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46(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这一章,你们会不会失望?失望也没办法,是我花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磨出来的。如果有意见,那就评论吧。

恩,也许我需要你们点梗来激发灵感了。

 交锋

宣传马不停蹄,拍摄亦是马不停蹄。在明诚强势与明台换房第五夜以及拒绝与明楼交流的第六日时,明楼终于在《面具》杀青宴上找到个机会将明诚堵在洗手间。

关门的声音是非常响亮的,拧水龙头的手微微一顿,明诚抬起脸,对上镜子里慢慢靠近的明楼。

明诚的眼睛生的好,形状在男性里是少有的圆,瞳仁又黑,看过来时总有种认真又温柔的感觉。当然,那是指他正常状态下与人对视。此时,他喝了酒,眼角便漾出一抹红,又刚抹了水,睫毛上滴着一两颗水珠子,一双眼睛便透露出湿漉漉的味道,然而他的眼神却是清冷的,镜前灯晃白的光反折在他的瞳仁里,放大出一种凌厉的错觉。

明楼被他那眼神瞪得心头一跳,脚下一停,便丢了气势,干巴巴地说:“阿诚,我觉得咱们需要谈谈。”

明诚恍若未闻,收回视线,一言不发地直起身子擦过明楼的肩准备去开洗手间的门。手腕被一握,只听“喀嚓”一声,紧接着手臂被一扯,明诚一个踉跄,“啪”地被双手反剪推到墙上。

落锁、擒拿、壁咚,明楼一气呵成。

明诚反应过来时,后背已经与墙紧密相贴

鼻尖对鼻尖,呼吸相闻,心跳加速,明楼的下身已经无法控制地站立。

明诚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脸色由青变白又变红,眼睛瞪得圆溜溜,脸上的红由眼角蔓延到耳尖又到两颧,几乎要滴血,带出来的声音又怒又惊又羞,“明楼,你要做什么!”

明楼不断散发着信息素,若是个寻常Omega,此刻大约已经腿软身颤,只恨不能缠上来裹住自己了。然而阿诚,这个阿诚啊,不妥协不退让。明楼再没有一刻如此时,希望阿诚是个Omega。那样,他是不是就能好好听自己说话了?但若那样,大约也不会是自己喜欢的阿诚了。

明楼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放开了手,身子却不退开,“对不起,阿诚,我只是想让你听我解释。”

明楼的鼻尖还对着他的鼻尖,呼出的热气喷在明诚的脸上,让整张脸上的绒毛都为之轻缠。明诚侧过脸,冷声道,“倒是不知道明总还有习惯在这里谈话。”

“明总”这两个字听得明楼烦躁,“阿诚……”

明诚却没有听完他的话,侧身挤开他,倒也没有马上离开。

明楼呆呆看明诚打开了洗手间的窗,才去开的门锁。明楼摸了摸鼻子,方才意识到,这方寸大小的洗手间内麝香味已经严重超标。

明诚侧首看明楼,低声说,“不是要谈谈吗?”

明楼嘴角抑制不住上翘,慌忙跟了过去。

毕竟这段日子,关注度太大,两人不敢在公共场合露面,便挑了明台原先的房间现如今明诚的屋子,一前一后进了门。明诚关门前,还小心翼翼往走廊上看了好几分钟。

明楼忍不住皱眉,“你这么怕被人知道?”

明诚一边关门一边翻白眼,“明总是怕网上流言不够多?”

“流言是指无根据的话。”明楼一本正经地说,无视明诚瞪起来的圆眼睛,“阿诚,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我说的一字一句都是肺腑之言。”

“肺腑之言?”明诚笑了一声,眼睛却还是冷冽的,“承蒙明总抬爱,您的肺腑之言,明诚受不起。”

“阿诚,你这是气话。我对你如何,你最是清楚。我也将话落在这儿。我的心意只有你也只能是你受得起。”明楼久居上位,掷地有声的说话习惯此刻用来仿佛在做一场路演,“阿诚啊,那个时候忽然说那些话,你不高兴我能理解。我又何尝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我的感情,将你我置于镁光灯中。但你我都知道,那些弹幕都是有人故意为之……”

“所以,您就要用更有冲击力的话去解决这个问题?”

“阿诚,即便你不想走这一步,形势也会卷着你往前走。我们处于这个时代,这个位置,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但我更知道,这件事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我不觉得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式。你应该清楚,不管你回答什么,他问出这样的问题,本意并非是真的要在节目里打击到你或者让你下不来台。他是要播种,只要怀疑的种子落在网友心里,就会生根发芽。不能让种子发芽的最好解决办法就是用另一颗种子去抢夺它的土壤。。”

“所以明总,自认为用了最好的方式替我解围,我便要感恩戴德,接受明总的好意?”

“阿诚,你误会我了。”

“呵……”明诚冷笑一声,“是我误会您,还是您在逼我?您是不是觉得您在台上说出那番话,我就必须回应您?是呵,堂堂大总裁,黄金单身汉,看上一个身无长物的男演员,还在他满身流言的时候替他解围……”明诚冷眼瞥明楼,“这个人若不接受您,那就是不识好歹!”

“阿诚,我承认,这件事我做得不够完美,但我刚才就说过了,若是可以选择,我也不愿意这样仓促告白,绝对不存在逼你的意思。你仍然有选择权,你可以明明白白地拒绝我。”明楼顿了一下,“但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对我的感情毫无知觉?你心里对我没有一丁点的感觉?”

明诚敛眉不语。

“阿诚,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明楼说话时,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视明诚,温柔得仿佛要滴水,声音低得如同低喃,轻轻撩拨着明诚耳膜。

“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明总。”明诚却不为所动,抬眼直视明楼,不退不让,“明总是何时看上我的?”

明楼被问得一懵,支吾着,“阿诚,我……”

哪知明诚压根不是提问,自顾自说道,“是在拍《萧梁王朝》之时?所以明总费尽心机让明台与我换房,又百般讨好陪我对戏。”明诚想起那段日子明楼常常借着对戏之名又搂又抱,真是又气又恨,“倒是多谢明总抬爱,替我与76号解约,签我进明氏……”明诚想到微博私信里难听的谩骂,愈发气恼,“让我参演《面具》,跟您演对手戏……”

“阿诚!”明楼扬声打断他,“是,我承认,我千方百计与你住在一个屋子是有私心。但是你真的觉得明氏签你是因为我看上了你?你真的觉得你演穆言成只是为了满足我的私欲?阿诚,你好好想想,想想我跟你说的那些话,想想你自己的话。我承认签你有私人感情在里面。但是你真的以为我在明氏便是一言堂?你以为王天风、贵婉他们都是吃素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自己,就算我再喜欢你,明氏绝不会签你!”明楼喘了口气,续道,“至于《面具》,虽然有我的保荐,但你也是经过试镜的。你是觉得我可以一手遮天,还是觉得《面具》这个团队都是眼瞎?你自己也参与其中,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团队的态度!”

明诚抿嘴不语,想到合作了快四个月的团队,不由觉得愧疚,却又想到明楼之前所言所行皆有目的,仍是恼怒,“好,你我先不谈《面具》也不谈明氏。我只问你,你几次三番拖着我不让我回北京,是不是就是为了阻止我见苏珊?”

“阿诚,你这是怪我害得你和苏珊分手?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和苏珊到底是因为什么分的手?”明楼笑了一声,“要真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和苏珊分了手,那我还真是高兴极了。那证明我在你心里至少分量大过了苏珊。”

明诚抿嘴,他自然晓得与苏珊走到分手,最大的原因并不在于外界,但这件事里头,明楼也不磊落,气道,“难道你能说,你一点都没想过让我和苏珊分手吗?我现在想起那时候你说的话,我就觉得……”明诚顿了一顿,“你抱着那样的心思同我说那些话,你难道就不亏心?”

“对,我抱着那样的心思对你说那些话,劝慰你,关心你……”明楼沉了沉嗓子,“你能想象我心里有多难过吗?但是我还是说了,我还是劝慰了,我有私心,我的私心就是不想你难过!明诚,我承认,我曾经无比希望你和苏珊分手。是,我阻止你回北京就是不想让你见苏珊。让自己喜欢的人去见自己的情敌,我明楼还没那么伟大!”

明诚冷笑,“所以,你就把我拖在上海。明楼,你口口声声为了我好,你怎么知道什么对我才是最好的!你嘴上说着一套,心里想着另一套,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必须相信你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阿诚,我不信你我相交这么久,你真的一点都感受不到,阿诚,我对你是真心的!”

“是,你对我是真心,所以你就可以把我禁锢在你的势力范围内,只让我看你想让我看到的?”

“阿诚,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明诚冷笑,掏出手机按了几下,伸到明楼面前。

是微博私信,都是谩骂的话:一说明诚潜规则上位,挤掉原先《萧梁王朝》的萧景琰演员;又说明诚参演《面具》男二号是带资入组,更有甚者说明楼投拍《面具》便是要捧明诚上位;还说明诚被包养,扯出多年前76号的公案,骂明诚忘恩负义;更有甚者扯出明诚身世,威胁要人肉明诚千方百计保护的妹妹……

明楼越看眉头皱得越紧,只听明诚在耳畔冷嘲热讽,“明总托关系找媒体,压下网上流言,便觉得能杜绝所有的声音吗?”

明楼确实没有想到,除了微博评论和转发,还有私信。他可以让人撤了明面上所有关于这段关系的负面消息,却没办法阻止那些无孔不入的骚扰。他想得太理所当然,他以为可以收到这个世上所有的祝福。

然而这个世界的声音太纷扰,即便明楼,都不能阻止,因为明楼不是神。明诚当然也知道,他其实是并不在意这些声音的,然而他不想自己被活在明楼打造的完美世界里。

他沉了沉嗓子,“这一路走来,也有人试图控制我,他们雪藏我但不能折辱我……我想你都调查得很清楚了。”

明楼无话可说。他确实清楚,明诚曾经被雪藏的来龙去脉;他太清楚了,自己喜欢的人面子上再温和,骨子里也是宁折不弯的脾性。

“我曾经以为你是不同的。”明诚清凌凌的目光注视着明楼。他不能回避每一次与明楼对视时的感情,那是仿佛要被他的那双眼吸去灵魂的对视。他想起以往一次次的对视,戏里的戏外的,他们总是能那么清晰地从对方的眼里看到自己,听到自己,仿佛认识许久的朋友。他不能否定那些心跳,那些情动,纵然是戏假,却已然情深。然而他还是笑了一下,“看来,我是错了。”

“阿诚,我同那些人不一样。”明楼慌忙说道,“我要你的心,我要你跟我一起,一辈子。”

明诚笑了一下,摇头叹道,“不,一样的,你同他们都一样——你们有钱,有权,所以觉得你可以任意要求我,觉得可以把我藏在你们的世界里。但是,我不是菟丝花,也不是金丝雀。明楼,如果你真的想同我在一起,那就请把我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尊重我,而不是自以为是地替我走以后的路。”

明楼既欣慰又难过。他的阿诚啊,多么倔强又有多么独立,然而他又难过地想,他大约要花很长的时间去解开他心里的这个结。

“关于你的喜欢,我想我必须有一个回答。”明诚认真地看着他。

明楼忽然觉得心慌。

“对不起。”明诚低声说。

明楼伸手向前,似乎想要抓住明诚的肩,却还是将手垂了下去。他望着明诚,一字一顿地说,“你的答案,我听到了。但那是你,于我而言,这场追逐并没有尽头。”

————————————————————————

其实,我挺欣赏说最后这句话的楼总的。然而楼总的苦日子大约才刚开始。    也并不怎么苦嘛。

评论(38)
热度(153)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