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番外二

曾经有人点梗明楼仙君揣包子,所以是揣包子预警。

不要怀疑,是楼诚不是诚楼。

看完请不要打我。


番外二

睡觉前的双修一如既往进行得非常顺利以及满意。

 

明楼一不小心睡过了头。醒来时卯日星君已经点卯上班跑得没影了。

 

明楼觉得身子有点儿沉,撑了半天床板没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

 

床是从蓬莱岛上运过来的若木,请鲁大师亲自操刀的拔步床,宽广结实,只要明楼愿意,无限延伸至五百米不成问题。

 

阿诚初到神界,看到这云雾环绕的大床上铺着一卷霓虹丝超薄双人被,一脸嫌弃道,“什么审美,选色的人是不是乾隆徒弟。”

 

明楼默默地说,“我选的。”

 

明诚嫌弃地看他。

 

明楼忙甩锅,“大姐说,必须喜庆。”

 

后来,喜庆的被子被明诚换成青草绿云锦。神界年岁长,一夜约等于人间半年,明楼每天晚上抱着明诚在五百米大床上翻云覆雨颠鸾倒凤三四次,第二日清晨又抱着明诚挤在一米宽床上醒过来,日子过得实在惬意。

 

只是这一日着实有些不同,先不说腰酸腿软身重起不来,便说怀里只有云锦被不见往日睡得迷迷糊糊的心上人,就叫他有些心慌。

 

明楼掀开被子,抬手往床头一摸,摸到了一杯温得恰恰好的无根水,水里飘了几朵天上特有的云翳雪——是明诚泡的香茶。自从明诚上了天,明楼的生活也有了极大变化,单单说那吃食就不知多出多少花样情趣。连自家极为挑剔的大姐明镜都对这个凡间升上来的嘴甜貌美既会画画又会调香还时不时做点凡间美食对外能赚钱对内可管家的弟夫满意得不得了。

 

门被推开,便是走在这云絮铺得满当当的天上,明诚都能干脆利落行走如风地踩出二米八的气势。见明楼要坐起来,明诚忙快走几步,一手拖盘子,一手扶他的腰,干脆利落将他给拖起来,小心翼翼扶着他将他放进浮云棉靠背里,嘴里念叨,“小心肚子,还以为是以前哪!”

 

“什么?”明楼下意识低头看,却看见云锦被高高顶了起来。他下意识伸手摸了下,手底下温热,透过纤薄的云锦,血脉在掌心微微搏动。明楼呆怔,“昨晚不就多吸了会儿星光,怎么会胖那么多?”

 

“什么胖!”明诚抬眼奇怪地看他一眼,“这可是你的孩子。”话未说完,便闻明楼“嗷”一声惊呼,明诚立即将一双原本就溜溜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动了,他动了!”他忽然叫了起来,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欢快。

 

明楼顺着明诚的视线往自己肚子上瞄,惊奇地发觉肚脐左侧鼓起来一个拇指大小的包,这才后知后觉肚皮胀疼。

 

明楼瞪大了眼,惊恐道,“阿……阿……阿诚,我……我……这……这……”

 

明诚惊喜地看着明楼,“没想到神仙胎动这么快,才一晚上就动!也对按照人间的时间算,这都快六个月了。”

 

“胎……胎动?”

 

“你忘啦?”明诚眼角微微一挑,便挑出万千风情来,“昨日下午桃花仙送来玉霖露。”

 

明楼立即便眩晕在他这一双水光潋潋的眼睛里,恍惚间想到玉霖露这东西似乎确实有助孕功效,可,可他是堂堂男神!

 

明楼恍然回神,瞪着自己六个月一般大实则才过了一个晚上的肚子,支支吾吾,“阿……阿诚,咱……咱俩要有孩子了?这,这也太快了。曼丽怀胎三个月才见胎动。”明楼回忆了半天,昨晚上的位置似乎没有对调,可怎么,怎么就是他怀上了? 

 

“男仙怀胎自然与女仙不同,你放心,大姐同扁鹊打过招呼了,到时候会亲自过来给你接生。”明诚摸着他的大肚子,快活地说道,“虽说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我也会待他如亲子,你放心!”

 

“什么?”明楼一下子直起了身子,“孩子不是你的!”

 

明诚眨了眨他那双好看的小鹿眼,“你不但吃了桃花仙的雨霖露,还吃了桔仙的桔子。”

 

“桔子怎么了?”明楼莫名其妙。

 

“这桔子是桔仙元神结气而成,是个……”明诚掀起眼皮瞄他一眼,慢悠悠地说,“母桔子。”

 

明楼瞪大了眼,忽然觉得眼前一黑。

 

“扁鹊医神说,这也是他上千年来遇到的头一桩。”明诚笑得跟一只狐狸似的,眼睛亮得简直能媲美明月树上的明月果,摩拳擦掌地说,“我跟医神说了一下无性繁殖新课题,他很有兴趣。”仿佛下一秒就变出一整套检查设备来,“徽茵已经去准备了。”

 

明楼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不,在明诚眼里大概是DNA和数据。

 

明楼成了重点保护对象,明诚几乎寸步不离,便是如厕都要贴着站。虽说神仙如厕不频繁,但这样青天白日下被心上人瞧去了放水行状也实在叫明楼有些不好意思。明楼不禁便想起凡世里听到的八卦,一边“滴滴答答”放水,一边忧心忡忡地问一旁扶着他还在看数据的明诚,“你,你会不会嫌弃我上厕所。”

 

明诚从数据上收回视线,视线从他的脸一路往下掠过去,直直戳到了他正放着水的软趴趴小兄弟,“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

 

说话太直白,视线太热辣,明楼身子一抖,手里头的东西便跟着抖,水柱子打着马桶边淋过去。

 

“哎,你这肚子大了,怎么准度也不对了。“明诚一边说一边施了个清洁法术将边缘地上溅起来的几滴污水除了个干净。

 

明楼赶紧去拉裤子,奈何肚子太大,弯腰不便,就算明楼手再长,够了半天,裤子还是从大腿根滑了下去。

 

明诚紧急又施了个提裤子的法术,金光一闪,裤子已经牢牢裹住了明楼的大肚子。

 

明楼委委屈屈地看着明诚,“阿诚,你嫌弃我了。”明楼也知道,这大概就是朱徽茵说的产前忧郁症,他万万想不到这个病还得落到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头上,可一个大老爷们儿忽然怀了胎,怀的还不是自家老公的胎,能不叫他忧郁吗?

 

可是嘴巴还是管不住,明楼继续委屈,“你都不亲手帮我系裤子,你这是嫌弃我肚子大。”

 

“再大也是你孩子。”

 

“你真的不嫌弃我?我现在肚子大,腰粗,脸好像也有水肿,还脱发。”明楼好不懊恼,生个孩子,怎么那么多症状,想想那些天天上门来向明诚抛媚眼献殷勤从东天门排到西天门的女神仙们,明楼就觉得自己脑袋两个大,“阿诚,人间那个写书的看了老婆坐马桶上就要提离婚。你,会不会……”

 

“别胡思乱想!你说的那位,那是早就动了离婚的心思,才把理由说得冠冕堂皇。”明诚似笑非笑,挑着眉梢看他,“还是你动了什么心思?”

 

“哪有哪有。”明楼赶紧说,抓着明诚的胳膊就往外走,“阿诚,今晚吃什么?草头圈子?好久没吃了。”

 

“不行。”明诚立即拒绝,“昨天测出来的血糖已经到临界值了。你本来就胖,再吃下去该妊娠三高了。”

 

“阿诚。”明楼很想扶额,此时只能脚肿得扶着阿诚的手臂,怀孕两日,肚子已经大得跟要临盆似的,肚皮上也是青筋毕露,“我是神仙,得不了那些病。”

 

“那也不行。孩子太大容易难产,你又是男仙,骨盆本来就小。”顿了顿,又道,“哎呀,忘了你的本体是蛇了,会不会生的是个蛋。”明诚脸上放出光来,“我让徽茵新进了一台B超机子,待会儿就去测。”

 

明楼听了心生惊恐,“蛋,蛋要怎么生?扁鹊有没有经验?”

 

明诚看他一眼,“你怎么出来的?你儿子就怎么出来呗!”

 

“我跟大姐在洞里头孵化出来的,哪知道我娘怎么生的蛋。”

 

“等你生的时候不就知道了。要是担心,咱们就破腹产。”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明诚越说越是眉飞色舞,“华佗那里好像最近从凡间搞了一套手术设备,用明月果做无影灯,效果比人间那些还要好多了。咱们可以去华佗那里。他要是不给你剖,就我来。哎,你放心,上天之前我没事考了个医师执照,还在临床实习过,动过几台手术,虽然不是产科手术,不过现在我就可以去补。再不济,你是个神仙,也不会难产什么的。”

 

“阿诚,你刚刚还说孩子太大容易难产。”明楼提醒道。

 

明诚舔了一下唇,“我看你肚子太大,翻身都困难。草头圈子是别想了。还是想点别的。“

 

明楼摸摸鼻子,耳朵红红地看明诚。

 

明诚赶忙双手交叉护在胸口,“肚子都这么大了,还想!”

 

“昨晚没有。”明楼争辩,“说不定,说不定能让我生蛋的时候有力气。”

 

明诚捏了一把明楼的腰,“我觉得你的力气挺大的。”

 

到晚上,明楼还是缠着明诚做了一次和谐运动。

 

明楼腹大身重,便托着肚子平躺床上。明诚坐在明楼腿根上,扶着明楼的肚子,小心地上起下蹲,一边运动一边调息,一边摸着明楼被撑开了的皮肉。

 

明楼头皮发麻,身心舒爽,隔着肚子看明诚挥汗如雨地上下起伏,努力地撑着床往上顶,“阿诚,阿诚,快一点,再快一点。对,对……”明楼爽快地叫着,忽然觉得身轻如燕,脸颊拍过来一只手掌。

 

明楼迷茫地睁开眼,身体还在随着欲望上下耸动。

 

晨光大好,明诚站在床边弯腰看他,“大哥,大早上的做什么梦呢!”他似笑非笑,视线扫过明楼上下滚动的喉结,落到了下身。下身盖着薄被,遮挡不住胯间的高高耸起。

 

“生理现象,阿诚你也有!”明楼面红耳赤,下意识拿两只手去捂肚子,捂了半天才发现有些不对,瞪了瞪眼,才想起来低头去看——小腹平平,略松软。

 

“阿……阿诚,我的肚子……”

 

“你的肚子最近长了不少肉。”明诚将中衣挂在床头衣架上,打开衣柜的门,扭过头来,嘴角勾起个不算太明显的笑,“最近还是别吃草头圈子了。我给你打包了日光组合,就放在外面桌子上。今晚上星光伴无根水,不许放糖。”

 

明楼愣了半天,恍然惊觉梦一场,大舒一口气,又觉得颇遗憾,“明台的孩子都快历劫了。”

 

明诚顺口接了句,“咱们的孩子也快成形了。”

 

“你说什么?”

 

明诚转过身来,笑得不怀好意,“大哥,忘了你昨天喝了桃花仙的玉霖露了?”

 

 ————————————

到底有没有怀胎呢?我们番外三揭晓。


评论(27)
热度(82)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