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10

速度加快!咱们从科学角度来看神仙和凡人还有妖精的种族问题(纯属瞎扯!)

————————————

10,

报告是在下午5点接到的。明诚把台灯拧到最大亮度,拧着眉边看报告边听朱徽茵的汇报。

“明楼的血细胞内并未找到血红蛋白,也没有发现白细胞或者红细胞形态的细胞,没有看到血小板,但是有另外一种不明物质,这种东西我们在汪曼春的血清里也发现过。”

“但是汪曼春的血的颜色是金色的。明楼的是银白更接近白金的颜色。”

“这是因为汪曼春血里有大量金色未明蛋白质。明楼的血里是白金色未明蛋白质。这两种除了颜色不同,蛋白组成结构完全相同,与血红蛋白有近似结构,目前不知形成这种不同颜色相同结构的原因。”

明诚点头,翻过一页,念道,“原始细胞?”

“是,这种细胞形态与人类的原始细胞类似,但是结合了氧分子和二氧化碳分子,怀疑是有类似红细胞的作用,这种细胞在幽门、胃底、贲门的组织样本中也存在,但是其他组织中的这类细胞并不携带氧分子。”

“这样的结果与汪曼春的报告是一样的。”明诚说道。

“是,与曼春的报告结果相同,明楼全身各处取的的组织样本内,除了原始细胞并未发现其他高分化的细胞结构。另外,这些细胞非常有活力,即便是被福尔马林泡过,依然可以看到它们处在不停地有丝分裂中。”

明诚抬起头,“那现在这些组织……”

“已经自动长成了胃、肠等来源组织。血细胞也在不断增多。”

“汪曼春身体里取出的样本可不是这样的。”

朱徽茵点头,“我也,觉得奇怪。”

明诚想了一下,并未就此过多展开,又问道,“细胞形态如何?”

“形态正常,有完整的细胞膜和细胞核,可以确定是真核细胞生物,具体细胞液成分还需要进一步检测。”

“能看到细胞壁吗?”明诚打断她道。

朱徽茵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记得汪曼春的细胞是能看到细胞壁的。”

朱徽茵略有迟疑,轻声说道,“疑似细胞壁。”

明诚抬起头来,一双眼探照灯似的能看到朱徽茵的心里去,“心软了?”

“曼春对我很好。”朱徽茵略微低下头,面前这个人一脸严肃,目光如炬,如两把探照灯,能将心底的秘密都照出来。

朱徽茵咽了咽,听得对面忽然传出来一阵低沉笑声,不由地抬起头。往日里工作状态就不苟言笑的师兄此刻将唇角微微弯起,眼神温润,便是眼角的纹尾也仿佛有了温度。朱徽茵一时呆住,微张了口,饶是她心有所属也被这暖日般的笑容迷了心智。

“怎么,担心我说你?”

“阿诚哥……”

“徽茵,咱们研究多维空间,研究不同物种,并不是要搞什么区别,更不是要敌对……存在即是合理,对于这种非目前理论可以解释的物种,我们都应该保持尊重。”

“但是曼春她始终不是人类。”

“你介意吗?”

朱徽茵怔了一下,摇了摇头。

“还是你想与她有个孩子?”

朱徽茵的脸瞬间红了,“阿诚哥,你说什么呢!就算曼春是人类,我和她也生不出孩子。”

“那你在介意什么?”明诚盯住她,“你担心世人的眼光?还是担心别的?”

朱徽茵怔住,半天没有说话,眼睛却是慢慢地红了,“阿诚哥,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她是多大?“

明诚摇了摇头。

“五岁。”朱徽茵说,“曼春她以为我不记得,可是我都记得。五岁的时候,我被人拐走,是她把我救回来。我一直记得她的模样,所以十五岁的时候,她出现在我面前,我几乎是瞬间就认出来了。这么多年,她一点都没变,我却在一点点变大,将来也会一点点老去。我很害怕,我一天天变老,她却还是那么年轻,我更害怕,有一天她忽然消失,就像她突然出现。我很害怕,阿诚哥……”

明诚叹了口气,轻轻拍朱徽茵的肩,“所以我们才要研究他们,不是为了什么探索宇宙,更不是为了论文职称或者成就,而是为了找到他们的来处,和他们更好的相处。这个世上不会只有明楼和汪曼春。为了将来更多的像你和汪曼春一样的人,我们也要把这个研究做下去。徽茵,我们已经一脚踏进这扇门了!”

朱徽茵收敛了情绪,下意识将身子挺直。

明诚坐回椅子里,将报告合上,恢复了公事公办的语气神态,“DNA检测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还需要再等等。”朱徽茵顿了顿,“明楼的DNA初测有33对蛋白链。”

“汪曼春是……”

“29对。虽然曼春有29对DNA链,但是能检测到的基因数却只有20000个,其中10000对与人类近似。”

“我记得另外10000对与植物有近似基因关系?”

“是。”

“那就看看明楼的吧。”明诚站了起来,他的背后是一扇宽大的落地窗。窗外鳞次栉比,夕阳半垂,半边天色都被染红。他微微侧转脸头,印在这一片红光里,将他的眉骨鼻峰染出山峦一般的起伏线条。

 

明诚回去得晚,明楼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

明楼已接受红线设定,便打算一鼓作气拿下明诚,最好是将他拿到神界里头去。

俗话说,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男人的胃,尤其是吃货的胃。经明楼多方面观察,明诚恰巧便是个吃货。

送过来的红烧肉还冒着热气,小龙虾是麻辣味的,小炒黄牛肉里的青椒还有点儿青,饭用的五常头米,饭粒儿颗粒分明米香浓郁。

明诚坐在餐厅的桌子边,以手支颐,看明楼忙里忙外,将西红柿蛋汤端上来。

嗯,似模似样。

明诚不自觉弯起了嘴角,餐厅半垂在明诚的头顶,柔黄的光洒下来,拢得明诚全身都仿佛泛出一层暖光。

明诚的眼睛生得极妙,黑眼仁如通透的玻璃珠子,三分带笑七分含暖,平常看人便是一副脉脉含情的模样,此刻被灯光一照更是柔情似水,看得明楼目不转睛,心湖难静。

明楼口干舌燥,说话时觉得声音都哑了一个音阶,“看什么呢?”

明诚笑了笑,舀了一勺蛋汤凑到嘴边,“今天这桌你做的?”

明楼点头,颇有些得意,把大脑袋凑过去,一副要求表扬的模样,“怎么样?”

“和我尝点的那家外卖的厨师的手艺挺像的。”明诚夹了一块肉,“用的美团还是饿了么?”

“饿了么。”明楼脱口接道,说完才瞪圆了眼。

对面的人已经“盒盒盒”笑得腰都挺不直了。

明楼脸色一阵黑一阵银白,半天才噎着嗓子说,“看破不说破。”

“我可什么都没说。”明诚憋着笑说道,“APP用得不错,时间也掐得很准,你买通了我们那里的谁?”

明楼气鼓鼓不说话,低头扒白饭吃,吃了半天觉得嘴里没味道,才抬起头来,冷不防被凑到跟前的剥好了的龙虾肉吓了一跳。

“这家的龙虾味道很不错,不打算尝尝?”声音入耳,已是气消半分,更别说明诚一双似盛满水的黑眸,明楼鬼使神差便一口咬住了龙虾肉。

明诚原本只打算将龙虾夹到明楼碗里,哪知明楼忽然伸出个舌尖,上下牙一合,直接将肉要了进去。明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到他那粉色的算不上肥大但也不算小的舌尖在筷子上舔了一下。

明诚的手抖了抖,肉眼不可见,他自己更不可感。

明诚从小见惯人情冷暖,早早便懂得将情绪掩在脸皮底下。纵然心里头波涛翻滚面上仍是云淡风轻,明诚嘴角微微勾起,稳稳当当将筷子收回来。

第二次,被明楼咬到了筷子,好像,也没有那么介意?

明诚夹了块肉塞进嘴里,装作不在意其实很用力地嚼了嚼。

一顿饭吃得,风平浪静。

明楼盯着明诚被油光浸染过的薄唇,口干舌燥的感觉又上来了,沉了沉嗓子,问道,“今天,我帮你收拾了一下房间,书柜上那个照片……”

“我十六岁时候照的。”明诚微微掀起眼皮,玻璃珠子似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明楼,“另外那个人,叫明台,他救过我,他走了以后,我就改了‘明’姓。”

“所以,你是因为他,才姓了明?”明楼觉得自己应该是笑着的,嘴角却仿佛有重量。如果当年下凡的是他,那么这个“明”姓是不是就因为自己而改?

想到自家那个小弟弟竟然先自己认识明诚,还让明诚怀念至今,明楼便觉得心里头冒着火,手心也痒得不得了。明楼打定主意,若是回到神界,必须要找个理由再抽明台几板子。

“我十六岁时遇到他,差点儿便要被人打死,多亏了他,将我从我养母手上救出来。他做我的监护人,我才能继续上学……”

“你要被人打死?”明楼不自觉皱起眉。

“被我的养母。”明诚的嘴角是云淡风轻的笑,眼底却没有笑意,“明台将我救出来,帮我打官司,其实那时候他也同你一样,对于这个社会,什么都不懂。”

明楼愣了一下,“你知道我不是……”

明诚笑了一下,“你认识他的吧。你们,是不是从同一个维度来的?”

明楼沉下脸,“所以,你才会把房子租给我?”

“是。”明诚答得毫不犹豫。

“你想找到明台?”

“如果能找到他,当然是最好的。”明诚盯着明楼,“你认识他?”

明楼沉默半响,“明台是我的弟弟。”

明诚将明楼从上到下打量一遍,“你们长得不像。”

“不是亲生的。”明楼说道,复又看向明诚,“当年明台说,他作法的时候被你看见了。”

“作法?”明诚伸出舌尖润了下唇,调笑道,“所以你是来消掉我的记忆的?”

明楼却极是严肃,目光炯炯地看着明诚,“如果我说,我只是来找你,然后同你过一辈子,你信吗?”

明诚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出来,“明楼,这可是我听到的最有趣的表白。”

“这不是表白,这是认真的。”明楼说,“我也不想,但这是事实,你同我,是天注定的缘分。“

“明楼,你知道我是个科学工作者吧。“

明楼点头。

“我不会相信这种怪力乱谈。“

“阿诚,这是事实。你和我的缘分是记在姻缘册里的,当年你应该遇见的人也是我,明台他是替我下来的,他已经成婚了,孩子都快出世了,他……”

“等一下,他成婚关我什么事?”

“你不是喜欢他?”

“谁说我喜欢他?”

“你不是在找他?”

“他忽然在我面前消失,难道我不该研究一下他是怎么消失的,又去哪里了?”明诚说道,“如果不是明台,我都不一定会走上多维度空间研究的这条路。明楼,你不是这个维度的吧。”

“是。我不是这里。”明楼说道,紧张地看向明诚,“阿诚,你会害怕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我可是研究这个的。”明诚笑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什么神仙做法,妖魔鬼怪。”

“阿诚,这个世上确实有神仙和妖魔,也许就是你说的多维度空间。”明楼说道。

明诚愣住,一双眼顿时睁大。

“我来自神界。”

评论(28)
热度(101)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