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另一位明先生】番外2

假设该番外发生在第57节的第二天。

我要来祸害凌李了。

以下正文。

――――――――――――――
明诚到李熏然家蹭饭,做饭的大厨未归。
明诚穿着白T恤靠在沙发浏览网页。李熏然照例拿出罐果味冰啤酒就往嘴里倒。
“凌哥没禁你冰啤酒?”
“看清楚!”李熏然指了指铁罐外的菠萝,“果味冰啤酒。”
“还不是啤酒。”
“饮料!大老爷们谁把这当酒!”李熏然义正言辞,“你要不要开罐?”
明诚摇了摇头。
李熏然瞪大眼,“你不会也和老凌一样尿酸高吧。”
明诚笑眯眯,“大老爷们从来不喝果味的啤酒。”
“跟你说了是饮料!”李熏然凑过去,“看什么呢?天哪,明诚,你的脖子!”李熏然颤抖手指指着明诚脖子上可疑的浅得快看不见的红痕,“你不要告诉我这是蚊子的杰作!”
明诚想起昨晚上明楼贴在自己脖颈边舔吻,只觉脖颈边红痕处又烫了起来,耳朵连着脖颈的皮肤瞬间火烧火燎。他咬牙切齿道,“蚊子咬的。”
李熏然眼睛一转,笑得暧昧,“还是只头特别大的蚊子吧。”撞了撞明诚的手肘,挤眉弄眼道,“说吧,什么情况?你们,嗯?你懂的……”
明诚没好气推开他,“你想的事一件都没有!不过嘛……”他凑近李熏然脖子边,往T恤的大领口里窥,“我看你这里倒是有少儿不宜嘛。”说话间忽然就把领子扯了下来,露出李熏然好看的锁骨。锁骨上绵延着一段深紫的印迹,能想象出印上去的那个人有多急切多热烈。
“你,你做什么!”李熏然忙护住自己的胸口,往后靠进沙发背。
“看不出来啊,凌哥这么激情。”明诚不怀好意地笑着。
李熏然红成了一只虾子,嘴上却不肯认输,“我们这是健康男男关系。谁像你,嘿,你到底给没给明影帝名分。”
“健康男男关系?”明诚盒盒盒直笑,“我看你们这是非法同居关系。”
“什么非法?你以为还是九零年哪,同居还得前缀个非法?”
“没结婚难道还是合法?”
“我们这是试婚!”
“我看你这叫耍流氓!试婚,都试了十几年了还试婚?”
“那你就不知道了,这不试好了就结婚,万一哪天我们觉得不合适了不是增加离婚率吗?你看看现在离婚率多高,我可是为减低离婚率做贡献……”李熏然侃侃而谈,完全没看到明诚的脸色,说完了还不忘撞一撞明诚,“怎么样,没话说了吧。”
明诚暗自吐槽――是没话说呀――抬起脸挤出个笑脸,“凌哥好呀。”
李熏然顿时如石化。
凌远沉着脸进门,一言不发地盯着李熏然的后脑勺。
场面尴尬得很,明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好电话响起来,他看也不看地接起,“大哥……没吃饭呢……好呀好呀,那我现在就去外边等你……没事没事,屋里太闷,我就想在外面等。就这样!”明诚挂了电话,盒盒盒笑道,“大哥请我吃饭,我就不打扰了。”也不等两人回答,穿了鞋就跑。
屋子里依旧静悄悄的。夕阳余晖穿过窗子落进来,撒在两人的身上。
“然然,你还要离开我。”凌远伤心道。
“不,不是,老凌,你听我说。”
“是我没有给你安全感吗?”
“老凌,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我的求婚。”
“我不是不答应。老凌,你知道我这个工作忙……”
“我也很忙,所以,然然,我们互相祸害好不好?”
李熏然转过头,“老凌,再给我一点时间。”
凌远沉默地看着他,许久才长叹一口气,“我知道了。”
李熏然垂下头,良久才听到门“啪”地一声。
“对不起。”他轻轻地说。

评论(9)
热度(85)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