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19(现代AU,ABO预警)

提前拜年哈。年底忙碌加上感冒,赶着过年前给大家拜个年。

依旧还是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今晚要等着二少爷和小少爷铜矿。

 

 于曼丽的出场方式(上)

明诚与明台的恶战直接进行到戏里。原本拍的是一场萧景琰与梅长苏已经确认彼此身份,但是梅长苏却又要上战场的戏,算是主角们情感高潮迸发点,要求演出多年爱侣再一次生离的悲痛,需要调动全身上下的细胞和感情来完成这一场戏。

明诚还好,毕竟演戏多年,前期又有明楼协助对戏走位,眼神表达能达到平常状态的70%;然而明台却是真真实实把气恼嫉恨都写在了眼里,纵然调动了脸上五官作出一副深情模样,镜头里却是怎么看怎么别扭,活脱脱把一个多愁善感的柔弱Omega演成个气势十足的愤怒Alpha。好吧,明台原本就是个不发脾气是病猫发了脾气是猛虎的实打实的Alpha。

王天风看得直皱眉,直接喊了“CUT”指着鼻子骂两人,“你们俩怎么回事儿,这演的是情侣还是情敌!”

“情敌。”明台小声嘟囔。

“什么?”王天风胡子一吹。

明台立即抿嘴,将头往旁边一瞥。

王天风又将眼睛往明诚身上飘。明诚脸色严肃,一本正经,倒是叫王天风骂也骂不出来了。

“算了算了。今天先这样吧。中午回去对对戏,下午再拍。”王天风头疼得直拍脑袋,将视线往一旁观戏的明楼上转。

若在平常,明楼早跳出来了,这回却不知犯了什么毛病,也是拧着一双浓眉。王天风忍不住朝他仍白眼球。

明楼在赌气。

好嘛,那天明诚跟着小警察走了,原来是要找这个于曼丽。嘿,这个于曼丽是谁?怎么之前都没查到?

这几日,明楼简直手机不离手地等消息。

手机的消息还没来,剧组倒是有消息了。

朱徽茵穿着白色小西装,下蹬尖头牛皮鞋,“蹬蹬蹬“地跑了过来,身后还缀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汪家大小姐一枚。

“阿诚,曼丽来了。”

明诚正在喝水,一口水呛在嗓子里。

明台正在吃苹果,一口果肉噎在喉头。

现场十数双耳朵,双双竖起。

王天风拿胳膊肘捅明楼,凑过去耳语,“你家阿诚到底几个女朋友。”

明楼将眼睛一瞪,正要发作,便见明台一阵风地跑了出去。

明诚将矿泉水瓶一扔,急追。

“曼丽来看我,你跟来做什么?”明台边跑边怒喊。

“哪只耳朵听到来看你了!”明诚冷讽,毫不费力就超过了明台。

被个Beta反超,Alpha脸上无关。明台使出吃奶的劲儿,直跑得五官扭曲,脸色发白,在影视城里狭窄的青石小道跑出了百米飞人的风采。

于曼丽其人倒是真真衬得上这个名字,婷婷袅袅,妖妖娆娆,站在路口,路口变成风景。

但见她上穿白色休闲T恤,下穿灰色紧身牛仔裤,将她的蜂腰细腿裹得娇媚俏丽。她生了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望向你时,便觉得星星月亮都可以摘下来给她。

明台此刻便很想将星星月亮甚至自己的心都捧到于曼丽跟前。远远还有十来步,他便已经停下了,抬手想要捋一下头发,才想起自己戴的是头套,只是此时的头套也被他跑得散落成披肩长发。

他自认为笑出最好看的模样,却因为气息不稳,呼出好大一口气。他想要咽一咽嗓子,却因为用力过猛让自己呛了好大一口口水。

他大声咳了起来,于曼丽却只是轻轻丢了个眼风给他,又掠过他望向了他的身后。

嘴角是在她看向他的身后时翘起来的。明台从来没有看到于曼丽那样的笑,温柔、亲切、发自内心。

不,曼丽看我笑的时候也是发自内心的,可是她现在为什么不对我笑。

明台沮丧极了,在于曼丽走过来擦过他的肩膀时。他听见于曼丽的脚步越来越快,快得像要飞起来。

那飞奔的白影一头扎进他身后的那个人的怀抱。

那人穿着白色的戏服,戴着因为奔跑而散开的发套。

那人笑得宠溺又温柔。

太阳从屋檐角转到空中,又因为飘过来的云收敛了自己的光线,世界仿佛一瞬间便黑下来了。

“哥。”

明台觉得自己幻听了。

“哥!”

明台猛地转过身。明诚正在揉于曼丽绑得很可爱的丸子头。

“你这丫头,过来也不打个招呼。”

于曼丽呵呵地笑,眉眼弯起,像只小狐狸。

她转头,朝明台轻轻一瞥,撒娇道,“哥,我也是要给你惊喜嘛!”

明诚自然看到她的视线,冷哼道,“惊大于喜!”

明台也是惊大于喜,直愣愣地干瞪着一双铜铃眼。

赶过来的明楼手机“叮”地一声响,明楼打开消息,“明诚继父姓于。” 

 

——————————————————————————————

木娄表示:吓死宝宝了!

小少爷表示:有我吓得多吗?

于曼丽表示:你们有意见吗?

诚少爷表示:我妹妹说的都是对的!

王大导演表示:专业点!你们都太嫩!

评论(10)
热度(111)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