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医院AU】急诊室谈情(一发完)

短途车预警!短途车预警!短途车预警!

可以当做《当我们老了》续,指路:http://junbujianxi.lofter.com/post/1dadc0c9_116e7b4e

被屏4次没脾气了,我墙都不服就服lof。

正文

急诊凌晨送来坠楼病人,送到医院时意识已经模糊,呼吸困难,腹水,初步诊断为紫绀,脾破裂,全身多脏器衰竭,还来不及进一步进行检查治疗,便一命呜呼。

明诚是白班,一大早便看见急诊大厅外头警铃大闪,一辆辆标着PTV,DTV,新青年DAILY,旧浪,易网等等LOGO的车子一溜儿排开,横七竖八霸占停车场。急诊厅内更是人头攒动,闪光灯镁光灯,灯灯相应,摄像头照相头,头头碰撞。以往在电视媒体上才能看到的有名记者著名主持人齐齐聚集急诊大厅,将整个急诊科围了个水泄不通。

明诚挤过人群进了更衣室,一边穿白大褂一边问同样刚刚进门换衣服的白班二诊室大夫梁仲春,“怎么回事?那么多人?”

梁仲春没事儿就爱逗逗护士,传传八卦。他凑过去说,“你没看早间新闻?”

明诚摇了摇头。

梁仲春立即来了兴趣,将一大早就打探出来的消息说了个底朝天。

医院不远的华星苑里,昨晚上进了贼。男主人正出差,女主人被贼堵在了卧室,心急之下竟选择跳楼。

结局很悲伤,男主人收到消息连夜赶回,还是连妻子最后一面都看不到。

明诚慢慢扣上白大褂最后一颗扣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直低着头,听梁仲春在耳边频频叹气,“阿诚兄弟,你知道我是个家庭主义者,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我都是,都是感同身受呀!”

明诚想起自己上周末还同明楼在电影院里撞见这个自称家庭主义者的梁仲春搂着一个年轻姑娘的腰,低垂的睫毛遮掩住一闪而过的冷讽,沉着声音说,“即便没有结婚,我听着也挺难受的。”

这难受劲儿一直持续到了下白班。明诚与郭骑云交接完一抬头,便瞧见明楼在转角处,一身笔挺的白色衬衫配一条蓝条纹领带,左手肘处挂着一件藏青色西服。

明诚急忙奔过去,两人刚刚说开,明楼便作为顾问被邀请参加一个非小细胞肺癌最新治疗药物推广的学术会议,便有了那么点儿小别胜新婚的意味了。然而在医院,到底不能有什么大动作,两人静静对望了一会儿,明诚才眨了眨眼,忍不住的笑意从嘴角漫出来,“回来了?这次开会不是要三天吗?”

“你见过哪个会正经三天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吃吃喝喝四处转转联络联络感情。你下班了吧,走吧,陪你去更衣室。”

明楼推着明诚往员工休息区域走,两人名义上是兄弟,这样并肩走着倒也不奇怪,只是手背时不时撞在一起,互相传递过来的温度和触感更叫人有些心猿意马。

路上人不少,行色匆匆,与二位明大夫打了招呼便走的不算少数,只是越接近员工休息区域,人越是少。

明诚心里头的难受与压抑随着明楼的提前归来消散了不少,脸上也不由自主挂上了轻快的笑,“今天天气不好,你憋了多久的机?”

“也没多久。”

“盒盒,有没有3小时,你这个憋机king可别谦虚,谁跟你一趟飞机绝对是老天爷不爱他。”

“怎么说话呢?”

“其实你也不用赶着今天回来的,你明天的门诊和手术我记得都是取消了的……”明诚喋喋不休,可越是这样越是叫明楼揪心。

眼见周围没人,他一把攥住明诚,盯住他的眼,“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今天一看到新闻我就担心你,我怕你想起来,我怕你还没有从那个阴影里跳出来……”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脆弱,那以后还怎么干急诊?”明诚静静回望他,却又像透过他看着别人,“我答应过贵婉,要好好做一名急诊大夫。”

明楼说道,“我并不是不相信你处理不好。只是从小你有事就闷在心里,阿诚,你答应我,不管开心的,不开心的,你都要同我说,可以把我当垃圾桶冲我发脾气。你要知道,我始终在你背后。”

“唉,知道了。谢谢大哥。”走廊顶上嵌入式的白灯撒在明诚漆黑的眼眸里,仿佛隔开了一段恒久时光,他伸手抱住了明楼,“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上车:https://m.weibo.cn/6287680438/4167740677228334

〈彩蛋〉

被白大褂贴过的衬衫,当然是被明诚嫌弃地装进了袋子里。

明楼神情气爽,身上套了一件不太合身的运动服。

长度倒是合适的,就是腰的部位有点儿紧。

明楼弯腰钻进副驾驶座的时候露出了后腰一小截皮肤——白倒是白,就是被勒出了红印子。

明诚戳着明楼的后腰肉,嫌弃道“大哥,你要不要明天跟我晨跑?”

明楼还在努力往里钻,听完这句身子一顿,扭过头来,虚指着明诚,“嘿,你小子!”

明诚忙跳开,大笑叫道,“回家回家。”

回家呀,真好!

评论(20)
热度(110)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