过来,看得明楼心里发虚,脸上却强自镇定,“阿诚。”气音是明楼拿手一绝,当年也算是撩遍神女无敌手了,“确如你所想,朱雀是始祖鸟的模样,至于玄武和青龙,便是你刚才说的恐龙,只不过这名字大约与你们所取有异,模样也有些许差别。”

明诚立即来了兴致,便也顾不得明楼越来越贴近的脸,急着问道,“白虎呢?”

“当然便是白虎了。”明楼笑道,气息喷到明诚的耳畔,只差贴着他的耳廓摩擦嘴唇了,“白虎成仙略晚,不过也是四大神兽之一。”

“你是何时成仙的?”明诚问道。

“我?我不记得了,天上的计数与人间不同,我成仙时,西周才刚刚建立。”

“西周刚刚建立?那么你也是见过妲己的人?”

“你对妲己感兴趣?”

“好歹是媚主祸国的妖姬。”明诚笑道,“当然,我对姜子牙也很有兴趣。”

“你也知道,凡人最喜杜撰,很多事情未必如流传那样。”

“比如,商纣是个暴君?”

明楼笑而不语。明诚愈发兴味盎然,问道,“那时候与现在有什么不同?”

“那时候啊……”记忆有些遥远,却还是勾起了明楼埋在脑回路沟沟壑壑里的画面,明楼怀念地叹息,“那时候的凡间满目绿色,纵然人类寿命不高,鸟兽却更加自由。没有这么多马路也没这么多房子,树干总是很粗壮。鸟都是五颜六色,大约不用去深山便可观鸟。有时候也挺烦扰,从早到晚都在听鸟叫,不过鸟鸣总是好过车鸣,如今想来还是挺怀念的。天很蓝,水也清澈,麋鹿、野兔大体上与现在变化不大,却还是有些变化,狼体型不大,与柴犬差不多,牙齿却很尖,厉害的很。有些动物现在都看不见了……”明楼惋惜地摇头,“大概就是你说的灭绝了。”

“包括你的本体?”

明楼愣了一下。

明诚说道,“回来以后发现你的同类已经灭绝,是不是有些伤心。”

“你发现了?”

“你的模样很像泰坦蟒。”明诚说道,“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蛇,生活在亚马逊。”

“亚马逊?”

“国外。”明诚说,“不过在你的年代,大约是没有国与国之分。”

“大陆板块也不是现在的模样。”明楼说,“世事变迁,我也没想到会回来。你把我叫做泰坦蟒?”

“只是猜测。都是后人取的名字,或许只是相近品种。”明诚实话实说,“我挺想研究你的。我没见过你这样的,即便是现在,我也无法完全相信你说的神界是真实存在。但是今天,朱徽茵告诉我她怀孕了,这实在超乎我的想象。”

“所以,你相信我了?”

“我只是想……”明诚上下打量明楼,“你是不是也雌雄同体?”

评论(59)
热度(87)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