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44(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突破天际预警。

变成周更了……今天很开心,隔壁家狗爸爸狗妈妈生了4只小奶狗。刚刚带着我家女王去探访了。狗妈妈非常警惕地盯着我家女王。我只好把女王抱起来了。以及狗妈妈好厉害……

 

 排戏

后来,路透还是透出来明诚与苏珊携手逛小巷的消息。好在苏珊反应迅速,很快便在官博上宣称:我与明诚先生相识多年。旧地重游偶遇明先生,感谢明先生的陪伴与真诚开导,如今已从万念俱灰中走出,作为曾经现在以及以后的朋友,希望明诚先生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目前我是单身,近期也无意展开一段新的关系。由于意外而产生的连接关系,已排期准备手术去除。感谢意外发生时严先生给予的帮助,我与严先生从未有过任何口头的除同事之外的关系,将来也不会发生除同事外的其他关系。

如此直白简单的声明,既承认了某人趁自己发情期标记自己的龌龊行为,亦狠狠甩了前几天风骚暗示自己已经见过苏珊家长的某人一巴掌。一时间,全民震动,对严鑫凯进行了轮番的口诛笔伐,挖出各种蹭新闻追十八线女星搞潜规则的丑闻。导致后者参演的几部76号影视片收拾票房遭遇滑铁卢,直接经济损失高达接近1个亿,至于间接的代言撤回、综艺被退,那已经是无法计量了。

然而勇敢如苏珊却得到了网友的高度好评,又得到汪曼春、许一霖等Omega明星的高调支持,声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以至于76号竟也不敢对苏珊拿出什么惩罚措施。

明镜打来电话时,明诚正在与明台拍戏。

“明楼,阿诚和苏珊是真分干净了?”

明楼望着远处的人,阳光正巧打在那人白皙的侧脸上,如玉一般。

“分了,分得特别干净。”明楼心情格外好。

“分了好,分了好呀!我跟你说,现在可是你的好机会,得抓好了。诶?什么时候还放假?把阿诚带回家。哎哟,那个照片我看了,瘦得哟,看得我心疼!”

“知道。”

“你可别敷衍,我告诉你啊,你留了那么多工作给我,要是这样你都娶不到阿诚,我可要找你算账的!”

“不敢敷衍。”明楼笑道,“过段时间在上海会有《萧梁王朝》的记者见面会,我打算带阿诚和明台一起去。”

“咦?你终于舍得放阿诚出去了?”

“阿诚是该出击了,过了这个热度,就晚了。那时候,我就带阿诚回家。”明楼边打着电话边朝明诚看过去。

明诚正坐在郭骑云边上吃午餐。虽是盒饭,明楼却特地点了明诚爱吃的蟹黄捞饭。午饭成本可不低,好在明诚吃得开怀,于明楼来说,便是值了。

那厢,郭骑云跟明诚咬耳朵,“嘿,多亏你,有生之年我吃上了望江楼的蟹黄捞饭。”

“老板请客,关我什么事儿。”

“阿诚,你可别装糊涂,咱剧组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这几天午餐全都是你的口味,还不是亏了你。”

郭骑云这么一说,明诚才注意到,这些日子的午餐,自己吃得是挺开心,仔细想想,昨天的东坡肘子,今天的蟹黄捞饭,还有前天的水煮鱼……还真都是自己的最爱。明诚下意识往明楼看过去,恰对上明楼的目光,被阳光一折,去了久居上位的气势,多出一份似水温柔情来。明诚心里一惊,忙撇过视线,往嘴里塞一大口饭,鼓着腮帮子狠嚼了一会儿,才说道,“别胡说八道,大哥那是体恤咱们辛苦!”

“还说不是因为你,听听你叫的,都大哥了……”郭骑云翻了个白眼,拿手肘捅了捅明诚,“你不会跟苏珊分手后连取向都变了吧。”

明诚把眼睛一瞪,“瞎说什么!我们是本家,大哥拿我当兄弟。”

“明台那可是他正经亲兄弟,也没见明总对他好成你这样的”

“那是我最近刚分手,大哥怕我心里不舒服。”

“那你心里怎么想的?”

明诚愣了一下,“最近一直拍戏,没顾上。总之,我和大哥就是兄弟关系!”

“什么兄弟关系?”耳边忽然传来明楼低沉的嗓音,吓得明诚噎了一下。明楼眉头一皱,忙去接了一杯热水递过去,一边紧张地帮明诚拍背一边说,“多大人了,怎么还噎?慢点儿吃。”

“不,咳咳,不是。”明诚好不容易平顺气息,眼看着一旁的郭骑云一副“你瞧你瞧”的表情,“够了够了。不用管我,你快吃,饭要凉了。”

明楼抿出一字笑,“不急。”打开饭盒,将饭拨出一部分到明诚饭盒里,又将蟹肉拨了大半出来,“今天早上是动作戏,你多吃点儿。”

“不用不用,我真吃饱了。”明诚刚想拨回去,便听见明楼声音沉沉地“嗯?”了一声,抬眼一瞧,见他嘴角往下,作出一副凌厉气势,手上动作一顿。

明楼趁机便将蟹肉夹起来塞进明诚嘴里。待明诚反应过来,竟已咬住了明楼伸过来的筷子。明楼倒是不介意,从明诚嘴里抽回过了一牙的筷子,直接夹了一块西兰花准备吃。

“大哥,我再给你拿双筷子。”

“坐下,好好吃饭。”明楼说道,毫不犹豫地将筷子塞进嘴里。

明诚目瞪口呆,耳朵瞬间红了,支支吾吾道,“筷,筷子。”

明楼似笑非笑地看他,“怎么,你嫌弃?”

在他黑沉沉的眸子面前,明诚下意识咽了咽,低下头吃饭。

“刚才大姐给我打电话,还说你太瘦了。剧组里也没什么好的,平日里工作量也大,你又有许多动作戏,得多吃点儿。”明楼一边吃一边抬头往郭骑云看了一眼。

郭骑云被那黑眼珠子瞧得头皮发麻,忙从位置上弹起来,抹了抹嘴,“我,我吃完了,你,你们慢吃。”倒是一溜烟跑了。

明楼笑了一下,“小郭工作还挺努力。就是跟的师父不太对。”郭骑云的师父很不巧又是王天风。

明诚轻声提醒,“王导也是明台的师父。”

明楼脸立即就拉下来,“哼,这笔帐迟早要算。”又轻声细语地问明诚,“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兄弟?”

明诚脸色瞬间涨红,“讨论剧本呢,就说穆娄和穆言成最开始是兄弟。”

明楼点了下头,“后来他们就不是了。”一本正经说,“后来他们是夫夫。明天,咱们可就要补拍标记的戏了,今晚,要不要先排排戏?”

明诚正在喝水,听到这句呛了一口,大咳了起来。

 

标记的戏,当然得在床上排。排戏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12点。洗干净擦干净的明诚乖乖巧巧平躺在床上,床头放着剧本。明诚默念几句台词便要转过头翻一翻剧本。剧本上荧光笔、签字笔,横线、竖线,批注、分析,满满当当铺了整页纸。

明诚穿着的是酒店提供的浴巾,根据剧本描述,穆言成当时穿的理应也是浴巾。浴巾的腰带系得扎实,胸口没露出几块肉,腿倒是伸出了浴巾下摆之外,笔直的一双,小腿肌肉紧实好看,脚踝连着小腿的一段弧度称得上是极标准的流线形,露着内外踝骨突起,莹白圆润地暴在不太敞亮的顶灯之下,格外惑人。

明楼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惑人画面。明楼觉得全身的血都往底下一处涌。他深深地吸气,再吸气,努力地去想剧本里的台词,却觉得血气更要翻涌。

明诚听到声音,转头往明楼看去,疑惑道,“大哥?”

明楼穿的也是浴衣,所幸是浴衣,底下的凸起也给挡了过去。

他走了过来,长腿一迈,直接跨在了明诚身体两侧,低下头,便是明诚一双亮澄澄的眼。他声音略微暗哑,“那么,就开始了。”说话间,他上半身开始慢慢往下压,屁股高高撅着,心里倒是保持了十二万分的警惕,不允许自己下身碰到明诚的。

一张俊脸在眼前越放越大,鼻息也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戳着自己脸上敏感的皮肤,明诚觉得心跳如小鹿乱撞,好不容易从嗓子眼里扯出声音,“大,大哥,咱们是不是对下词就行了。”

明楼笑了一下,连笑声都比以往要性感,“没拍过床戏?还紧张上了?”

明诚老实回答,“三四配没有爱情。”

明楼“扑哧”笑了出来,将头埋到了明诚耳朵边,挑着敏感的耳垂使劲儿喷气声,“现在你是男主角,可以有爱情了。”

耳垂一颤,热度迅速扩散了,明诚觉得整张脸都烧了起来,吞口水的时候,喉结“咕噜”一下,滚了滚,“大,大哥……”

“这会儿就受不了了,明天实战,怎么拍?”

明诚一愣,屏住了呼吸。

“阿成,管什么国仇,我只想把你锁在身边。”明楼念着台词,脑袋一路从耳垂开始挪移,移到了明诚的眼睛上。明楼伸出拇指,像在轻抚,却又触不到。明诚的眼皮忍不住颤了颤,闭上眼,却感觉明楼手指的温度透了过来。明楼的嘴唇还在往下移,顺着明诚高挺的鼻梁,到达明诚微翘的唇角,停了一停,从远处看,仿佛在亲吻,他的嘴唇却始终离明诚的多了一厘米的距离。他说话时,气息便喷在嘴角,近得仿佛毫无空隙。

明诚努力地想象身上的那个是穆娄,而自己是穆言成。他闭着眼,轻声说,“大哥,有国才有家。”

“是呵,有国才有家。”明楼低声道,鼻息顺着明诚细长的脖颈往下,在他的锁骨处停住,右手顺着明诚侧脸的弧度往下虚抚,左手挑着明诚浴衣上的腰带,“阿成,你猜我在想什么?”

明诚睫毛抖动,忍受着锁骨处不断喷过来的火热气息,颤声道,“什么?”

“我在想你画的那幅画。湖畔旁,树林边,我希望我以后的家就在那里,家里头有我,还有你。”说话间,明楼解开了明诚的腰带,左手一撩,掀开了明诚的浴衣,上半身往明诚身上压了一压,嘴唇似乎很快速地碰了一下明诚的皮肤,又仿佛没碰到。明诚只觉身上一凉,几乎是下意识的,身上颤栗了一下,紧接着他听到了明楼最后一句台词,深情的压抑的痛苦的,“阿诚,我想要你。”

排完戏,明楼匆匆从床上爬下来,浴衣在身前皱褶堆起,他还嫌不够,往前又扯了扯。

明楼甫一从自己身上下来,明诚便觉心口一松,下意识长出一口气。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房间里已经充盈了麝香的侵略性十足的味道。

明楼已经快憋不住下涌的气血,一边说一边往浴室走,“明天就这么拍吧。会清场,我跟老黎说过,只拍锁骨以上和远景。”

 

有了前一晚的对戏,又有了心理建设,加上清场一系列措施,两人倒是拍得干脆利落。于曼丽正好回来上海探班,抓着明诚就往边上扯,“哥,哥,你和苏珊……”

“正如你看到的听到的,翻篇了。”明诚答得平静无波。

“翻篇了就好。哥,别太难过,好的还在前方!”当初听到苏珊可能被别人标记,她真是气得一整晚没睡,差点儿便要买飞机票过来——她自己便是Omega,再清楚不过Omega被标记意味着什么。虽然自己的Beta哥哥不会受标记啊信息素啊之类的影响,但那就意味着背叛!她也是后来看到微博才意识到,苏珊和自家哥哥这回是彻底掰了。她觉得松了口气,又觉得难过——那毕竟是她曾经认定的准嫂子,也是自己一路看过来的感情。她相信自己的哥哥必然不会仅仅因为标记一事分手,那就发生了其他事儿,难不成苏珊还不仅是身体出轨,可微博的每一个字都透露着——和严鑫凯从前现在以后都不可能是情侣。好吧,其实她是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可又担心起明诚来。

明诚看出了于曼丽的心思,摸了摸她的头,“你别瞎想。我和苏珊的主要矛盾不是这次的事儿。我俩谁也没对不起谁。”

“她怎么就没……”

“曼丽!”明诚瞪起眼睛。

于曼丽立即偃旗息鼓,“好好好,以后我遇到苏珊绕道走。老实说,没有哥哥你,我也遇不上苏珊这样的大明星。”还是一股子火气。

明诚叹了口气,“你只要不怨她就行。”

于曼丽气哼哼地往旁边一坐,“我干嘛气她,我要感谢她。感谢她不嫁之恩,我哥才能找到更好的。”她想起明台跟自己透露的,朝明楼方向瞥了一道视线,凑到明诚耳边,“哥,你有没有想过,换个方向,也许你身边……”

“你听到什么了?”明诚蹙眉打断了她。

于曼丽想起明台的千叮咛万嘱咐,摇了摇头,忽闪着一双丹凤眼,“哥,我掐指一算,你马上要走桃花运。”

明诚似笑非笑,“看不出来,你还会算命。”

“就能算哥哥的桃花运。”于曼丽蹭了过去撒娇,逗得明诚盒盒直笑。

“我现在什么运都不想交,就想好好演戏。”

“那也行,先立业后成家。明大哥肯定会全心全意帮你的!”

明诚眉梢一挑,“你倒是叫得亲热。”

“哥,你都叫大哥了,还不能让我叫明大哥啊。”

“我看是我这个妹妹就快留不住咯。”

“哥~”

明楼看着笑闹成一团的兄妹俩,问明台,“你是说,把我的事都跟于曼丽说了?”

“曼丽担心阿诚哥……”

明楼狠狠瞪明台一眼。

“大哥,你放心,曼丽绝对站你这边。”

明楼挑了下眉。

“曼丽提到苏珊就发飙,现在她最满意你!”

明楼面色不显,眼神却缓和许多。

“大哥,我可是给你说了好多好话。”明台拿手肘捅了一下明楼。

“想要什么,直说。”明楼掸了掸衣服。

“卡地亚新出了一对情侣表……”

“明天去跟刘本纯领钱。”

“谢啦大哥。” 

————————————————————————————

在离开苏珊后,阿诚很快就开窍了。毕竟阿诚不是笨,只是没那个思维嘛……

大哥明目张胆地追,以及明目张胆地吃豆腐呀~

至于大哥何时追到手?额,我也不知道呀~大概还要再演一次情侣吧。你们猜下一次他们演谁?

 

评论(21)
热度(148)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