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另一位明先生】-52

已经完全脱纲了,本来也没大纲,那就放飞自我吧。

流言最怕播散,不论是现实还是小说里,自省,绝不做流言传播者。

 

_________________

风平浪静过去几天。除开明楼手机里每日收到的于桂行踪报告。

他果然回上海了,住在一家50元一晚的破旅馆。每日去于曼丽大学门口等,又或者在于曼丽家门口截。好在明台日日护送,于曼丽又搬家了,倒是没给他机会。

倒是有一日,明楼追踪到有人接触于桂。那日之后,于桂便退了房,一下子又失去了消息。

第二日,正好是明诚《面具》的配音结束。他刚走出门口,便被人撞了一下,紧接着,便听见有人在耳边喊,“阿诚,阿诚,真的是你!”

甫一听到这破如铜锣的声音,明诚便是眉头一皱,扬手便推开了。那人往后退几步,极用力地往地上一坐,接着便叫喊出来“哎哟,哎哟哟……”这一叫,便有路人围了过来,指指点点起来。

“那不是明诚吗?”

“哎哟喂,现在明星都这么没素质呀!”

“也许是碰瓷呢!”

“怎么可能碰瓷,我亲眼看着呢,推开的!”

“电视里挺好的呀,私下这么狠呀!”

“这样的人当明星,不得教坏小朋友!”

……

那些言论自然也是传进明诚耳朵里的。明诚站起来环视一圈周围人,不争辩也不解释,冷冷的眼光便向那倒地之人射去。

待梁仲春收到消息匆匆赶来时,人群已将明诚团团围住,而圈中心,那老人跪在地上抓着明诚的裤脚,哭得凄凄惨惨戚戚,“阿诚啊,我知道我这几年没去看你是我不对,但我真的没办法呀。我好歹是你爹呀,阿诚啊,我就是想看看你,看看丽丽呀!阿诚,给我个机会一起让我好好照顾你呀!”

梁仲春默默捂眼睛,这老男人演技也太好了,可比现在小鲜肉小嫩肉好多了。

人群里议论声不断——

咦?明诚不是孤儿院的吗?怎么出来个父亲?

博同情而已嘛!好歌手里那个姓齐的不也卖惨吗?最后还不是被扒。

哎哟喂,欺骗人感情呀!

看他演得萧景琰挺正派的呀!

演给你看的你也信!

……

好嘛,再发展下去,要爆了!

梁仲春挤进人群的时候,看到明诚好看的手已经握拳了。

听说明诚是散打冠军。

梁仲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低头看一眼地上的于桂。

于桂哭得稀里哗啦。

梁仲春扶起老人,“老人家,怎么在这里呢?”

于桂一把鼻涕一把泪,“是我对不起阿诚啊,我来求他的原谅。”

明诚手指关节“咯咯”响,脸色如冰霜。

梁仲春瞄一瞄观众,“来,咱们先进去。”

明诚瞪一眼梁仲春。

这时,便听见有刹车的声音,竟有人通知了近处的娱乐新闻报。梁仲春见摄影师跟着记者匆匆奔过来,忙示意一同挤进来的保安。几名保安忙一人一边抓于桂手臂,往大厦里头走。

吃瓜群众举着手机照。

明诚一言不发被梁仲春压着后背推,便听见背后记者用杀出一条血路的声音大吼,“明先生,请问这位于先生是您的父亲吗?”

明诚不语。

“明先生,你不回答是承认吗?”

明诚忍者不出声。

“明先生,有人说您红了便不认亲父,这件事是真的吗?”

明诚不想再听。

哪知于桂却忽然推开保安,朝记者跑了过去。

“不是不是,阿诚没有不认我。”

明诚顿住脚步。

保安不知所措。

梁仲春只觉两滴冷汗从额头冒了下来。

梁仲春用了生平最大的力量去推明诚。

奈何明诚转身的力量更大。他手一扬,便推开了梁仲春。后者眼睁睁瞧着他一步一顿朝记者走去。

明诚走到记者面前,嘴露微笑,眼神却是冰冷,“我怎么回答才是你满意的答案?”

那气势宛如忽如其来的西伯利亚冷空气。

记者莫名打了个冷战。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也先问您一个问题。”明诚笑着,虚指了下于桂,“您是怎么知道他姓于的?”

“这个……”记者生生退了一步。

“阿诚……”于桂想要上前,却碍于明诚此时气势,只低声喊了两声。

“我觉得……”明诚转身,盯着于桂,一双圆眼睛明明已经完成新月,眼神里却缀着冷光,“不如让这位于先生证明一下是我明诚的父亲。”

于桂被噎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被明诚眼刀震撼,往后紧退一步。

明诚也不再看他,径直往门里走。

那记者不死心,在后头喊,“那么明先生,你不打算对这件事说什么吗?”

明诚脚下一停,梁仲春心叫不妙。

明诚缓缓转身,若是眼神有刀,只怕此刻这刀已飞到那记者心口。

明诚缓缓开口,“我无话可说”

“难道您希望明天的头条就是无话可说这四个字吗?”

“如果你觉得无话可说可以作为头条的话,你们照登好了,不用告诉我!”明诚冷冷丢出一句,闪身进门。

——————————————

看到标题,我都觉得自己中二了,但是发现可能还有中三呀。。。好纠结。。。

 

评论(14)
热度(87)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