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59(现代AU,ABO预警)

写了好几天的,推翻了好几个版本,然后写着写着又和之前的计划不同了。大约下一章让南丰下线吧。但愿我能收住笔走走剧情。

所以,是庆祝小赵医生2.0上线。虽然只有10秒2个镜头再加个回忆录。

————————————————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虽同在一个圈子,南丰其人,明诚仅在荧幕或新闻中得见,不成想头一次面碰面是在酒桌上。

说起来是《欢乐22楼》剧组的酒桌,原本明诚是不上桌的。《渔场大佬》开拍有段日子了,明诚拍得热火朝天,有段日子不见明大总裁。

明大总裁心里苦,每日里电话微信不得解相思。于是有一日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探班,强势将拍得正爽快的猕猴桃头周大佬从渔场里拽出来,直接扔进了DS 5副驾驶座。

娱乐八卦版热搜火热的时候,明楼正拉着糙汉子周大佬进饭店。

临到包房门口,明楼还一个劲儿哄道,“都是原来的剧组,都是原来的人……”

“你是不是还想说,都是原来的配方?”明诚没好气接口道。

“对,原汁原味。你也好久没见小郭了吧,小郭他最近做得不错,A组已经由他主摄了。”

“昨晚刚聚过。”

明楼瞪起眼睛,“你不是说昨晚没空吗?”

“见他可不就没空了?”明诚唇角一勾。

明楼委屈,“见他有空,见我没空。”

“你可别想着扣人钱。”                     

“我有那么小气?”

“你有那么抠门。”

“嘿,你……不教训教训你,不知道谁是大哥了是吧。”明楼说着便要去揽明诚的细腰。

哪知门忽然被推开,“明大哥,是你来了吗?”颇是欢快的声音,门里头出现一张明艳艳的笑颜。

明楼的手刚碰到明诚的腰线,明诚侧身一避,手随之一推,直接把明楼给推到了墙上。

“扑”的一声,明楼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墙给撞出。

“明大哥。”声音变高。

明诚颇是尴尬,忙撤开手,正想去扶明楼,哪知被人一下子撞开。明诚这才注意到,紧身衣打扮的瘦弱男子一脸惊慌、心疼、难过地扶住明楼,颤声道,“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儿!明大哥,你要不要去看看。”

表情好像有点儿多。明诚心想,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人正是Beta届第一男星——南丰。

南丰长相阴柔,演Omega几可乱真,所以在演艺圈很是吃得开,又加之去年得了个最佳男配,现阶段炙手可热。

对于可以在AO占领的领域获得一席之地的人,明诚向来敬重。然而这个南丰……

明诚见他紧紧抓着明楼的手臂,几乎将自己半边的身体靠了过去。

明诚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明楼此时被撞得半边身子疼,奈何对于此阶段的明诚又是发不出火,站直了身子才发现扶着自己的是戏里的搭档南丰。

南丰戏里与自己你侬我侬,戏外处也相当不错。明楼身居高位,扑上来的男的女的向来不少,对于南丰的心思他自然也是晓得。平日里少不得周旋,然此刻明诚在场,他哪里有心情配合,一把便把自己手臂抽了出来,颇有些不耐烦道,“跌了一下而已,不用大惊小怪。”抬头便去找明诚。

明诚抱臂在一旁看热闹,瞳仁黑沉沉,叫人看不出情绪。

明楼心里一紧,便听见南丰已经上前热络地打招呼了。

其实南丰一开门便瞧见明诚了,虽说之前未见过,但自从明楼在节目中大胆表白,明诚这两个名字落在谁耳朵里都是掷地有声。

南丰进组也曾听过赵启平原属意明诚的传言,但南丰是个聪明人,想着明楼大约是个喜欢Beta的,戏里戏外少不得拿出十足十的功夫去讨好。但此刻见明楼拉着明诚来参加剧组餐会,再是不甘心也只能拿出百分百演技笑意盈盈地寒暄。

明诚也不是个矫情的,论演技,谁也不比谁差。明诚勾了勾嘴角,也顺利接过了南丰抛过来的橄榄枝,倒是显得站在一旁的明楼有些多余。

明楼轻咳一声,捞起明诚的手便往自己身边扯,如愿以偿揽住了腰,对南丰说,“别站着说话了,进去吧。”又清清嗓子对明诚道,“阿诚啊,贵婉他们吵着要见你。”

明诚身体一僵,眼角瞟见南丰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嫉妒,立即便放软身子任那只作怪的手来回揉着自己的腰线。

南丰见两人之间压根没有自己插缝的空间,便也讪讪一笑,“好,先进去。”先一步进了门。

明楼见南丰转过身,才凑近明诚耳畔气声作弄,“阿诚,你吃醋了。”

明诚白他一眼,将他手腕捉住、提起,拉开,身子顺利撤离,凑过去拿唇似贴非贴他的耳垂, “是吃醋了。”

声音低沉,尾音又拐了个弯,明楼只觉自个儿耳朵像着了火。这一把火只瞬间便传到了全身,此刻正是半边身子酥麻,只想着与明诚贴近一点儿,再贴近一点儿。

明诚却忽然直起身子,眼眸子乌沉沉看着他,似笑非笑,“所以别拉我跟你坐一块儿。”

仿佛是火烧火燎之际忽然浇过来一捧清凉冰水,明楼虽有遗憾却也觉得舒爽万分,见明诚转身进去,也不去追,目不转睛地追着他的窄腰翘臀,直到他挤到郭骑云身边。

明诚坐下来与老朋友寒暄,悄悄拿了余光去瞥明楼。圆润的眼睛微微弯起,在眼角挑出几条向上弯的细纹,此刻看在明楼眼里真真是秋波婉转,像是生出个勾子,勾到了自己心里去。

明楼没想到明诚醋也能醋得如此坦荡又风情万种,暗自得意自个儿眼光实在不错,眼眸一眯,嘴角一翘,宠溺地朝明诚的方向轻虚虚一指。

明诚对着他的视线,挑了下眉,嘴角随之弯起,黑亮的双眸被头顶餐灯一照,仿似照出了万千星辰。

果然大部分都是老人,明诚很快便与同桌人打成一片,听人说拍《欢乐22楼》的趣事。对于有人过来敬酒也是来者不拒,不多一会儿便是脸红脖子热了。

明楼坐在主位,因着身份特殊,疲于应付过来寒暄的人,同明诚也没喝几杯酒,倒是与身边坐着的王天风斗了几句嘴。

大约是到9点多,人才慢慢散尽。明楼作为付钱的,自然要待到最后。明诚那一桌其实散得早。但明诚并没有动,似乎是与郭骑云聊天忘了时间,见明楼叫助理去结账,才慢悠悠站起来,跟郭骑云走到街边。郭骑云瞧着被南丰缠住的明楼,凑在明诚耳朵边问,“就这么定了?”

明诚嫌弃地推开他,白了一眼,“什么定了?”

“跟我还不说实话?”郭骑云拿眼睛示意明楼方向,“跟那位。”

郭骑云喝了不少,说话声便有些大,引了不少人侧脸看过来。

明诚往明楼那里看,恰看到对方也正望过来。周围分明还有交谈声、走路声……却在刹那间都停了一般,四周静悄悄的,如同与世界隔绝,他只看得见那人漆黑眼睛里暗涌的旋涡,缱绻的、热切的,仿佛要将自己的灵魂也吸引进去……

手肘被人撞了一下,他从刹那的沉溺中醒过来,耳畔是郭骑云吐着酒气的调笑,“嘿嘿嘿,人还在哪,别给我撒狗粮,狗粮我也有。”还真真是醉了,郭骑云掏出手机就给自个儿地下情多年的明星女友拨电话,电话一拨通就叫,“小凤呀……”

明诚一把将电话夺了过来,对着电话说道,“凤姐,对,我是明诚。骑云他醉了。那我把他放路边?好,等你。”说完就把电话掐了。

“你干嘛把我电话挂了。”郭骑云大声叫嚷,“挂你家明楼的电话去呀!”

“嘴上还有没有个把门的!”明诚拍了一下郭骑云的后脑勺,扶着东倒西歪的他说道,“你家凤姐10分钟后赶到,你要想今晚睡客厅呢,就继续叫。”

这句话一说,郭骑云立马就蔫了。

明楼走了过来,一言不发地把挂在明诚身上的郭骑云拉到自己身上。

“诶……”明诚叫了一声。

“这会儿就不怕身体接触了。”明楼故意板出一张脸,眼神却包含温柔,哪有半分霸总气势。

明诚伸出去的手便停在了半空,弯着圆眼睛低声说,“你也吃醋了。”

“是吃醋了。”明楼一本正经回答。

真是学得有模有样,明诚“噗”一声笑了出来。

明楼一手扶着郭骑云,一手拉过明诚凑近他耳畔,气声道,“所以,过会儿你可要想办法让我消气。”

明诚只觉耳畔火热,忍不住拿眼睛瞪作怪的人。酒意醉人,烧得眼眶微红,熏得黑眼珠子也如同泡了水一般,实在叫看着的人心痒。

明楼忍不住就想要伸手去摸明诚蒙着水雾的双眼,手边的人却叫了起来,“哎哎哎,我还在呢!”

明诚楞了一下,转过头去。

明楼空伸出手悬了半天,只好往回折,摸了摸自己梳得油光滑亮的大背头。

“明大哥。”耳边忽然传来怯生生的声音。这声音若是再高亢些便是如同黄鹂鸣翠柳,只是此刻由一名青年说出,有些不伦不类了。

明诚闻言转头,见南丰双眸如包着水一般,似羞似怯地凝视明楼,“接我的车到了,明大哥,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明楼说道,恢复霸道总裁人设,“我待会儿同阿诚一道走。”

南丰随着明楼的话往明诚看了一眼,光线虽暗,还是将他的那一丝不屑送入明诚的眼。明诚冷眼旁观,没说什么,倒是郭骑云忽然打了个酒嗝,“嗷”地一声朝南丰弯腰作呕,呕了半天也只呕出几口酒气,摇摇晃晃站起摸摸后脑勺道,“不,不好意思!”

南丰脸色难看极了,又不好发作,只得朝明楼说道,“那明大哥,明天见。”回头就跟对明诚说,“明大哥就麻烦你了。”说完,一步三回头跟着助理上了保姆车。

郭骑云在一旁翻白眼,“呵,还不把自己当外人。”

明诚拍一下郭骑云后脑勺,“闲话少说。”

“嘿,我是在帮你。”

“用得着你帮。”明诚说道,抬头将明楼一望。

明楼立即表态,“明天就让他换个称呼。”                                                           

明诚调侃着,“盒盒,可不要把人欺负得哭出来。”

明楼贴在明诚耳边气声道,“你不哭就好。”说完还咬了一下。

明诚耳朵一下子就热了,右手下意识去捂,脚下往后连退好几步,眼睛瞪得滚圆去瞧他,始作俑者却得意又宠溺地看着他温柔地笑着。

郭骑云想捂眼睛,左摇右晃地挣扎,差点儿摔倒。好在接他的车子也到了。玉女明星李小凤深夜戴墨镜,摇下车窗,恨铁不成钢地叫他,“上车。”

人高马大的郭骑云一下子就变了个小媳妇模样,小心翼翼地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车窗很快便摇上去了,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便听发动机的声音掩盖着郭骑云小心翼翼地解释,“没喝多少,真的没多少……”银灰色的车子,很快便消失在街角。

明楼愣了一会儿,惊叹道,“小郭的女朋友是李小凤?”

“有问题吗?”

“不,不,李小凤,她好像比他大10岁吧。”

“你也比我大10岁。”明诚接道。

明楼立即接道,“大有大的好,会疼人。”

“我可没见凤姐疼老郭。”

“我疼你就行。”明楼凑近道。

明诚推开明楼的脸,往前走了几步,回身道,“走走?”

街角路灯的光束恰在他的头顶照射下来,将他与黑暗隔成阴阳的世界。他的眼睛缀在这一片隔离出来的圆锥形光雾中,如同宝石般闪着光。

明楼情不自禁朝着他的光走去,轻声说,“好。”

走得也不算太远,因是小巷,没有太多行人。近夏末,夜风清凉,身边的人便是心里的人,明楼只觉心情如这清凉夜风,无一处不舒爽。

两人聊着近况,聊着聊着便聊到了南丰。

明楼评价,“南丰这个人,还是相当聪明的,会来事儿,演技也不错,适合这个圈子。不过嘛,有些小聪明用的不是地方。”

 “圈子里这种事儿并不少见。身为Beta要出头,原本便是要比Alpha和Omega难。”明诚微扬起下巴,自嘲一般笑了一声,“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大约也还是小透明。”

“阿诚,不管有没有我,你都会红的。”明楼怕他又把自己绕进去,急忙说道。

“其实我们都知道,成功并不是只要努力、有天分就可以的。”明诚停住脚步认真地看着明楼,“天分、努力、背景、机缘,缺一不可。便是大哥你,若非你身后的明氏,当年也未必能在那么多竞争之中脱颖而出。你的背景,也是你的实力之一。而我遇上你就是我的机缘了。”明诚笑了一下,“我也想过为什么能被你喜欢,我想说是缘分,却又觉得咱们的缘分到得其实有点儿晚。”明诚歪了歪头,“当年我进演艺圈,接的第一份工作便是你的手替,可是那个时候,我不认识你,整整五年,我们在同一个圈子,却一次也没遇见。若非贵婉推荐《萧梁王朝》,我大约也遇不上你。但是我又想,当年我卯足了劲儿要磨练演技,才演的《上山下乡》和《最后的王朝》,又卯足了劲儿琢磨角色,才让贵婉注意到我,这原本就是我的性格使然。虽然认识贵婉被贵婉赏识是机缘巧合,又何尝不是我性格使然?”

“所以,这机缘也是你的必然。阿诚,你值得这一切。”

明诚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只听明楼继续说,“我也常常想,为什么不能早点遇到你;后来又想,若是早早地遇上,我们可能因为彼此的不成熟而错过,或者因为各种原因只能成为朋友,也许还会有这样那样的误会想不通而成为怨侣,太多太多……如果我们早早相遇,可能,我们都不会在一起……人与人的相遇,原本就是讲究天时地利。现在遇到你,我觉得恰恰好。”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明诚歪头看他,眼眸闪闪发亮。

“是,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明楼抓过明诚的双手紧紧握住,捂在心口,气声说道,“阿诚,我爱你。”

——————————

吃醋也吃得很别致的两只。

 

评论(16)
热度(133)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