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18(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明天大概没有了,所以先把写完的都放上来。

感谢 @大号米虫 提供的NG梗^_^大哥解决长期驻留问题。

大家有脑洞也可以留言点梗或者其他,一个人的脑容量总是有限的嘛,嘻嘻。

 

 明诚的上海朋友(下)

直到回剧组,明诚都没见到明楼,据说是因为之前落下的公事实在太多。

直到新增加的蔺晨与萧景琰的那幕戏开拍,明楼才回到剧组,堂而皇之继续住进明诚的房间。

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戏,萧景琰成功入主东宫并替林殊一家翻案后,却遇上外敌入侵,梅长苏拖着病体坚持替萧景琰出征。出征前,梅长苏的好友蔺晨被萧景琰秘密宣见询问梅长苏真实病情。

开拍前一晚,两人如往常仔仔细细对了戏,明诚信心满满。

这满满的信心在第二日正式开拍后的第三次“CUT”时碎成了渣。

明楼双手合十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词儿太复杂,我又记错了。”

这已经是第十遍了!第一遍,明楼没站规定的位置,以至于半个脑袋装在了镜头外;第二遍,明诚还没念台词,明楼就开始笑,笑得莫名其妙;第三遍,明楼忘词了,忘词了!第四遍,明楼念错成明诚的词了;好吧,第五遍是明诚的头套莫名其妙松了;第六遍,明楼又笑了;第七遍,倒是记着词了,明楼表情不对;第八遍,明楼咳嗽了;第九遍,明楼自己加词,明诚接词,好嘛,明楼又加词,明诚只好再接,但是明楼加了第三句词啊,明诚已经接不下去了,只好转头迷茫地望贵婉;第十遍,明楼再一次“众望所归”地念错了。

简简单单三分钟的戏,为什么拍了一个上午还没有结束?传说中的一条过的明大影帝是去外星球旅游了吗?

贵婉觉得心里有一头狮子在怒吼,面上却不敢跟明楼吼。

明楼笑眯眯地望着她,“今天大伙儿也累了,要不明天拍?”

贵婉扶额。

明楼嘴角一抿,大脑袋一转,瞧见明诚一副疑惑惊呆加不相信的神情,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顺势搭住,“阿诚啊,昨晚没睡好,今天脑子就不太好。害你陪我受苦啦。”

明诚扯了扯嘴角,“大哥言重啦。”垂下头盯着剧本继续发呆:难道这幕戏还藏着什么深层次的含义?所以明大影帝精益求精还要继续挖情绪?

 

晚上,两人又对戏,明诚将这个疑惑向明楼提出时。明楼一本正经,“阿诚啊,我总觉得吧,这个蔺晨呢,不该只跟萧景琰见一面,他们肯定还有交集的。不过你也知道,咱们这剧吧,不能拖太长,所以嘛,我想演出这种可以让观众有想象空间的戏。这一想多吧,情绪就把握不好。”

明诚一脸莫名,“可是蔺晨不是中立的吗?他能和萧景琰有什么关系?”

明楼笑而不语。

“知道了,大哥,我再揣摩揣摩。”

“你也不用着急,咱们这幕戏嘛,也可以再往后推推的。到最后拍都可以。”

“这样,大哥不就没办法杀青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杀青嘛。”明楼笑了,“其实这戏呢,也拍得差不多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先休息段时间。徽茵最近在接触剧本,有一些已经传到我邮箱了。”明诚笑了笑,“大哥也知道,就算我喜欢那些剧本,但人家未必要我,我就先看看。”

“我说的不是这个。”明楼严肃道,“阿诚,你在这个公司多久了?”

明诚愣了一下,“五年吧。“

“其中还有三年时间被冷藏。”

这一段历史显然让明诚脸色晴转多云。

“阿诚,你知道我并不想揭你伤疤。”

“这也没什么?”明诚笑了下,“这本就是事实,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大哥,说实话,在这个圈子里,谁不想红?我也想,红了以后才有好资源,才能自由选择想演的角色,但有时候还是得靠运气……能接到萧景琰这个角色,我觉得还是蛮幸运的。”

“阿诚,这不是你的运气,这是你的实力。”明楼忍不住想要拥抱眼前这个正在自嘲笑着的青年,却还是忍住了,“阿诚,我不想说什么,运气都是给有准备的人。但是,你值得这一切。”

如果此时明诚抬头,那他一定能看到明楼眼里盛满的感情,如溢出的水,怎么也堵不住了。可是明诚低着头,默默地咬奶油小方,却又不咽下去。

“阿诚,来上海好不好?来明氏帮我?”

气音炸在耳边,明诚噎了一下,抬起头。

明楼以及收敛了所有情感,拿一种类似恳求的模样看他。

“阿诚,我看好你。我保证,你来明氏,会有最好的发展。我保证可以让你自由地选择角色,决定拍什么戏。”

“大哥,我,我并没有什么人气。”

“阿诚,我并不看重人气,我只看重你。”

明楼目光炯炯,明诚的心仿佛被他的目光灼了一下。

“我,我和公司签了十年的合约。”

“钱不是问题。”见明诚仍有犹豫,明楼又说,“还是这个公司有谁你放不下?”

明诚现在的公司一姐是苏珊。明诚当年与苏珊一同进来,在明诚被雪藏的那几年,苏珊一直支持他。这一点,明楼再清楚不过。此时,明楼觉得自己的心就如在沸水里。

等了许久,明楼才等到明诚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哥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明楼点头。

明诚咽了下口水,“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接过几个还算不错的角色。但是有一次,投资商非要我们这些演员陪喝酒。那些酒里都放了诱导剂。”明诚握成拳的手背绷出青筋,明楼上前,默默包住了他的拳,直到明诚一点点放松下来,才又将手指慢慢展开,深入他的指缝,就好象,他们十指相握。

“还好我是Beta,虽然喝多了,却好歹还是醒过来了。所以我把带我进房间的那个人打了就跑出来了。第二天,新闻全是我潜规则上位的消息,角色也被换了人。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接不到好的角色。入不敷出,我只能做些临工。”

“阿诚,有我在,你绝对不会再遇上那种龌龊!”

“我当然知道大哥不是那种人。”明诚笑了一声,“但是这个圈子,哪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大哥也在圈子里待过,有些事情,大哥也身不由己,不是吗?”明诚抬头,颇有些冷讽地望着远方。

“我当然知道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顿了顿,明楼续道,“但我能保证,尽我全力保护你!”

这大概是明诚听到的最有重量的声音了。他抬起头,撞进一双沉沉的眼眸里。

“阿诚,相信我!”明楼握住明诚的手,手指相握,手心相对,那些无法忽视的温暖便这样透过掌心流入血脉。

“大哥,如果我过去了,徽茵怎么办?”

“你是说,你的经纪人,朱徽茵?”

“徽茵是我同学。我进娱乐圈那会儿,她还是个财经记者。她知道我的事后,立即辞职到我现在的公司。她从最底层做起,花了很大的精力转做我的经纪人,帮我向公司争取,好不容易才能帮我争取到戏约,我的事业这才稍稍有起色。大哥,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徽茵帮我这么多,我不能说解约就解约。”

明楼舒了口气,“阿诚,我当然不可能只签你。其实,我们之前就跟朱小姐接触过……像朱小姐这么有能力的人,明氏当然也要一并签过来。”微微压低了声线,“阿诚,我在乎的只有你的想法。”

明楼喷在明诚耳边的呼吸便如一团火。明诚耳边发烫,侧转头,一双缀着星辰的眼眸便落入他的眼。不是第一次贴近,却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声,或许还有自己的。明诚摸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情绪,却觉得浑身都是暖的,暖得他沉溺其中不想出来。

微信声在这时突兀地响起,同时间,门也被拍响了。明台在外边大声叫,“明诚,你给我出来!”

明楼眉头一皱,开门吼道,“怎么说话的!”

明台对上明楼,气场立即矮半截,却又想起手机里的新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掠过明楼,气势汹汹直奔明诚,掏出手机,恶狠狠道,“明诚,你和曼丽什么关系!”

明诚刚好看完朱徽茵发过来的链接,扔了手机,冷笑着一把揪住明台的衣领,“我还想问你呢!”

明楼一头雾水,眼睛一转,瞥见了明台手机上的新闻链接——祸起萧梁,“夫夫”同时恋上神秘女孩,三角插足竟为同一人。左边配图明台夜里与一名女子在酒吧亲吻,右边配图则是明诚白天与这名女子亲密挽手逛商场。 

 

——————————————————————————————

终于可以把心爱的曼丽同学带出来了。

评论(8)
热度(117)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