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哨向】羁绊(上)

完全架空,平行的空间,年代不考,只有塔台,哨兵,向导,常人。

预祝大家春节快乐!提前拜早年!


向导分级:J-,J,J+,M-,M,M+,S-,S,S+

哨兵分级:J-,J,J+,M-,M,M+,S-,S,S+


《羁绊》(上)

 

1,

明诚觉醒得晚。

明诚觉醒的那天,巴黎下了大雪。头一天夜里,明诚的低烧转为高烧,明楼请假在家照顾。

明诚浑浑噩噩醒来,视线扫过明楼的肩膀,嗓音带着病后的沙哑,“哥哥,你养宠物了?”

彼时,他还是十八岁少年,黑眼仁里浮着清晨从露台上射进来的碎光,漂亮得像是养在水里头的琥珀。

明楼对这样的纯粹干净的眼神向来没什么抵抗力,他用拧干的毛巾擦了擦明诚额头上的虚汗,又用大拇指去揩他侧脸上被晨光染成金黄的绒毛,说道,“做梦养宠物了?想要什么样的,哥哥给你买。”

“它不是就在那里吗?”明诚指着明楼的左肩,“猫。”

明楼吃了一惊,忽然意识到,明诚觉醒了。

2, 

明诚本来不姓明,他姓什么,连最早收养他的桂姨都不知道。

明诚十岁开始跟着明楼,吃穿住行无不比对着明家最好的标准,由一个身体瘦弱的少年养成了如今一副芝兰玉树的模样,站在哪里哪里就成风景。

照理说,明楼应当得意,然而自明诚十五岁起,明楼便开始惶惶不安。

明诚十五岁的时候,明楼带明诚做过体检,各项指标显示,明诚将会觉醒为一名强大的向导,然而直到过完十六岁生日,明诚都没有一丁点觉醒的征兆。

十六岁生日过后,明楼带着明诚出国。明诚如预期很快通过预科考试,成为巴黎大学最年轻的东方面孔。

谁也想不到,明诚的觉醒会发生在两年后的冬天。

明楼为明诚找了一个向导老师,贵婉。

贵婉也是中国人,有一个爱人,是常人。

3, 

贵婉经营一家花房。巴黎有许多花房,贵婉的花房并不出名。街坊时常都会看到,有一个漂亮的东方少年,每周日下午定期走进贵婉的花房。

大概是打工的。

他们这样议论。

明诚的小猫已经成长为雪豹,双目有神,四肢健硕,平常躲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只有在家里或者贵婉花房的小阁楼上才会被放出来走动。

明诚伏在桌子上看书,精神丝则慢悠悠顺着街道往外伸展。

巴黎下雪,街道上覆盖的薄雪被来往的行人压出重叠的脚印,车驶过街道,留下的痕迹很快被新雪覆盖。榭寄生挂在家家户户的门底下,圣诞老人打扮的店员已经开始揽客。

“天哪,她怎么可以拒绝这种美味的巧克力。”

“今晚雪会更大吧。”

“希望玛丽安能接受我的邀请。”

“就剩下一瓶酒了。”

“每年都是舞会,可真没创意。”

“……”

神经丝触摸过常人的思维,引得明诚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这就是他生活的城市,平淡而充满了烟火气。

精神丝还在向前,不管绕过多少条小巷大街,它始终有唯一的目的地。

那是一道光,有人在光里。

他正在与人交谈,若有所觉,那人抬起头来,霞光中的眉眼,深沉似海。

他的世界是海。

明诚心跳如鼓,耳廓泛红。

他在那一片无垠大海里看到了自己,在藏在唯一的灯塔上,被匿在重叠的帷帐后。

却在这时,明诚太阳穴一麻,精神丝忽然一紧,接着便仿佛有什么东西缠了过来。

是个向导!

明诚意识到。

明诚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向导,在学习向导知识的这一年里,他的老师贵婉也曾有意识地带着他游荡向导哨兵的世界。他的精神丝跟在贵婉后头,就像是被裹进隐形衣,在那些或混乱或平和的精神世界里穿梭行走,进而不断加固自己的精神壁垒。

对于像他这样游离在塔台之外的向导,日常便是躲避塔台的追踪伪装成常人。

可是这一次,他被发现了,被一个向导发现了。

明诚的精神发生剧烈的波动,那个向导的精神丝仿佛蛇一般缠过来。

不能叫他缠过来。明诚想。

可那实在是个有经验的向导,纵然明诚加快速度往回收精神丝,仍感觉被对方揪住不放。

明诚面色发白,背后尽湿。

雪豹在一旁暴躁嘶吼,一个腾空,蹿出了窗子。

雪豹第一次离开明诚。

巴黎的街道辐射成半圆,雪豹一路跃过准备过圣诞的法国人,跳进了离花房半个城市的咖啡店。

明楼坐在咖啡店临街窗户边,他的对面是一个娃娃脸的中国男人。

娃娃脸中国男人在看到雪豹闯进来的刹那,眼中迸出一道光。

雪豹的眼中也有光,凶光。

利爪伸了出去。

精神体本不能产生任何伤害,却在利爪抓上娃娃脸男人太阳穴的时候,男人脖颈上的青筋忽然暴了出来。

同时间,半座城市之外的明诚只觉精神一松,那缠在精神丝上的触手忽然退了回去。

硕大的黄蜂从娃娃脸男人的精神世界里飞出来,扑向雪豹。

雪豹一爪捏男人的精神丝,一爪扑黄蜂。

男人头冒冷汗。

咖啡杯重重撞到桌面,对面的明楼冷笑,“王天风,大姐的事,我懒得与你计较,现在你来跟我要明台,脸皮倒是够厚!”

王天风一面对抗明诚的雪豹,一面还得打起精神与明楼打嘴仗,“明楼,你应该知道,明台已经觉醒,就算你们明家势力再大,手段再通天,他总是要服役,到时候……”

“那就到时候再说!”明楼说道,“我就不信,我堂堂明家还护不下一个明台!”

“你能把他护住一时,还能护他一世!”王天风大声说道,“他总会有结合热,总会需要向导,你想让他也变成明董事长那样?”

话音未落,被一只掐在脖颈间,明楼目眦尽裂,声音却低得很,仿佛毒蛇,将蛇信子舔到王天风耳朵里,“大姐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比谁都清楚!王天风,不要逼我动手。”

两人剑拔弩张,偏偏靠得极近,外人眼中正是一派脸贴脸的亲密模样,惹得旁桌客人暧昧的窃窃私语。

明楼抚平王天风被自己抓得皱褶的领口,“想动我的人,你还没这个本事!”他直起身子,将卢布垫在咖啡杯底下,“这顿就当我请了。给我滚回你的军校去!”说完,他披上大衣,捞过一旁的黑伞,推开玻璃门,留下个伟岸雄壮的背影。见他一走,雪豹立即放开黄蜂,快速穿过玻璃门,朝明楼追了过去。

雪越下越大,一人一豹却走得格外从容。王天风摸着嘴角,微微眯上了眼。

4, 

明诚病了一场。

来势汹汹,身体某处不由自主想要人抚慰。

应当是有抚慰的,那人厚实的手掌缓缓摩擦他,逼得他将呻吟溢出嘴角。

醒来时,明楼坐在床边端着一碗药。

甫一看见明楼的脸,明诚有些羞愧——他实在不应当在梦见那件事的时候按上他大哥的脸。

明楼一无所知,用手背探着明诚的额头,担忧道,“怎么还烧?”

明诚红了脸,脑门却诚实地去蹭明楼的手,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哥哥。”

明楼立即投降,揉了揉他的睡得飞起的发,又顺着鬓往下轻抚他的脸颊,宠溺道,“先把药喝了?”

明诚点点头,坐起来,半靠在明楼身上,喝了药。

明楼又拍拍他的脸,嘱咐他再睡一觉,这才出了门。

门外是贵婉,明楼脸色冷肃,与刚才判若两人,“他的结合热怎么会提前?”

“可能被诱发。”

“怎么会被诱发?塔台来人了?”

“若是塔台,恐怕这会儿,我与阿诚都已经被抓起来了。”贵婉摇了摇头,“我想,阿诚大概遇见了同类。”

“你是说,向导或者哨兵?”

贵婉点头,“刚才我试图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发现他的壁垒又加了一层,恐怕是有人试图闯入被他给阻止了。能闯入阿诚的精神世界的,也就只有高级向导,若是我猜测不错,应当至少是S-级。阿诚与他正面冲突,不小心诱发了结合热。”

“阿诚有没有受伤!”明楼紧张问道,见贵婉摇了头才松了口气,沉凝道,“看来这里已经不安全,我会尽快带阿诚离开巴黎。”

“你要带他去哪里?明楼,你根本藏不住他,现在有人发现了他……”

“现在你是劝我把阿诚送给塔台?”明楼冷冷打断她,“贵婉,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收养阿诚!”

贵婉微微抬眼,盯住明楼黑梭梭的眼珠子,“明诚他具有超越S级向导的能力,现在我还能抑制他的精神力,我不能保证……”

“你必须保证!这也是当初我找你的原因!”明楼转过身,微微前躬,威压的气势不比任何一个哨兵弱,“你必须,帮我藏好明诚!”

5, 

明楼在睡觉,明诚伏在床边打量他的睡颜,雪豹团在脚下轻轻地打呼噜。明诚的精神丝晃晃悠悠撞进明楼的精神世界。

明楼的世界里是大海,海中央一座灯塔。

灯塔上有人,蒙着帷帐,影影绰绰。

从十八岁到二十岁,那人也由清朗的少年模样长成了英俊的青年。

明诚弯起嘴角,偷偷地往前凑过去,在他大哥的唇间落下浅淡的一个吻。

伏在脚边的雪豹忽然抬起上半身,警觉地往门的方向望过去。同时间,敲门声响起,明楼惊醒,倒是对伏在床边的明诚没有太多惊讶,一边穿衣服一边指挥,“去看看是谁。”手上动作停了一下,“阿雪在哪里?”

雪豹亲热地扑到明楼身上,尾巴在他腰上绕来绕去。

明诚的视线落在雪豹的柔软灵活的尾巴上,随后迎上明楼的视线。明楼下意识去看自己的要,手伸出去虚空摸了一下,穿过雪豹的头。

明诚忍不住眉眼弯弯。

明楼虚指了指明诚,“把他收起来。”眼里却还是带着宠溺的笑意。

 

不速之客是王天风。

明楼站在客厅中央,语气不善道,“你怎么来了?”

客厅不算很大,装潢却极是奢华,壁炉里的火烧得旺,将王天风发上沾着的雪都烘干了。他不客气地将自己大衣脱下来,扔到一边,大咧咧坐到沙发上,“好歹是老同学,怎么,连家门都不让进了?”

明诚泡了咖啡端进来,“先生,请喝咖啡。”

“谁让你给他泡的!”明楼喝道,“给我滚进去。”

明诚抿了抿唇,向着明楼微微欠身,转身就走

王天风饶有兴致地打量他,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才摸着刚刚蓄上的小胡子说,“你明大少爷上哪里找的这么个仆人?”

“你叫谁仆人。”

“哟,不是仆人,难不成还是小情儿,不错不错,盘靓条顺。”

“王天风,注意你的措辞!”明楼冷冷看他,“他是我弟弟,明诚。”

“除了明台,你还有个弟弟?”王天风吃惊,“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怎么,我还要向你汇报。”明楼将咖啡杯往桌上一放,“说吧,有什么事?”

“就不能来看看你?”

明楼冷笑,“你王大专家费尽心思找到我家,就只是来看我?王天风,你是不是当我傻!”

王天风抿了口咖啡,将背往沙发上一靠,“寇荣来了。”

明楼皱了皱眉,“他来做什么?”

“塔台发现了贵婉的行踪。”

6, 

明诚将画架搭起来,调好颜料。隔着一扇门,是明楼和那个叫王天风的男人。

进房间前与明楼那匆匆一眼的对视,足够叫明诚看懂明楼漆黑眼眸里的忧色——是个向导!

此刻,明诚顺从明楼的示意,将自己伪装成一名求学的艺术系学生。精神丝果然很快便越过房门钻进来,黄蜂也飞了进来。

精神图景里的雪豹跃跃欲试,却被明诚蛮力打压。

明诚比了比结构,心无旁骛地挥笔泼墨。

远景近景,耳边的黄蜂故意用翅膀扇出足以打扰人的声音,明诚却只专注在窗外的雪景和身前的画纸。

精神丝从太阳穴钻进去了。

上海的明公馆立在一片荒芜里。灯光透过透明的床,人影浮动,笑声朗朗。精神丝穿过明公馆的大门,明家大姐坐在饭桌前言笑晏晏,右手边坐着明台,左手边是明楼,明楼的身边是明诚,一派融融暖意。

明诚的房间在二楼,房门虚掩,一推及入,一桌一椅,一床一柜,收拾得格外干净。桌上放着一张明家全家福,旁边靠着明诚与明楼的合影。柜子里都是些旧衣服,床底下摆着个木箱子,挂了九把铜锁。对于S级向导,打开并不是难事。

都是些旧画纸,一页一页往下翻,能看出画者笔调的变化过程,压在最底下的却是一张线条生涩的写满“明”的一张纸。眼前忽然便出现了个十岁大的孩子,瘦骨嶙峋,穿着极不合身的一套小西服,坐在十五岁的明楼的怀里,小手握笔,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日月为明,阿诚,以后你就是明诚。”

精神丝悄悄退出去,黄蜂也跟着飞了出去。

明诚全程如老僧入定,画着他的画。

画上雪白一片,远处的铁塔高耸入云,街道纵横,有东方丽人捧茶花,行色匆匆。

明楼推门而入,明诚回身望他,“与我撞见的那个向导就是王天风。”

明楼坐在沙发上揉眉心,“看来,他起疑心了。”

适时伸过来的一只修长的手里托着一粒白色小药片,明楼看也不看,接过药片吞进嘴里,才又接过明诚递过来的温水喝了一口,缓了一会儿,“王天风这个人我了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前让你去办的明台的入学怎么样了?”

“联系好了,过两周明台就能过来。”

明楼满意地点了下头。

“寇荣是塔台的人,需要通知贵婉老师吗?”

“这件事你不用管。”明楼说完,才又反应过来,“你听到了?”扭头看了看门,“隔音这么差?”

明诚抿着嘴不说话。

明楼竖眉毛瞪眼,“你又进我的精神!”

明诚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无辜地扁嘴,“谁让大哥总是瞒我。我可什么都没瞒着大哥。”

“你倒是敢!”明楼虚张声势地说道,虚指了指他,“少放你的阿雪出来,还有,精神丝也藏着点儿,王天风可不是好糊弄的,万一他去探你的精神图景……”

“刚才他已经探过我的精神图景了。”

“你就让他进去了?”明楼立即坐直了身子。

“当然得让他进来。越是不让他进,他越是怀疑。”见明楼一副紧张模样,明诚忙又道,“放心,他什么都没发现。。”

7, 

接近午夜12:00,万籁俱寂。

有人推开花房的门,发出的“嘎吱”声仿佛歌剧院里鬼魅的叫声。

有人忽然扑了过来,朝着来人脖颈就是一肘。

来人身重形体却轻盈,身子一矮,避了过去。

攻击的人又挥拳过来,招招狠辣,对着来人面门又去。

清冷的雪色映着窗外跳闪的街灯将来人面门一照。

“大哥?”一声惊呼,拳风堪堪停在鼻尖,却被明楼一个擒拿,反剪在背后。

明楼怒不可遏,“你过来做什么!”

“他们要来捉贵婉老师。”

“你又探我的精神!”

“是大哥瞒我在先!”

“这是为你好!我说过这件事我会处理!”明楼指着明诚的鼻子,“你,现在给我滚回家里去!”

“我不能走!”明诚说,“你根本对付不了他们。”

“你说什么?”明楼扬起声音,气得抓起手边的伞骨就朝明诚抽了过去,“反了你了!我对付不了你就能对付了?”

“至少我能对付那个哨兵!”明诚说道。

“寇荣来了?”明楼停下动作。

明诚抬起眼,“王天风也来了,就在外边。”

明诚的精神丝已经进入到埋伏外的寇荣的精神世界里。

这是一个M+级哨兵,四肢矫健,肌肉发达。他将枪扛在肩上,对准了花房门口。

晚归的贵婉已经感觉到他了,她抬起头。

月色从对面楼顶上转过来,将贵婉的脸映得一片惨白。

贵婉的嘴角弯起一道笑容,她的手提包里装着丈夫给她的信,约她午夜12点去花房。她的丈夫已经多日不见踪影了。

“贵婉。”

背后的声音很熟悉,转过头是王天风熟悉的脸。

“毒蜂,你还是老样子。”

“你也没变。”

精神交锋,尤其是两个相近等级的向导,电光石火间,精神攻击已经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内。

寇荣从楼顶跳下来,几个跃步便逼近了贵婉。

贵婉是记录在册的M+级向导,因为抗争塔台分配的哨兵而叛逃。寇荣其实并没有多大把握能拿下贵婉。好在巴黎之行遇见王天风,后者主动请缨。

寇荣自然不会将王天风的存在报告上级,好在对方并不在意。

寇荣已经想到这次任务结束后的嘉奖,若是顺利,大约能升上S-级。

离成功只剩一步,他裂开了嘴角。

精神世界忽然一阵扭曲,他只觉眼前一黑。

寇荣还是那个寇荣,睁着眼,眼中却无神。

他往前走,一步一步,动作僵硬如机器人。他抡起拳头,眼见要砸到王天风的脑袋上。

黄蜂适时飞了过去,从寇荣的太阳穴里飞进去。

寇荣“啊”一声惨叫,跌倒在地,同时间,贵婉也被击倒。

王天风提高了声音,“出来吧。”

首先出来的是一只雪豹,通体发白,映着雪色犹如披上一层荧光,一双眼瞪得滚圆,凶神恶煞地朝王天风露出利齿。

王天风的精神体是黄蜂,个头不小,翅膀抖动带出的劲风呼呼朝雪豹吹过去。雪豹却毫不退缩,一跃而起,利爪从肉墩墩的脚垫里伸出来,朝着黄蜂一抓。黄蜂也是了得,翅膀一抖,飞到高处。哪知这雪豹忽然抻腰蹬腿,身子往上跃起一人多高,爪子朝那黄蜂攻过去。却不知黄蜂后放毒针,对着雪豹脖颈便是一刺。

两个精神体双双落地喘息。

王天风脸色微微变白,因是经验十足,调息之下很快就恢复了精神。他高声叫道,“再不出来,我就把贵婉带走了!”

明诚这才慢慢从花房内走出。雪豹受伤,耷拉着脑袋伏在明诚脚边。明诚揉了揉他的脑袋,抬头看王天风,“你把阿雪怎么了?”

“受了点小伤。”王天风说道,“若是你跟我学了几天,他这会儿就恢复了。”

明诚哼了一声,并不答话。

王天风看了看他身后,“明楼舍得让你一个人出来?”

“不许牵扯我大哥。”明诚瞪眼。

“那就看你是不是配合了。”

明诚冷冷看他。

王天风笑了一下,“重新介绍一下。我是向导分级评估专家,也是向导学校的首席教授。我是来接你去向导学校的。”

“我可以选择吗?”

王天风看了眼前已经被自己用精神力压制住的贵婉,“恐怕没有。”

明诚沉凝,“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当年明楼选了十七八个孩子才选中了你。”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

“明楼以为他能瞒天过海。”王天风嗤之以鼻,“他以为塔台是什么?塔台是GUO JIA机器,就凭他那个乌合之众,能跟塔台斗?”

“你们会对他怎么样。”

“只要你跟我走,自然不会对他如何。”王天风说道,“何况,也只有跟着我,你才能成为顶级的向导,才能救你大姐,也不枉明楼养你那么多年……”

“那么,明台呢?”

“明台是塔台登记在册的哨兵,自然有他该尽的责任,你也不用太担心。如果他真不愿意,我也有办法叫他提前退伍。”

明诚视线微微漂移,挪到了贵婉的脸上。贵婉脸色苍白,瞪着眼睛流眼泪。

王天风轻轻一哼,“贵婉已经被寇荣杀死了。至于寇荣,他的精神世界被你破坏,现在已经是个废人,我可以再教你一招,让他完全忘了今晚的事。”

明诚这才抬头看他,清凌凌的眸子仿佛浸在寒冰里。

王天风忍不住打了个颤。

明诚低声说道,“我跟你走。不过……”他扭头回望背后黑洞洞的花房。

王天风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说道,“我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明天上午10点,巴黎机场。”


 

评论(52)
热度(99)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