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16(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AB恋没有包子预警。

 

本周是年会周,所以都没啥时间摸电脑。下一次更新大约在周六了。

有充分的时间可以猜一猜阿诚的上海朋友到底是谁^_^

 

明诚的上海朋友(上)

第二天,天气正好。明公馆后花园的草坪上架起了羽毛球网。明楼身穿一身浅灰色运动帽衫站在网前,阳光偏过球网落在对面长身玉立的青年身上。那人穿着蓝色运动套装,薄嘴唇,高鼻梁,一双眼眸被日头拢成了湖面粼粼的波光。那双眼睛仿佛有某种吸引力,竟引得明楼失了神,直至羽毛球落到头顶。

“彭”地一声,如惊雷。

明楼回过神来,见青年慌张地奔到跟前,一双眼睛睁得圆如小鹿。

“大哥,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明楼弯腰捡起落在绿草地上的羽毛球,安抚道,“是我没留意,恩,没事儿没事儿。阿诚,你这发球真是太棒了。”

明诚随手爬了爬没有发胶的柔软头发,光洁的额头上,几缕头发轻轻落下,明楼忍不住伸手将头发捋到一边。

明诚被明楼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给愣住,好半响方反应过来,不好意思道,“大哥过奖了。”耳朵尖倒是红了。

明楼若无其事地将羽毛球交给明诚,右手拿拍击打左手,“来,再来。这回我可不放水了。”

明诚呵呵一笑,“大哥千万别放水!”抓着球便往对面去了。

明楼盯着明诚的翘臀,眯了眯眼,嘴角微微弯起弧度。

不远处放着一张圆桌字,明镜正在喝茶。

“真配。”明镜越来越满意,“怎么看都好看。”

王天风也喝了口茶,低声嘀咕,“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话自然是引来明镜不满的白眼,“你眼笨!”又自顾自感叹,“你看阿诚,颜美,腿长,声音好听,哎,难得的,手也好看。哎,你说明楼这是交了什么好运,嘿,能找到阿诚。”

“阿镜,明诚这还没和明楼好上呢。”王天风提醒。

“那还不是迟早的事!”明镜道,撞了撞王天风,“我跟你说,你可别给我使绊子!”

“阿镜,这个阿诚有什么好的……”

“当然好啦!”明镜提高声音,“当时我看《薛桥之死》的时候就在想,诶,这世上怎么能有阿诚这么好的孩子呀,长得好看,后来去剧组探班,啊呀,阿诚真人要比电影里好看多了,又大方又聪明,性格还好。那时候我就想,诶,要是咱们家的就好啦。哎,你摇头什么意思?难道阿诚不好吗?我可听说,他在剧组里那是认真得不得了,谁都要夸的呢……好了好了,我也不是说你……我这不是愁我这两个弟弟嘛……天风,你该理解我。爸妈去世以后,我就只有这两个弟弟了。他们的幸福,我当然是最关心的。我知道,你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支持我的。之前呢,我给明楼介绍了几个Omega,你知道我这个大弟弟,哪里肯听我的话,我还以为他真要和那个汪曼春好呢。后来我就想啊,只要不是汪曼春,就是个外国人,就算不是个Omega,我都认了。那天在剧组,他忽然跟我说他喜欢Beta,还是个男人。你知道那个情况下,哎哟,我简直是吓死了。就担心他这是被我逼的呀。哪里晓得是阿诚哟。昨晚上我看到阿诚,哎哟,我就放心了呀。幸好是阿诚呀。天风,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能成。诶,你在剧组里,瞧得最清楚了。”

王天风见明镜这幅模样,哪敢说个“不”字,只好点头,“阿诚确实不错。不过,我听说,他还有个女朋友。”

“女朋友怎么了,又不是结婚了。”明镜立马高声护短,“我们家明楼有钱有才还帅,除了胖点吧,哪点比人差了。”

可是人家阿诚是直男,喜欢女人的呀!

这话,王天风也只敢默默咽在肚子里。

“照我说,就该多给他俩接触接触。诶,蔺晨的戏份还有么?和阿诚有没有对手戏?”

“蔺晨杀青了。”

“怎么这就杀青了?”

“阿镜,你不是说公司事儿多,要让明楼早点儿回去吗?而且汪……”

“那时候又不知道还有阿诚……哎,阿诚和明楼到底有没有对手戏呀?”

“没有。”王天风老老实实回答。

“都一个剧组的,怎么就没有呢?”明镜不满。

“明诚演的是萧景琰,萧梁皇朝最有名的皇帝,明楼演的蔺晨,那就是个江湖人,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于情于理都不可能见面。而且,阿镜,蔺晨是琅琊阁的阁主,琅琊阁处于中立,不可能和一个要当皇帝的人有联系。”

“啊呀,这样才够虐呀。”明镜白他一眼,“我就说你导的戏怎么都没市场,哎哟,你简直就不在市场里嘛!你晓得伐啦,现在呀,最不能在一起的偏偏在一起,最想要在一起的偏偏生离,那才能抓住眼球哟。你可要再学学的啦!”明镜嫌弃地推他一把。

“阿镜,那都是口水剧,我这拍的是正剧……”

“谁管你什么正不正剧。王天风,我就跟你说好了,就算是一场对手戏,我也要看!” 

——————————————————————————————

恩,今天楼诚当背景在打羽毛球,请脑补《伪装者》羽毛球片段。

评论(13)
热度(129)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