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17(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以及今天会有一位衍生友情客串,嘻嘻,猜对了没有呀^_^

 

明诚的上海朋友(中)

“谁管你什么正不正剧。王天风,我就跟你说好了,就算是一场对手戏,我也要看!”明镜一锤定音,便见明楼与明诚打完一局并肩走来,忙止住话题,笑问道,“这就打完了?谁赢了?”

明楼与明诚对视一笑。

“技不如人。”明楼道。

“锻炼身体,大哥让我呢。”明诚说。

“阿诚,你就不用谦虚了。我听郭骑云说,你以前还是校队的。”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明诚擦了把汗。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视交谈,看得明镜笑眯了眼,站起身来,“好了好了,你们赶紧休息休息,我和天风啊,也不跟你们挤在这了。哎呀,明台这孩子昨晚打电话过来说今天到家,怎么这会儿还没回来。阿香啊,给明台打电话了没,快问问到哪了呀。哎哟,这孩子呀,一定是昨晚上玩疯了。待会儿可得说说他,怎么就不着家呢。诶,王天风,你昨天就这么回来了,也不给我好好看着明台。”拉着王天风便越走越远了。

明诚笑看明镜背影,感叹道,“大姐对家人真是好。”

“既然叫大姐,那也是一家人。”明楼拍了拍明诚的肩,顺势便将手放了上去。

明诚回头一笑,还来不及说什么,便听见铃声响了起来。明诚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嘴角立即弯起,接起电话,笑道,“怎么,现在才想起我?”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明诚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恩,好。我给你发定位。那就这样,我等你。”挂上电话,明诚打开微信发了个定位过去。

“朋友要过来?”明楼问道。

明诚脸上仍挂着笑,“恩,老朋友,来接我。”

“接你?你要去哪儿?”明楼紧张地水杯都快握不紧了。

“去他家住呀。”明诚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道,“昨晚跟他说我到上海了,就让我过去。”

“阿诚啊,其实嘛,你去见见老朋友也挺好,不过嘛,这行李搬来搬去也挺麻烦。我看这样好了。我送你过去,晚上再接你回来。”

“不用不用!”明诚忙摆手,“他家挺远的,怎么好意思让大哥送。再说就几天,哪里需要来来去去的。”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昨晚就占了你的房间,挺不好意思。”

“本来就是我请你来上海的,就该我来尽地主之谊。何况,我和大姐这么快和解都亏了你,本来也该好好感谢的。”

明诚笑道,“大哥和大姐本来就是亲姐弟,哪有隔夜仇的,我也没做什么。多亏大哥叫我来上海,要不然又得好久以后才能见他了。大哥,昨晚多谢你和大姐的照顾。就这么说定,你也别再跟我客气了。”

那双澄澈的眼睛里折射着阳光,如一面镜子映出两个自己,仿佛自己就是他眼里的全世界,然而其实他才是自己眼中的全部风景。明楼哪里还能说得出“不”字,过半响方扯了扯嘴角,“看起来,你这朋友倒是很要好的,能不能也介绍我认识认识?”

“当然好啦。”明诚笑道,“他是个刑警,之前看大哥演卧底的那场戏,喜欢得不得了,听说我和你在一个剧组,一个劲儿让我要签名。待会儿他就过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

明诚的朋友来得很快,是个挺拔的青年,身形修长,宽肩窄腰,长腿,一双眼睛圆溜溜颇有点儿肖似明诚。

“李熏然。大哥,我这朋友跟我有点儿像吧。”明诚乐呵呵地笑着,哪里晓得明楼这会儿是见谁都觉得有威胁。

纵然明楼心里郁闷,脸上还是笑着的,握了握李熏然伸过来的手,“阿诚这几日就要拜托你了。”

李熏然回头看了一眼明诚,笑道,“我和阿诚多少年的朋友了。哈哈,这次多亏了阿诚,我还能见到明影帝。”

明诚撞了一下李熏然,“你再说,你家那位可要醋了。”

“嘿,醋什么醋,上次他还不是……唔……”被明诚捂住了嘴,李熏然只得拿溜圆溜圆的眼珠子瞪他。

“你家还有人?”明楼总算抓了个重点。

明诚笑说,“熏然的老公。”

“还不是,阿诚,你又给我造谣!”李熏然耳朵都红了。

“都住到一起了,还不是?”明诚的调笑引来李熏然一个瞪眼。

直到此时,明楼才彻底放了心,说道,“阿诚,过几天回剧组,我去接你。”

明诚愣了一下,“大哥,你的戏不是杀青了吗?”

“又加了一幕。”明楼笑眯眯地说。 

——————————————————————————————

小李警官客串,今天我可以打一下凌李的tag吧^_^

评论(19)
热度(142)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