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35(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上一章的梗明明就是左眼泪、郝晨以及暗戳戳的蔺靖呀。

这章过渡,好想快点写到《面具》拍摄,以及我还没想好面具啥剧情咋办。。。。。。。。

 往事如烟

明氏传媒顺势而为,接连推出几段《萧梁王朝》的片花,收视大好,很快便有卫星频道表示兴趣,海外版权的洽谈也进行得格外顺利。客串的明楼原本就在海外知名度极高,此时俨然成了活招牌。明楼半推半就,表示很可能借此复出,立即便有投资商瞄准了才放出风声的《面具》了。

形势大好之下,明诚却被严密保护起来,推掉了几乎所有的采访和综艺。

明楼对明诚说:你知道为什么这场仗咱们能赢。因为你!你入行以来甘于平淡,钻研演技,努力勤勉,不向潜规则妥协。大众需要向你一样认真诚恳的演员,而不是靠热度靠眼球的明星。但他们并不是被你的演技、你曾饰演的角色打动,他们对你的这种好感基石太浅薄。所以,你必须保持平常心,必须把你从前的优秀品质保持下去。你必须不断钻研,不断进步,才能真真实实得到大众的认可和喜爱。我不想让你过快地接触外界,是不想让你冲得太快,不想让你身上真正的闪光点还没被发现就已经毁灭。

明诚深以为是,对明楼更加佩服,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于是在话题发酵的一个星期后,直接被明楼打包带进了明公馆。

苏珊的电话便是在明诚住进明公馆的第二天早晨打进来的。那时候,一家子都在吃早饭。

明诚瞄了一眼电话,脸色忽然沉下来。

除了明台,明镜和明楼几乎在一瞬间便感受到围绕在阿诚身上的低气压。

“阿诚哥,你的电话响了,怎么不接呀!”明台边嚼包子边嚷嚷,筷子又伸向油条。

明诚勉强笑一下,拿起手机,说道,“大哥大姐慢吃,我去接电话。”疾步走出餐厅。

“阿香,再帮我舀碗粥。”明台大声叫,压了压嗓子,“阿诚哥怎么啦?谁来的电话?”

“就知道吃!”明镜没好气道,嚷道,“阿香,别给明台吃。都吃傻了。”

“诶,大姐……”明台忽然反应过来,瞪圆了眼,“苏珊的电话?”

明镜凑近明楼身边,“阿诚和苏珊还没断?那个苏珊不是都承认和严鑫凯是一对儿了吗?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没把握住?”

明台的嘴巴张成了“哦”字,瞠目结舌,“大,大哥,哥……”指了指能从餐厅窗户外看到的明诚,“阿,阿诚哥……”又回想起以往种种,只觉十万条弹幕横过心口。

明楼朝他一瞪眼。                                                                           

明台立即缩脖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跳了起来,吵嚷道,“太撑了太撑了,我要上楼!”

明楼警告,“不要告诉于曼丽!”

明台嘟了嘟嘴,默默吐槽:“跟曼丽说?跟曼丽说我大哥觊觎她大哥?曼丽不得杀了我!”三步并作两步上楼。

“这孩子……”明镜莫名其妙,“于曼丽是谁?”

“阿诚的妹妹。”明楼解释,“也是明台的女朋友。”

“诶?你们怎么……”明镜瞪圆了眼睛,指了指明楼,又指了指楼上,“一个两个的……哎哟,这关系怎么这么乱?”

“大姐,您就别管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们一个个都要上天……”话音忽然断了,明镜睁着眼望向门口。

明诚走进来,笔直站在餐桌前,似乎在克制着情绪,面无表情道,“大哥大姐吃完了?那我收拾了。”

“哪能你收拾?”明镜急忙站了来,喊道,“阿香,阿香!赶紧进来收拾桌子。一大早就跑哪里去了?”

“来了来了。”阿香进门来,见明诚已经把碗碟都累在了一起,忙道,“阿诚哥,我收拾,我来收拾就好。”

“你忙你的。”明诚执拗,把碗碟一端,往厨房走去。

阿香手足无措,看看明镜,又瞄瞄明楼。明楼朝她摇了摇头,又拍了拍明镜的肩,跟着阿诚走进厨房。

明诚在水槽前边插着耳机哼着歌,手里飞快地洗着碗,见明楼跟着进来,很大声地问道,“大哥,你怎么进来了?”

明楼将明诚的左耳耳机拔下来,插进自己的右耳,捋起袖子将手放进水槽。

“大哥?”

“怎么,我不能洗碗?”

“不是……我怕你把碗摔了。”

“嘿,信不信我打你。”明楼作势要打,明诚忙护住头。

明楼却只是将掠过他的头顶拿过已经涮过第一遍的碗,一边过第二道水一边说,像是普通聊天,“以后气不顺了,不要老听《最炫民族风》。你说你多好看一小伙,怎么一生气就喜欢听这种乡镇重金属摇滚呢,也不怕审美下线。”

明诚要笑不笑,嗔怪地瞥一眼明楼,一本正经的回道,“那大哥觉得我应该听什么?”

“听我讲话。”明楼一本正经回答,顺手从明诚兜里摸出手机,长按关机键。

“哎,大哥……”

“跟我在一起,什么事儿都往后排!”明楼答得理所当然。

明诚努努嘴,嘀咕,“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跟你一起洗碗,还有不满意的?”明楼回身继续洗碗。

明诚见状,亦是继续干活儿。两人配合默契,不一会儿,倒是将碗洗得差不多了。

明楼结果明诚递过来的冲过最后一道水的碗,一只只摆到沥水架上,问道,“和苏珊联系了?”见明诚不应声,继续道,“这件事儿她也做不了主。你不要怪她。”

“我知道。声明是76号发的,手机也是76号没收的,她身不由己。呵呵,在这个圈子里,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了。”

“既然都说清楚了……”

“她劝我回76号。”

“什么?”明楼停下手下动作,转身瞪圆了眼看他。

水声“哗啦啦”地响,几乎要遮掩过明诚低沉的嗓音,他好看的手指在水流底下如玉一般,闪着粼粼水光,“我怎么可能回76号。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想回去!”

“阿诚……”明楼放下心,认真道,“留在明氏!我会给你最好的!”

“我当然相信大哥,也相信明氏。”明诚顿了顿,“所以,我劝苏珊跟我过来。”

明楼心里一惊,面色却不动。

“可是她不愿意。”

明楼暗舒一口气。

“76号准备上市,她认购了原始股,还续签了10年合约。”明诚苦笑摇头,“76号竭力栽培她做一姐,我就不该和她谈这个……”抬眼看一眼明楼,“对不起,大哥,我自作主张了。”

“哪里!”明楼拍着他的肩,“苏珊有人气,有潜力。你想拉她进明氏,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公司。我应该给你颁个明星员工奖。”倒是一心想把话题往轻松的方向上瘾。

奈何明诚像是听不懂他的意思,一味地叹气,将手肘杵在水槽上,目视前方,“后来,我们就吵架了。”

明楼只觉心情舒爽极了,却要作出一副劝慰模样,“我和苏珊小姐在电影节上遇到过,是个礼貌的姑娘。你也不要太担心,过段时间哄哄她,也就过了。”

“可是,我不觉得自己有错,为什么要哄她?”明诚抬眼看他,“大哥,我没跟你说过苏珊的家庭吧。她家是世家,父亲是国际有名的交响乐指挥家,叔叔是大提琴演奏家,姑姑是钢琴师。她的外祖母曾经给总理唱过歌,母亲是音乐教师,姨夫姨母都是京剧演员,舅父还是帝都话剧团团长。”

“我听说过。她以前还是个小童星吧。”

“最重要的是,她的家族里全是Alpha和Omega。”明诚自嘲地笑了一下,“而我是个Beta。我曾经在她家门口站了一夜,她父母就是不肯开门……我知道这些都不是她的错,可她却认为我应该为她去植人工腺体。我为什么要去植人工腺体?我本来就是Beta,我母亲也是Beta,就算我植了腺体,我就能变成Alpha了?也不过就能散出人工信息素,还是本人闻不见的信息素!你说这多可笑!”

“当然不能植腺体!”明楼一听便急了,“植什么腺体!Beta有什么不好!阿诚,你比那些Alpha和Omega好太多了!”

“谢谢你,大哥!这个世上多些你这样的人,多好!”明诚叹了口气,“但这个世上有好多家庭都不重视Beta啊。我母亲是Beta,生父是个Alpha。和苏珊家里的情况差不多,我父亲家里,除了Alpha就是Omega。他们不接受身为Beta的母亲。”明诚停了一下,“于是父亲和母亲决定私奔。后来父亲出了车祸,那时候母亲已经有了我,却因为出生时的性别检测是Beta,得不到父亲家族的承认。”

“5岁的时候,母亲嫁给了曼丽的父亲……”明诚冷笑了一下,“也是个轻视Beta的Alpha。好在曼丽是Omega。小时候,他对曼丽也还算不错。10岁那年,母亲为了保护我也被车撞死了。”

“母亲去世后,曼丽的父亲开始酗酒,喝醉就打我。12岁时,他忽然不见了,连曼丽也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他被人追债,而曼丽则被他卖给了北京一对不孕不育的夫妻。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里。在孤儿院里,也没人管我,我就偷偷打工,直到遇到凌哥。”

“凌哥?”明楼皱了皱眉。

明诚忽然想起凌远和明楼有过一面之缘,心下一紧,脸上倒是平淡,“就是熏然的男朋友。可能是感同身受,他承担了我的所有开销。”

明楼既心疼又有些说不出口的嫉妒,只恨当初遇见明诚的不是自己,绷不住情绪,不酸不痒道,“我以为你先认识的小李警官。”

“他是熏然的邻居,熏然和我是同学。如果不是熏然,我和他也不会认识。”明诚只想赶紧转出凌远的话题,倒是没注意到明楼的话里有话,“那时,学校里除了熏然和徽茵,也没什么人同我说话。高三毕业,我下决心去北京找曼丽,便填了北京的大学。”明诚叹了口气,“我在北京认识的苏珊,比我进这个圈子还要早两年,到现在也有快七年了……”

听着明诚用如此平淡的语气讲述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那桩桩件件足以称得上悲剧的往事,明楼只觉心仿佛被一把钝刀霍霍磨着。

明诚朝他看一眼,“我这都没什么感觉了,大哥,你这怎么像……”笑了出来,“演了个苦情戏。”

“阿诚!”明楼只觉话卡在嗓子里,如同被车碾过,眼睛也是湿润润地闪着水光,“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到你。”

“刚刚好。”明诚轻声说。

“什么?”

“现在遇见你……”明诚抬起头,眼睛里亮晶晶,分不清是水光还是反射的灯光,“不早不晚,刚刚好。”明诚站直了身子,撑了撑懒腰,“说完心情好多了。”

“阿诚……”

明诚转过头,认真说道,“真的好了。大哥,放心!还有,谢谢你!”

眼前的青年又恢复成最初见面的挺拔的青松的模样,明楼轻轻呼出一口气,“跟我客气什么!以后呀,就得多找我聊天。别一天到晚听乡镇重金属摇滚!也别一有事就往厨房跑!”抓起明诚的手,一本正经地左看右看,“一双好手都要给你糟蹋了。以后啊,就拿我做出气筒!你看看我,皮糙肉厚,多适合做出气筒。”

明诚“噗”一声笑了出来,“我的手哪有这么金贵!还有,大哥要都是‘皮糙肉厚’了,这世上还有‘细皮嫩肉’?”

“笑了?笑了就是好了。”明楼满意地抿起嘴角,柔声道,“说定了,以后有事必须第一个找我!”

他的眼睛里仿佛蕴含着冬日暖阳,明诚觉得被他眼神烫过的皮肤,每一寸都犹如被轻轻抚过,温暖得快要化了。他弯起嘴角,轻声说,“哎,知道啦。”

————————————————————

木娄:为啥不能我养阿诚!!!

某兮:反正长着一张脸~~~~~

 

评论(27)
热度(150)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