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诚吹琰吹平吹季吹然吹……kkw48吹,更新随缘,关注谨慎,只是明楼角色粉,对不起,我不喜欢靳老师

【楼诚】都是红线惹的错-15(完结)

15,

一夜销魂,明楼觉得自己领略到人间胜景,浑身上下都得到了升华。

明诚却难得在屁股底下垫了个垫子,垫子是从朱徽茵那里抢过来的,朱徽茵用一种惊讶的又包含关怀的眼神看他,“我还有个靠垫,你要不要……”剩下的话被明诚一个眼神杀回去了。

明诚揉着腰想把微信那头正乐呵呵问他晚上要不要喝点儿猪肝粥的始作俑者一巴掌拍飞到大洋那头。明诚冷彻彻一笑,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回复——“潮汕堂的粥,780元一锅,有钱吗?”

微信很快就回了过来,带着老干部黄豆微笑——“复盘了,涨停,阿诚,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明诚仿佛都能看见对方露着大牙花子的笑,不自禁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嘴角却弯了起来。

“潮汕堂的太远还得预约,钱留着投资,买好猪肝等我回家。”

 

晚间喝完明诚亲手煮的猪肝粥,明楼极自然地牵着明诚的手下去遛萌萌。

天气正好,万里无云,一轮圆月挂在街角,与街灯交相辉映。

萌萌撒开丫子跑到街角的垃圾桶边,嗅了嗅,翘起后腿,将水柱子泼到垃圾桶脚。

明楼指着垃圾桶笑道,“阿诚,我就是在那里遇见的萌萌。”他转过头,握住明诚的手,深情款款,“然后遇见你。阿诚,现在,你相信红线了吗?”

“从科学的角度,实在无法验证你的说法。”明诚说,望着紧紧握住自己手的那双手,想象手指上一根可伸缩的红线紧紧连在明楼的手指上,“但是,你的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那么,时间会告诉你答案。”明楼轻声说,倾过身,攫住明诚微微弯起的薄唇。

他们第一次在天幕下亲吻,声音仿佛消失,时间也仿佛静止,唯有彼此的呼吸清浅交缠和唇齿间交融的津液。

 

朱徽茵生了对双胞胎女儿,用足了十五个月,若非明诚主管研究所一切机密,又有仙凡管理处的帮助,怕是要叫媒体踏平了研究所去。

孩子倒是健康的很,红扑扑的脸蛋看得明诚每次见面都要亲上好几口。

细胞检测和基因测序自然也是进行,外表看起来与普通孩子没什么两样的仙凡结晶,在细胞分裂上表现出霸道强势的特点,至于基因上也遗传了她们另一位母亲的特点,多出了好几对不明DNA链,这个自然也是被隐瞒下来。

例行双修情到浓处,明楼忍不住一边撞一边说,“阿诚,你也给我生个孩子吧。”每当此时,迎面一脚是免不掉的,若是对方踹得狠了,从床上跌到地上再被人当胸压住也是常有的事。那个人会跨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摸着他的胸,一手摸着他着地的屁股缝,弯着一双缀满星光的眼睛着看他,嘴角一掀笑盈盈地吐出一句,“我看,还是你生一个吧。”这样的神情简直叫明楼疯狂,哪里能说出第二句话,不一会儿便叫那人拖入另一场酣畅淋漓里。

自从见过仙凡管理处的人,明诚纵然有再多疑问也不得不相信,或许世上真有神仙,也真有红线,他想起从小到大排着队说要嫁给自己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成为别人的新娘,排着队说要和自己去国外领证的小伙子们,也一个个都带着别人坐飞机,再看看躺在身边睡得餍足的男人,似乎,真是有一条红线将自己和他连到一起了。

共同生活了三年,仿佛有一辈子的错觉。明楼在股市里赚了个盆满钵满,后来又完美避开股市风暴,转战创新科技,如今也算是响当当的企业家。

这三年里,他们从市区中心的小房子搬到了市郊的大别墅,请了保姆,请了管家,明诚也算真真正正见识到仙界的老神仙到底过的是什么逍遥日子。

但是明诚的事业不能荒废,异度空间的研究长期停滞,生命科学却可以继续研究。朱徽茵的一对双胞胎成为实验室里的最重要的受试者,每隔三个月就要来复查,至于基因克隆论文在《Space》等多家生命科学杂志论坛上发表,更是不需多说,短短时间,明诚已然成为生命科学届的新星。

但是他想,总有一天,他还是要去看看,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神界,看看那个打开他新世界大门的明台。

 

尾声

明诚最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新朋友,姓金,研究生命科学多年,近期刚转到明诚所在的大学就职。

明诚虽与明楼同居多年,对外却一直宣称单身。

见两人年纪相当,朋友便有做媒的意思。

两人同研究生命科学,颇有谈资,明楼见过几次,总是插不上话。但是有红线保底,明楼并不担心。

电闪雷鸣,明诚发来微信,与金小姐困在学术论坛召开的酒店,晚归。

明楼百无聊赖,坐在沙发上靠着萌萌当靠垫,计算身价。

冬天打雷,异象。

身在凡间不能掐指算,明楼觉得自己这个神仙当个有些委屈。

天边闪过一道红光。

门铃响了。

管家迎进来一个人,片雨不沾。

明楼吃了一惊,将客厅灯光打到最亮,上下打量半天,“你,是司命?”

司命往日里一副白胡子模样,忽然间嘴上没毛竟是叫明楼不敢相认。

“明楼仙君,三日不见,日渐丰腴呀!”司名行了个拱手礼,虽然穿着凡人衣服,行事说话还是老古董习惯。

明楼不耐烦打断他,“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大姐催你。我跟你说,双修这个事不是这么简单,我已经夜夜修行了。”明楼敞开浴袍露出胸肌,“你看,我这肌肉,可比从前涨了不少。”

司命捂眼睛,“明楼仙君自重,明楼仙君自重。此来并非询问双修。”

明楼拢起浴袍,靠在萌萌身上,懒洋洋地说,“那你来做什么?”

“实在是,实在是……“司命欲言又止,“仙君呀,听了这件事,你可千万别发火。”

“我明楼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个会随便发火的?”

“自然不是,明楼仙君是我神界上下最温文有礼的,实在是……这件事兹事体大……”司命小心翼翼看了眼明楼,“三日前我将你的命中注定的资料交给你。”

“是,我找到他了。”明楼得意洋洋,“虽然说是错牵姻缘,但这红线已牵,那就……”

“我给错资料了。”

“什么?”明楼惊得挺直了背,“你再说一遍!”

“我给错资料了。”顶着明楼的目光,司命说道,“你的命中注定确实叫明诚,也确实是个男的,却不是这个时空的明诚。”

“什么?“明楼只觉自己脑袋空空,一时无法反应。

“那个明诚是乾坤时空里1939年的明诚,是个坤泽。坤泽亦受孕,所以,月老才将你的红线牵给他。”

明楼咽了咽嗓子,“所以,我找错认了?”

司命点了点头。

“那这个明诚……不对,这里的明诚与我很契合,他之前就见过明台,这么多年一直未婚也是为了等我,我们的红线……”

“他的红线出现了。”

明楼起身,抖着声音问,“谁?”

“金笙瑶。”

“金笙瑶?”明楼重复一句,忽然抓起茶几边的手机。

手机屏还留在明诚的微信界面——

大哥,雨太大,我和笙瑶困在酒店了,给我留门,不用等我了。

“明楼仙君,你,你怎么了?”见明楼脸色发暗,司命关怀道。

明楼却已经顾不得,一边打电话给明诚一边换衣服,还抽空招来小祥云浮在半空。

“阿诚,你在哪家酒店?我去接你。不用不用……欸,你不是想坐祥云吗……欸,这点小钱,你大哥我还罚的起。放心,今天我掉了一斤了,肯定结实,摔不了你。”

白影一闪而逝,司命急着追过去,“明楼仙君,你的浴袍,浴袍!不是,我还没说完……那个世界的明诚久等你不来,被他大哥给标记了。欸,欸,你去哪里呀!”

——————————————

猝不及防地完结了。但是我要讲的也真的都讲完了,稍晚会放出最初的设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偏成这副德行。感谢大家没踹我。

番外大概会有1~2篇。

评论(24)
热度(106)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