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

凯粉,楼诚角色粉。聚散有时,也许哪一天,你我就散落在天涯。

【楼诚】另一位明先生-50(现代AU,ABO预警)

写在前面的话:

入坑是B站一个视频。以前也进过圈子,不过是历史人物圈,见证过圈子里的姑娘和圈子外的姑娘对掐。

古龙说的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对待CP,心里天平总是有偏,我承认,我是凯粉和CP粉(如果你觉得只有纯粉才叫凯粉,那就当我不是吧),东粉大概还算不上,只能算JD路人粉。我可以为了KK逼着我家先生一起买爱夸喝爱夸,买雅诗兰黛的化妆品(DS买不了,摇不到车牌,哪天出了新能源,请告诉我),请全家人一起看《飞虎》和《嫌疑人》,在看到有人黑嫌疑人时忍不住辩驳,逼着我家先生承认《嫌疑人》的改编很不错(我俩都是东野圭吾书粉)。

看到KK受腹谤,心里也好气。可是我没有进任何QQ群。看到也是因为首页太太挂了。微博Lofter也都跟着一起举报,所谓的不作为,我想是没有的。

演员朋友奉献了他们精湛的演技,我想,对他们最好的回馈就是默默欣赏,远离他们的生活。

至于他们的生活中,和谁亲密,和谁不亲密,都与我无关。所谓发糖,所谓发刀,也都是各自YY。

有一天如果我走了,不会因为长期不铜矿;有一天如果我走了,不会因为撕架也不是爱少了;有一天如果我走了,大概是我想走了。但是,即便我走了,也会对我爱过的人和CP保有最真诚的爱意。

遇到造谣的人,遇到恶意诽谤的人,我大概做不到撕架,但我会努力同我身边每一个人解释澄清,就如之前1130事件后一样。

不撕架是个人选择,那么对待谣言不听不看不传播就是底线和原则。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爱他们——远离他们的生活,欣赏他们愿意给我们看到的那一面精彩。

祝福还在坑里的大家。聚散离合,都是一种缘分。

——————————————————

写得很匆忙,把后面的剧情都打乱了,先发出来一段,以及,标题大概是我现在的心情。

这世上谁也不比谁高贵

然而明诚没有回来。明诚的手机也关机了。

“抱歉,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吃吧。”

明楼捧手机盯着看,仿佛要在那几个字里盯出朵花来。

李熏然不太好意思地指着手机小声说:“明影帝,那,那是我的手机。”说完便去看凌远,后者亦是无语地摊摊手。

明楼将手机还回去,眼珠子却不错地仍盯着,直到李熏然好看的手指毫不犹豫地夹起手机塞进屁兜里。

明楼不甘心地问:“阿诚真的没其他话?”

李熏然摇摇头,“可能是小于那边有急事。”

“那为什么要关机?”

李熏然蹙了蹙眉,转头看凌远求救。

凌远清了清嗓子,“水果机电耗得快。阿诚走的时候手机电就没几格了吧。”

李熏然狂点头,见明楼扶额蹙眉,道,“阿诚很会照顾自己,待会儿他回来了我再问问他。”

明楼呼出一口气,抬起脸来,“那就拜托小李警官了。你也知道,阿诚最近不太喜欢与我联系。”

李熏然继续点头。

正在此时,明楼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那头,明台激动的声音冲破耳膜,“大哥大哥,曼丽失联了!”

“你说什么?”明楼霍然站起,惹得其余二人面面相觑。

电话那头的明台不知又说了什么,明楼忽然说道,“我在市附一院家属楼,你过来,现在立刻马上!”

明楼收起电话,看向李熏然,“失踪多久能报案?”

李熏然愣了一下,“起码得24小时吧。”心里嘀咕明楼也太小题大做,这距离明诚短信也就5分钟吧,便是从明诚出门开始算,也不过15分钟,怎么就上升到要报案的程度,说道,“这,咱们还是等等阿诚的消息吧。”

明楼脸色沉暗,“不,不是明诚。是于曼丽。明台说,昨晚他送于曼丽回去,有人在纠缠于曼丽。明台原打算报警,但被于曼丽阻止了。昨晚分开后,明台再没见过于曼丽。”

李熏然神色一凛,“但是小于没有报警。一般来说,不报警有两种情况,要么不想惹事;要么是熟人。但具体情况恐怕要明小少爷过来讲清楚。但如果仅仅以此作为失联报案,恐怕也不行。毕竟刚才阿诚确实接到了小于的电话。恐怕,咱们还是得等进一步消息。”

明楼抬眼看凌远,“你确认那个电话是于曼丽打的?”

凌远摇了下头,“正在切菜,也没太注意。阿诚只说曼丽来了,要去接曼丽。”

“按照常理,如果是有人用小于的电话把阿诚引出去,阿诚可以直接说有事情出去。”李熏然分析道,“我相信,那个电话是小于打的。老凌,要不你去问问小区门口的保安,看看他是不是见到阿诚去见的那个人。”

凌远点了下头,匆匆出门。

李熏然心里也有些着急,眼见着明楼一脸忧虑,劝道,“阿诚当年不但是全国业余组散打冠军,还是业余搏击冠军,警队里可能都没几个是他对手,你也不要太担心。”

“我倒不是担心他的安全。”明楼说道,“我只是担心他遇上了麻烦,又不肯说。”

“他这个个性,倒是很有可能。”李熏然点头道,“那您打算怎么办?”

明楼叹了口气,将自己放到沙发上,“我当然是希望将他护在羽翼之下。但是,从前走错的路,我不能再走一回。”苦笑一声,“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在地上铺好防护垫,万一他飞高了不小心掉下来,还能有个垫的。”

李熏然为之动容,认真说道,“阿诚他会知道的。”

 

 

评论(14)
热度(108)
  1. 養獅子的蟒蟒和寵🐴的po君不见兮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前言寫的太好了 同感💞

© 君不见兮 | Powered by LOFTER