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似水流年》

@Airy Day

冒昧艾特太太,昨天太太放了《似水流年》到网上,有幸读之,又觉得读之太晚,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

这是一个关于《伪装者》前传的臆想,又全然不是。

《似水流年》的故事与传统的《伪装者》前传相同又不同。

从阿诚被明楼收养、精心养护到巴黎的朝夕相对,巴黎雪夜还没有出现,却有巴黎的雨夜。

阿诚从胆怯瘦弱的少年成长为兰芝玉树的青年。

他踏着明楼的足迹,却又不是明楼的足迹。他身上有明楼最热切的期望,也有明楼最深沉的羁绊。明楼希望他做一个单纯的艺术家,能有一个自己没有的完满人生。明楼希望阳光永远在心上人的眼睛里。然而,阿诚长成了明楼希望的自由独立的人格,却没有走一条明楼期盼的平淡的艺术家之路。

阿诚每次都让明楼惊喜,又惊又喜又后怕,明楼一面为他骄傲,一面又为他气恼。巴黎的雨夜,阿诚为了保护明楼开了第一枪,然而第二枪的时候,阿诚已经不是为了明楼。

阿诚的成长有迹可循,在成长为独立的自由的信念坚定的个体之前,他确实以明楼为目标为中心,而之后,他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自己的理解。

文末,是一场情感的相遇,却是道路的暂时分离。淡淡的笔触却勾勒了克制的深刻的情感。

太太正在写下部。期待!

评论(2)
热度(25)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