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48(现代AU,ABO预警)

现代AU,娱乐圈向,ABO预警,OOC预警。

你们大概没想到我今天会突然发文吧,我也没想到,发的还是过渡章的(上),没办法过渡章没完,(下)还没出炉。

但是OOC突破天际的春哥已经让我爱得不能自已了。

楼总越来越苏诚哥快挡不住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无人点梗我觉得好轻松,默认大家都不点梗了哈!

PS:大家竟然对上一篇里名字出演的酱油1号庄医生和酱油2号季三哥无感,实在让我很伤心呀!

 

 爬出来也是条路(上)

《萧梁王朝》如期开播。虽是历史演说剧,然布景宏大,道具精致,服装礼仪无不请聘请宫廷礼仪及历史专家专业教学、现场指导,色彩更是在现如今一众追求五颜六色绚烂风的古装剧里另辟出简约大气的冷色调,一经播出便被推为近几年来难得一见的高品质古装剧。而紧张流畅的节奏、阴谋迭起的剧情、演员们精湛传神的演技,更是如虎添翼,第二轮宣传尚未开始,网上已收获如潮好评,逗瓣评分直逼9.5。

其中,首次担纲男二号的明诚一身戎装出场,其俊朗的模样、飒爽的身姿,叫人眼前一亮,一夜之间晋升男神,引得无数少女怀春,获众多Omega垂涎。一时之间,人人竞做琰王妃。

当人们津津乐道明诚隐忍倔犟的眼神、笔直挺拔的背脊、细瘦坚韧的腰身时,这位新晋男神正把自己关在配音室里,兢兢业业给《面具》配音。

明楼也想跟着明诚一起配音,奈何那几日与荣星合作的地皮开发到了最后阶段,特高收购案也正进行到关键时刻,明楼担心自家大姐身体吃不消,只能坐镇明氏集团总部,参加一个又一个的会议,处理一摞又一摞的文件。

明诚知道明楼作为集团CEO,明氏当家人,应当是忙碌的,至此刻才晓得他是怎样程度的忙碌,联想到之前,才了解了明楼为他牺牲了多少。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但比感动更多的,却是一种郁卒。明诚自觉不是菟丝花,需要明楼花那么大精力去陪伴自己,照顾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不想自己现在走的每一步,都是因为明楼在前方铺好了路。然而事实是,除了参演《萧梁王朝》,他参演《面具》也好,反击绯闻也罢,甚至在公众面前的每一次露面,每一次占据热搜榜第一的话题,都与明楼关系甚密。明诚觉得无比挫败,从小到大第一次怀疑自己:难道今天的这一切,都必须要刻上明楼这两个字他才是真正的得到吗?

配音室自备休息室和餐厅,明诚没事干时除了与导演讨论台词便是拿着抹布上上下下的擦,将桌子凳子柜子擦得一干二净不惹尘埃。

终于有一天,他在配音室里遇上了明楼。

明楼到的时候其实很晚了,差不多是吃饭的点。助理刘本纯带着几个外卖小哥一块儿跟进来,齐齐整整将餐盒码了一桌子。

其实最近几天,虽然明楼人不到,外卖都是整点到的。明诚的餐食更是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由刘本纯亲自奉上,全是来自上海顶级饭店的顶级厨师的手艺。明诚对刘本纯不可谓不熟。明诚想起了第一次刘本纯来送外卖。没控制好的微表情出卖了她的好奇心。她仔仔细细巡逻明诚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仿佛要瞧出朵花来。这也怪不得刘本纯。想她跟在明楼身边五载,多少莺莺燕燕见过,也不见人明大总裁上心,她一度认为明楼其人大约是要孤独终老的。然而,凭空出现的这个明诚,以男性Beta之躯摘得了这朵高岭之花,实在是这五年来最大的八卦了。当天晚上她便在某楼诚群里发出十来个感叹号——明诚帅哥本人实在帅过镜头,简直就是按着明大总裁的梦中情人的模样长出来的。你问她怎么知道明大总裁梦中情人的模样?拜托!你看那些曾经围绕在明总裁身边的莺莺燕燕,各种脸蛋各种身材综合起来画一个人,那不就是明诚嘛!

此时,原本应该由刘本纯送到明诚手上的晚餐,被明楼小心翼翼捧到明诚面前。刘本纯远远望着,觉得以往站在那里就一副指点江山气势的明大总裁竟有些气弱的模样。

她的微表情又没管理好,嘴角要抽不抽的,做贼似的拍了一张照,快速发到群里——明总竟然惧内!

“我觉得也是。”身边忽然传来轻笑声,刘本纯惊恐地转头,见汪曼春弯着一张红唇盯着她的手机屏。刘本纯吓得差点摔了自己的手机。

汪曼春露出七颗珍珠似的白牙齿,微笑的眼神莫名闪着混合了兴奋威胁的光,“把我拉进去呗,我有一手资料!”

明楼最近很忙,明诚一打眼便觉得他清减了。心里头酸酸涨涨,明诚不想承认,这就是心疼。他僵着身子看明楼在一旁殷勤地又摆碗筷又倒汤,别别扭扭挤出一句:“最近没胃口?”

明楼愣了一秒,嘴角忍不住往上翘,“阿诚,你是在关心我?”得意忘形地想去握明诚的手。

明诚往后退了一步,转过头,“就是随口一说。虽然忙,还是不能不吃饭。”

明楼也不管明诚看不看得到,郑重其事地点头。

“你也不用单独给我送餐,我跟大家一块儿吃就行了,这样影响不好。”

“怎么不好了!”明楼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全世界都知道我在追你,如果你还和别人吃一样的饭,那不是打我的脸嘛!到时候那些人又要嘀咕我欺骗大众感情没有耐心太花心了,万一传到大姐那里,我又得跪小祠堂。”

“大姐?明大姐也知道?”明诚愣住。

“大姐又不是双耳不闻窗外事。”明楼将汤碗递过去。

明诚想到明镜那爽利的性格,心里不由地打鼓,“大姐她……”

“你担心大姐不同意?”明楼抿着一字笑将勺子递到明诚手里,顺便轻轻抚了下他柔滑的手背,“大姐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我追不上你才要担心她罚我进小祠堂。”明楼觑着明诚发红的脸色,笑道,“这汤就是大姐嘱咐阿香熬的。她还郁闷着最近太忙不能亲自给你熬汤,还叮嘱我无比让你趁热喝。”

汤果然还是冒着热气的。这热气仿佛能透进明诚的皮肤里。明诚只觉浑身上下都热腾腾的。

“阿诚啊,你可怜可怜我,快接受我吧。”

明楼五官生得端正,眼神凌厉极具气势,再加上长年累月地板着脸,站在那儿便是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此时,这生就睥睨天下正气浩然的人,竟睁着一双桃花眼巴巴地盯着明诚,宛如被丢弃的小狗可怜兮兮地摇着尾巴。

明诚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扭头不看他道,“就您这样的还可怜,那天下可怜的人就多了去了。”

“诶,那可不一样。”明楼随着明诚扭过来扭过去的脸来回挪着位置,势要将自己的影子挤到明诚明镜似的瞳仁里去,“别人可怜自有他人垂怜,我可怜就只能依靠阿诚你了。”

明诚叹了口气,“我真的没你想得那么好。”

“那我也没你想得那么差呀。”

明诚抿着嘴不说话。

“总要试试,才能知道好不好!”明楼扳过明诚的肩,逼他正视自己,“阿诚,我知道之前我用的方法不对,以后我绝不替你做决定。阿诚,我不相信你对我无动于衷,我会等你好好想清楚。在这期间,不要拒绝我,不要远离我。我现在不知道到你心里的这条路是不是还通着。如果已经不通了,没关系,我爬出来也是条路。我请求你,不要堵死我的路,好吗?”明楼放下戏谑,放低身份,将自己的心从尘埃里捧出来,奉到了明诚的面前。

明诚回望明楼,这一霎那,灯光暗了,语声轻了,这世上仿佛只有彼此,也只能看见彼此。

灯光从休息室屋顶倾泻而下,在二人中间缓缓流淌,将对方的面容遮挡得如罩了一团白雾,然而视线却穿雾而出,笔直得到达了对方的眼底。

“知道了。”明诚轻声道。

房间里交叠的说话声、脚步声,空气里充盈着的尘土和饭香,忽然间又回到了二人身边。 

 

评论(23)
热度(134)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