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15(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觉得台词大弱,希望大家踊跃捉虫。

——————————————————————————————

欢迎来到明公馆(下)

明诚终于被明楼哄回了上海,哄进了明公馆。

明公馆内灯火通明。

明镜坐在沙发上翘首以盼。

“阿镜,我不是不告诉你汪曼春的事儿,哎,我是忙忘了。你也知道最近很忙。”王天风还蹲在明镜身边喋喋不休。

明镜推了一把王天风,嫌弃道,“你怎么还不走!”

“哎?”王天风愣了一下,指着明佳香,“阿香不是给我准备客房了吗?”

“谁说那是给你……”

正说着,门“哗”一声被推开。

“小心,这儿有台阶。”门口传来明楼小心翼翼的声音。

明镜立即站了起来,一双眼瞪圆了。

“阿诚?”明镜讶异。

“明董?”明诚也是想不到明镜竟然未休息,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恭敬有礼地点了下头,“剧组放假,我便打算到上海来逛逛,半夜打搅,真是不好意思。”

明镜瞧了眼明楼,后者朝她微微点头,立即反应过来。

虽说明镜对于性别并不在乎,对于下一代侄孙也没那么执着,但初闻明楼喜欢的是Beta男性,心里头不是没有顾虑的,这从剧组回来便是心中忐忑,一下子觉得明楼这柜出得太诡异,一下子又觉得是不是自己逼太紧,明楼自暴自弃,再过一会儿怀疑明楼大约又给自己打烟雾弹了,心里头将明楼从小到大的情史捋了个遍,怎么也想不通明楼怎么就能喜欢上一个Beta男性,到最后勉强说服自己,能有一个汪曼春之外的人束缚住明楼能让他心甘情愿带到自己面前,也算能了她心头一桩事儿,于是猜测起晚上要进门的人来,以至于她一整个晚上心神不宁,连王天风都懒得搭理了。过山车一般的心绪在见到明诚时总算安定下来,明镜只觉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惊喜大过忧虑,反倒是开心起来,上前拉住明诚,“说什么话呢!到上海自然是要住到家里来的。啊呀,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担心了。”

“啊?”明诚愣了一下,狐疑地瞥向明楼。

明楼赶忙拉住明镜的手,“大姐,阿诚拍了一天的戏,又坐了3个小时的车,好歹先让人家休息一晚,有事儿明天再说。”

“瞧我这高兴的!是该先好好休息。”明镜上下打量明诚,心疼道,“上回见你还有点儿肉,这会儿是瘦了,哎,这几天就在姐姐家好好补补了。阿香啊,快带阿诚去客房。”

“阿镜,客房是我……”

“不是叫你回去了吗?你在上海又不是没房子,人家阿诚无亲无故,你也好意思跟阿诚抢床!”

“可现在这么晚……”王天风可怜巴巴。

“哎,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又是Alpha,有什么好担心的!”明镜白了王天风一眼,转头命令明楼,“把你车钥匙给天风。”

“大姐,凭什么要我把车借给这疯子。”

“谁要借这胖子的车。”

又是异口同声。

明诚见状,忙解围,“明董,我……”

“阿诚,怎么还叫我明董,是拿我当外人吗?”明镜佯装不满。

明诚愣了一下。

“阿诚,既然叫我大哥,那便跟着我叫大姐吧。”明楼立即接道。

明诚颇是不好意思,却见明家姐弟如此热情,也不好拒绝,半天方才叫出口,“大姐。”

明镜立即笑眯了眼。

“大姐,刚才进来时候,见到附近也有酒店,我先在外头住一晚……”

“这怎么行!你是明楼邀请过来的,回头叫人听了,还以为我们明家不懂待客之理呢!”说完,冷眼看了王天风一眼,倒是像说:就你没眼力见儿。

王天风气得牙痒痒,又不好发作。

明楼瞥一眼王天风,说道,“倒不是我不借车,只是我这车油快没了。这大晚上找地儿加油也不是个事儿。”

王天风哪里想得到明楼竟会帮自己说话,皱着眉接道,“也不是我不想借明楼的车,万一车开到一半没油了,这黑灯瞎火的,又没电又没油……”

明镜皱了下眉,“你说怎么办?叫你早回去非不回去!”

“阿香在收拾客房,我以为……”

“大姐,你忘了我书房里还有张床。”明楼打算王天风,“要不让阿诚睡卧室,我去睡书房。”

明镜自然知道明楼的心思,白了他一眼,倒也没反对,只是拉紧了明诚的手,“阿诚,以后啊,来上海,这里就是你的家。”朝明楼一使眼色,指了指明诚脚边的箱子。明楼心领神会,笑眯眯地提起明诚的行李箱就往卧房去。

明楼的卧室,和书房仅隔一堵墙,还有一扇没有锁的门。

 

——————————————————————————————

木娄先生一举好几得:

1. 阻止明诚回京见苏珊;

2. 带明诚回家宣示主权;

3. 确保大姐做单纯迷姐,解决潜在情敌。

至于出柜之路,明楼也是步步巧妙,但愿大家能看出来,我就不叙述了。

评论(9)
热度(133)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